注册

男子非法集资6000万买彩票 花2000多万中100万


来源:金陵晚报

近年来,为了购买彩票中大奖而实施犯罪的案子时有发生,为此,记者采访了南京晓然心理咨询所吴晓主任。吴主任提出了“自我攻击”这样一个概念。

整日沉迷于体育彩票、福利彩票,妄想“一票走红”——中大奖,把全部收入用于买彩票的他,仍觉得不够,为了得到购买彩票的资金,他竟然借职务之便,打着“银行转贷、票据贴现”有高利息回报的幌子,向身边的人集资6000多万元,这就是某保险公司员工严文轩做出的荒唐事儿。在他集资来的6000多万元中,有2000多万元被他买了彩票,剩下的大部分钱则用于其承诺的“高息”。截至案发,造成20余人5000余万元的资金损失。

一“刮”成瘾债台高筑

严文轩今年35岁,是丹阳市某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妻子在国企上班,日子颇为殷实,然而这样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却因为一张小小的彩票陷入了危机。

2010年,严文轩不知怎么就迷上了彩票,只要说得出名字的彩票他都忍不住要去尝试一下,尽管中奖的次数少之又少,但严文轩坚信,只要能够坚持购买,总有一天能够刮出百万大奖。

在这样的信念下,严文轩就像着了魔一样,除了家庭必须消费之外,每个月的工资都被他用来购买各式各样的彩票。不仅如此,他还背着妻子偷偷用掉了家里的积蓄,并且四处向亲朋好友借款购买彩票。然而,令他颇为懊恼的是,大笔大笔的钱投进去了,却没有任何大奖进入口袋,只留下一屁股的债。

眼见着还钱的日子日渐临近,严文轩想到了一条出路:利用自己所在公司的业务来拉钱。

冒险集资巨资买彩票

由于长期在保险公司做业务,严文轩对于银行转贷、票据贴现等业务非常了解,他觉得如果自己可以找到愿意投资这些业务的顾客,不仅偿还债务不是问题,继续自己的“彩票事业”也不是不可能的。

考虑到短期吸引客源的问题,严文轩想到了这样一个承诺:只要愿意投资的顾客,他将支付每月2分至9分不等的月息。

在如此丰厚的投资回报的诱惑下,很多客户纷纷找到了严文轩。于是,自2010年起,严文轩便利用其保险公司职员的身份和从事保险金融行业业务的优势,以给企业贷款转贷、承兑汇票贴现等名义开始募集资金。

为了避开银监部门的监管,这些客户的汇款全部通过严文轩开户的不同银行的银行卡之间进行转账、转移、调度资金,几年下来,他非法集资的数额高达6000余万元。

无力还债终自首

为了购彩,严文轩前后总共花了2000余万元,而最后中奖的总金额也不过只有一百多万元。

看到这样的结果,严文轩傻了眼,而剩下的钱除了被用于偿还之前欠下的债务之外,还有一部分被他用来当做支付集资借款的利息,几乎全部用光了。手里没了钱,高额利息再也支付不下去后,很快,严文轩就遇上了大麻烦。

2014年上半年,大量债主为了要债,四处堵截严文轩。深知自己已无力偿还巨额欠款的他,于5月12日向丹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投案自首。

截至案发,严文轩非法集资已经造成20余人5000余万元的资金损失。丹阳市检察院审查认为,严文轩以做银行转贷、票据贴现为名非法集资的行为,涉嫌集资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对其予以批准逮捕。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的审理之中。等待严文轩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文中人物系化名)

■心理专家

狂购彩票系“自我攻击”作祟

近年来,为了购买彩票中大奖而实施犯罪的案子时有发生,为此,记者采访了南京晓然心理咨询所吴晓主任。吴主任提出了“自我攻击”这样一个概念。

所谓“自我攻击”,即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深受自身生长环境的影响,虽然本案主人公严文轩的现有生存条件并不差,但由于潜意识里对自己生存现状不满,他就会通过其他的方式进行“发泄”,甚至将自己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状态,对于严文轩来说,这种“自我攻击”就是购买彩票。

严文轩可能就是潜意识里不能接受自己能够驾驭的现实条件和能力,所以一再通过行动证明自己,外在表现就是对某种事物或者行为“上瘾”。对于此类人群,没有“良药”,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让自己接受现实、面对现实。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文娟]

标签:非法集资 赔本 买彩票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