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七十八年前的抗日闺蜜


来源:南通日报

2015年3月5日,我在台北市拜访了南通著名实业家、教育家、清末状元张謇的长孙女、百岁老人张非武女士,她听说我来自南通老家,是她老战友徐惊百(抗日义勇宣传队组建者之一)的侄子,兴奋地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戎装旧照给我看,这是1937年10月她与战友徐微的合影。

张非武(右)与徐微(左)合影。

张非武(右)与徐微(左)合影。

2015年3月5日,我在台北市拜访了南通著名实业家、教育家、清末状元张謇的长孙女、百岁老人张非武女士,她听说我来自南通老家,是她老战友徐惊百(抗日义勇宣传队组建者之一)的侄子,兴奋地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戎装旧照给我看,这是1937年10月她与战友徐微的合影。我有幸聆听了她与徐微78年前那段投笔从戎、抗日救国的件件往事。

照片中右边的女军人是张非武,她于1916年12月12日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是张謇的独子张孝若的长女,又名张继岚,今年是她虚龄100岁的生辰,她与我见面的这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外套,显得格外喜庆。

1936年夏季,张非武毕业于上海务本女中后,到日本留学。她一心想考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政治经济系,而校方却以该系不招女生为由不肯接受,她执意非名牌大学之首的帝国大学不上。彼时,时局已不稳定,日本对华侵略步步紧逼,国势日紧。她毅然放弃留学计划,于1937年2月返回国内。回国后,入上海沪江大学学习。不久上海“淞沪战役”爆发,沪江大学被炸毁,张非武辗转回到南通,投入保国卫国、义勇抗战的洪流。

1937年9月上旬,张非武与徐惊百、邹强、孙卜菁、钱素凡、赵琅、吴质、梁腾等人一齐组建了当时驻扎在南通、隶属于国民革命军57军111师政训处的抗日义勇宣传队(以下简称宣传队),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工作。57军系张作霖、张学良创办的东北军主力,参加过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因此宣传队在深入连队宣传时,特别排练了许多富有东北特色的歌咏如《松花江上》、《九一八小调》等,还排练了反应东北被日寇占领后,一对流亡到内地父女难民,悲惨遭遇的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宣传队以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团结抗日,鼓动东北军打回老家去,大大提高了东北军的士气。徐微在1987年的回忆录中写道:“在众多的宣传手段中,歌咏是最普遍被应用的。没有一个队员不唱,没有一天不唱,没有一次宣传活动不唱”。张非武和徐微两人在宣传队中,除了集体歌咏外,主要工作是做111师主办的《军民导报》新闻记录和选编工作。张府位于环城南路,家中有一部当时在南通城算稀罕的进口电子管收音机,徐微每天到张府来工作,她俩开了收音机收听和速记当时爆发的“淞沪会战”最新战况,使《军民导报》的新闻报道与战争同步。每天抄录的最新战报,马上送到位于环城东路39号的宣传队《军民导报》编辑部,另抄一份送给寺街的著名文化名人史白,他是《军民导报》的特约撰稿人,常常根据最新战报撰写很有影响的评论员文章。由于南通的当地报纸在日寇轰炸南通后,均已停刊,此时《军民导报》填补了宣传上的空白,发行量迅速上升,范围遍及南通市和下属的各县,发行量创当地纪录,达到三千份,成为南通当时的第一媒体,极大地鼓舞了军民士气。

照片左边的女军人是徐微,又名徐淑娟。她于1915年农历4月8日出生于常熟市,比张非武大一岁,被张非武称为大姐。她于1920年随父母全家北上,1927年在哈尔滨从德女子中学读书时,与后来中国左翼联盟著名作家肖红(原名张乃莹)成为同学,加上沈玉贤,三人在班上结为文学好友。1930年,她又随家南下,先入上海松江女中学习,后又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1934年8月20日与南通籍同学徐陬结婚。1935年经肖红介绍,加入鲁迅为首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期间开始发表反应东北沦陷区人民生活的小说和诗歌。后来因参加抗日救亡集会活动被捕,经友人出面斡旋,交保释放。出狱后,她仍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的进步文艺活动。“淞沪战役”打响后,她跟随与丈夫徐陬回到南通,一齐参加了宣传队。徐陬在1936年暑假回通时就曾与徐惊百、邹强、钱素凡、孙振中、孙卜菁兄弟、汪济等旅外大学生,利用补习班的形式,搞过抗日救亡宣传活动。这次徐陬又带来专业笔杆子夫人徐微参加宣传队,受到大家的欢迎。徐微听说大家在讨论创作宣传队的队歌,写了几个版本,尚不理想。她文思敏捷,在寻找搜集了大量歌曲后,选择了俄文的苏联《祖国进行曲》,根据乐曲结构,填写了歌词。此歌一经试唱,曲调雄壮豪迈,词曲配合的十分融洽,唱起来朗朗上口,不同凡响,得到了大家交口称赞。

链接

抗战胜利后的徐陬、徐微夫妇

我在拜访张非武时,她告诉我,当时她将随宣传队111师北上抗日,而徐陬因为要照顾家庭,他们夫妻因此不能随队北上。分别时,她和徐微照了这张珍贵的合影。此后,她随部队北上,在鲁南苏北三年多的游击战中,一直将此照珍藏在身边,以后去了山东、重庆,又带到了台湾。她与徐微一别至今已经78年,山南海北,再也没有得到任何音讯,现在十分怀念这位当年亲密相处、给了她文学上和生活上很多帮助的好大姐。我将她的意愿,写进了《南通周刊》的《燃烧在抗日岁月里的青春热血》一文:“张非武最后又问到了徐陬、徐微伉俪的情况,我说他们俩的资料暂时还没有搜集到”。此文相当于寻人启事,南通文化老人程灼如先生看到了此文,向我提供了徐陬、徐微伉俪的信息:

徐陬在抗战胜利后,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获得医学硕士学位,响应周恩来“动员美国科学家回来建设新中国”的号召,谢绝了美国和香港的高薪聘用,回到祖国。1949年10月1日,以留美医学科学家的身份,受邀登上了天安门,参加了庄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1950年到浙江省卫生厅工作,参加创建浙江省医学科学院,担任教授、院长等职,此间获得多项科研成果,著书立说,编写全国通用卫生教材,成为国家卫生预防科学的奠基人,1997年6月24日去世,享年82岁。

徐微夫唱妇随,与徐陬结婚后,开始学习和研究医学卫生科学,从事卫生教育工作,撰写了大量医学科普文章,2012年2月3日,在杭州去世,享年98岁。

我将徐陬、徐微夫妇的情况转告了张非武,又将张非武与徐微的珍贵合影转送给了徐陬、徐微的子女。现在我想借此纪念抗日胜利70周年之际,学习她们那一代国难当头,舍生忘死,不畏强暴,抗日救国的英雄主义气概,宣传她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责任编辑:刘丽]

标签:抗日 闺蜜 南通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