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顾晓松: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如何炼成的


来源:南通网

南通大学顾晓松教授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12月7日,这一消息官方发布后,许多南通人为之欣喜骄傲。

南通大学顾晓松教授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12月7日,这一消息官方发布后,许多南通人为之欣喜骄傲。

在南通,顾晓松是位名人。从上世纪90年代产生重要影响的南通医学院优秀青年知识分子群体领军人物,到担任合并组建后的南通大学首任校长、党委书记,再到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他始终在科研的道路上执着攀登,活跃在国际神经科学研究前沿,取得一个又一个为世人瞩目的成就。

弘扬通医精神,安心立足南通

上世纪90年代,在南通医学院有一群年轻的知识分子,他们凭着严谨的科学态度和争创一流的执着追求,克服困难,艰苦创业,在教学、医疗、科研等诸多领域取得了突出成就,集中展示了“爱国奉献、勇攀高峰”的时代精神。他们的事迹在全省乃至全国产生重要影响,被称为“通医优秀青年知识分子群体”。

顾晓松正是这一群体的代表人物之一,时任南通医学院副院长。

1953年出生的顾晓松,下乡插过队,到煤矿做过工,1977年跨进南通医学院大门,毕业后留校任教。虽然干的是许多人不愿意干的人体解剖,他却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和科研中,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上世纪80年代初,他还是个助教,夏天天气热,蜗居里呆不住,屋外读书又有蚊虫叮咬,顾晓松就天天卷一条席子,爬上楼顶仰望星空背英语。全家团聚吃年夜饭时,饭菜烧好摆上桌,他却还在学校做实验,早把吃饭忘了。

1987年,顾晓松获得了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那时候,十几平方米的实验室简陋得只有几张桌椅、几套手术解剖器械,科研材料试剂还要到外地采购,自己搬运。也就是那时候,顾晓松率领课题组成员,组建了最初的神经再生实验室。寒冬冷水冻红的双手,炙热夏季蚊虫的叮咬,实验中紫外线灼伤的脸颊,同位素辐射对身体的影响……种种艰难困苦,在一次次成功的喜悦中,被置之脑后。

1992年,顾晓松以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赴德国进行客座研究。当他在神经营养因子与周围神经再生研究中取得一系列成果后,德方以每月3000马克的高薪挽留他,他却不为所动,而是带着他在德国研究的课题飞回祖国。1993年,他到英国专门从事神经诱向生长的研究,利用伦敦大学的先进仪器和设备,发现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与神经化学诱向再生相关的化学物质——神经诱向因子。这一研究成果居神经科学的最前沿。为了将这项研究成果带回祖国,顾晓松多次谢绝了英国方面的邀请和资助。

“南通医学院有良好的传统,一批‘严谨求实、勤奋进取’的教授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了我们。一路走来,父亲给予的厚重教育,也对我安心立足南通,潜心科研起到重要作用。”顾晓松回忆,正是当年父亲一句“有本事要回国服务”的教诲,使得他一次次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回到南通。

1995年,顾晓松获全国首届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成为全国49名获此殊荣的青年科学家之一。

团队协作奉献,执着科研创新

“科研创新需要集体的智慧和协作的力量。”顾晓松特别感谢团队成员和单位同事长期的协作奉献与同甘共苦。

生命是个极其复杂精致的有机体,神经又是如此纤细而神奇。神经再生研究需要多学科交叉、多技术协同配合。有时候,一个实验需要几个学科方向、几十个人同时来做,只要一个人稍有疏忽,都会影响整个实验的结果。有些课题与研究方向需要10年、15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持续坚持,才能在国际上形成鲜明特色,“没有一种甘于寂寞、甘于奉献的精神,难以坚持。”

科研中,顾晓松不仅是一个身体力行的战斗员,还是一个优秀的指战员。他对科学动态的敏感捕捉,对研究工作的坚持不懈,对实验结果的精益求精,感染着身边一批又一批研究工作者。在他的神经再生研究团队中,汇聚了基础和临床医学、药理学、材料科学、分子生物学与生物化学、神经生物、细胞与免疫、遗传与发育学等多个学科的研究人员。他们生于不同的时代,毕业于不同的学校,学的是不尽相同的专业,但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同甘共苦、相互支持。顾晓松常说,如果没有齐心协力、团结互助、甘于奉献的团队精神,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从当年只有20平方米的简陋实验室,到如今具备国际先进水平的神经再生省部重点实验室;从当年医学院的普通学科,到现在国家重点学科培育建设点,顾晓松和他的科研团队,收获了成功的喜悦,也遭遇过种种困难和挫折,但是,他们始终保持着追求创新的激情,始终坚守着追求科学、追求卓越的执着。

2004年起,顾晓松先后担任南通大学校长、党委书记。期间尽管事务繁重,但他的学术研究从未松懈。只要在南通,他每天都要抽时间到实验室,从外地出差回来也是首先到实验室。

主持863项目、973课题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获中国发明专利9项、国际发明专利2项;发表SCI学术论文115篇,他引1500余次,被Science、Nature materials等杂志引用和评述;以第一完成人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省部级一、二等奖,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盘点这些年在南通做出的成就,顾晓松特别感谢南通市委市政府、南通大学长期以来在人才政策、科技政策方面给予的大力扶持与引领。他说,上世纪90年代初,正是因为当时南通医学院对他们这批人才的重视培养,才出现了包括他在内的通医优秀知识分子群体。而南通市科技兴市功臣、南通市“226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中青年首席专家、南通市科技进步奖、江海英才等政策资助,也给了他有力的支持。

攻克世界难题,走在科学前沿

“顾教授在世界上第一个将壳聚糖神经移植物应用于临床,第一个转化人工神经研究进入临床,是组织工程神经转化医学开拓者。”2012年Science杂志撰文对顾晓松的工作进行了重点报道,这是对顾晓松科研成果国际地位的高度认可。

周围神经缺损修复与功能重建,是百余年来世界临床医学研究中的一大难题。周围神经一旦缺损,就会出现神经支配区感觉丧失、运动障碍、肌萎缩等,致残率极高。数十年来,顾晓松围绕周围神经缺损的修复再生潜心研究。

最初的研究成果是在上世纪90年代。顾晓松在实验中发现,周围神经损伤后的再生过程中,其远侧断端神经组织释放化学物质,诱导着神经生长,进一步研究发现,神经诱向生长过程中,其雪旺氏细胞参与着引导神经突起选择性生长的作用。由此,他提出了神经再生化学趋化性生长的假说。

以此为突破口,顾晓松的研究渐入佳境。从1995年获得首届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起,他根据周围神经结构和再生机理,创新性地提出采用可降解生物材料制备神经导管并内置纤维支架构建人工神经移植物,在国际上发现并首次报道壳聚糖与神经组织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发明了壳聚糖作为可降解的神经修复材料。经过十多年积累和完善提出的生物可降解组织工程神经构建理念,得到国际学术界的公认,被载入英国剑桥大学新版教科书。

在国家973计划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资助下,顾晓松又在蚕丝丝素神经移植物构建、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细胞基质化组织工程神经新技术研发与转化方面开展了探索性研究,并获得了多项中国发明专利与国际发明专利。

2006年,在完成了大鼠、犬、猴等动物实验研究基础上,顾晓松课题组在国家863课题资助下,着力推进组织工程神经基础研究成果转化进入临床,在国际上率先将壳聚糖人工神经移植物应用于临床,修复人体周围神经缺损,受试患者损伤肢体功能明显恢复。这一研究成果,攻克了周围神经缺损修复神经移植供体来源受限的世界性难题,使我国的组织工程神经与周围神经再生研究走在了世界科学的前沿。

科学是永无止境的探索过程。就在顾晓松当选院士前夕,他和他的团队又在科研中有了重要发现——完成壁虎基因组测序,成功揭示壁虎能爬上光滑表面、断尾再生和在夜间视物的相关基因及演化特点,发现了壁虎“爬墙基因”,论文发表于国际权威杂志《自然·通讯》。据介绍,从基因组织视角研究壁虎攀爬能力的形成,有助于开发“仿生粘合技术”,模仿壁虎“粘附”在任何物体表面,同时对于断肢再生和再生医学的相关研究也有重要意义。路透社、新华社、科技日报等国内外媒体对该重要发现给予了重点报道。

在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的道路上,顾晓松和他的团队仍将努力拼搏,继续前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丽]

标签:顾晓松 中国工程院 院士 南通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