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扬州“吴英”集资数亿被判刑 草率结案漏网大鱼无人追查


来源:消费日报

虽然张小梅、张友兰都被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扬州中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刑,但这起扬州有史以来最大集资诈骗案的序幕并没有拉开,因为真正的幕后推手依然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逍遥法外。

 

虽然张小梅、张友兰都被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扬州中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刑,但这起扬州有史以来最大集资诈骗案的序幕并没有拉开,因为真正的幕后推手依然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逍遥法外。

特大诈骗案判决“轻描淡写”

根据扬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和扬州中院于2014年4月17日的生效判决载明:2010年至2012年期间,高邮(扬州下属县级市)人张小梅、张友兰采用按时支付小本利息,骗取他人信任,后以借多还少、高额利息及利润分成为诱饵,隐瞒经营项目无巨额回报、资不抵债的真相,虚构合伙投资、做生意急需资金为由,非法集资累计3.5亿元。

扬州中院审理查明,所集资金绝大部分未用于实际经营,而用于偿还债务、个人挥霍,案发前尚有0.94亿元未能归还。

扬州中院认为张小梅、张友兰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集资诈骗罪,认定张小梅系主犯、张友兰系从犯。判处张小梅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40万元;判处张友兰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5万元。

这起集资诈骗案曾被民间称作“扬州吴英案”,判决结果却显得“轻描淡写”,因此张小梅、张友兰均未上诉。在判决前夕曾有诸多媒体进对此案进行了报道,但审理、判决都在半公开状态下进行的,直到判决生效之后,受害人才知道判决结果。

司法局长和他的“干妹妹”

在这起集资诈骗案中,最大的受害者是严加荣。扬州中院的判决载明,张小梅诈骗金额高达2亿多元,目前尚有0.83亿元无法返还。

严加荣称,张小梅向他“借”钱期间,邵义坤曾多次给他打电话称“张小梅有背景,神通广大,能搞到大项目”。由于邵义坤是严加荣父亲的老朋友,又加之张小梅是邵义坤的“干妹妹”,所以才轻信了他的推荐,三番五次把钱“借”给张小梅。

东窗事发之后,张小梅已经无力偿还“借”款,邵义坤又以担保人的身份出现。记者掌握了一份张小梅于2012年11月20日写给严加荣的“还款承诺”,这份“还款承诺”有邵义坤的“担保”签字。直到2013年1月14日,张小梅被高邮警方刑事拘留,邵义坤对张小梅的“担保”承诺都没有兑现。

在张小梅归案之前,为了讨回资金,严加荣曾在张小梅家吃住过一段时间,天天逼着她还钱,在无奈之下,张小梅告知他:“大部分钱都给邵义坤了。”并出示了相关的银行转账证明。

为此,严加荣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时任高邮市司法局局长邵义坤系主谋之一,希望予以立案监督,有关部门也做出过批示,但批示到了扬州、高邮就石沉大海。

诈骗赃款“还债”于法无据

直到扬州中院对张小梅、张友兰的生效判决公开之后,邵义坤与张小梅的骗钱路径才真相大白。

判决书载明:“2010年6月至2011年9月,被告人张小梅以做生意及做工程为名,并许诺高额利息,多次向邵义坤、赵宏兰夫妇非法集资累计人民币5641.998万元,已归还5354.8万元。”

暂且不谈张小梅“多次向邵义坤、赵宏兰夫妇非法集资累计人民币5641.998万元”,判决书所认定的“已归还5354.8万元”,实际是张小梅在严加荣处骗得钱之后,将其中的5000余万元转给了邵义坤,这就是所称的“归还”。

张小梅诈骗了严加荣0.83亿元,并将其中5000万元转给了邵义坤,用以偿还“债务”。即便张小梅欠邵义坤“5641.998万元”成立,那么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张小梅诈骗的钱属于赃款,应当依法追赃并收缴,物归原主,不能用于“还债”。

邵义坤成“捉大鱼”的突破口

邵义坤是县级市高邮的司法局长,通过严加荣举报和有关方面的批示之后,邵义坤已经卸任高邮司法局长,调到高邮市政协任职。

扬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和扬州中院的终审判决均认定,张小梅“多次向邵义坤、赵宏兰夫妇非法集资累计人民币5641.998万元”,作为一个县司法局的局长,哪来的5000多万元呢?

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或者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本人不能说明其来源是合法的行为,即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邵义坤是否能说明这5641.998万元的合法来源?扬州及高邮无人问津此事。

“我并不认识张小梅,如果不是邵义坤推荐,我不会借钱给她的,”严加荣说,邵义坤是这起“扬州吴英案”的突破口,或许还有“大鱼”。

关注此案的法律界人士一致认为,邵义坤已经是“扬州吴英案”的突破口,只有从这个突破口才能捉到“大鱼”。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胥大伟]

标签:扬州 大鱼 集资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