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期江苏全民阅读领读者培训班在南京开班
举办全民阅读领读者培训班,是江苏落实《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精神,加强全民阅读推广队伍建设的一项实际举措。
妈妈每天微信写诗 两年后出了本《沙漏的时光》
写诗的动力来自哪里?正上高中的女儿住校了,不能天天见面,崔俊蓉便把“微信诗”晒在自己的朋友圈里,与女儿分享生活点滴。
妻子谈叶兆言:每天早上七点多准时写作
他说,那个时候,自己买了一台四通打印机,每天拼命干活,只要捞着机会就写,感觉有无数东西可以写,做梦都在写作。
诗人于坚:真正好的诗就像塔一样 语言直接简单
真正好的诗就像塔一样,塔基广大,语言直接、简单,让很多人有感觉,被打动,但它要表达的最隐秘的部分,是一层层往上升的。
郦波做客台城读书会 里分享读书的“三层境界”
“毛泽东后来表示,近代以来的人,他最佩服的就是曾国藩。”郦波笑着说道,“这两个人读的是同一本书。”
  • 4月23日首个江苏全民阅读日,凤凰江苏独家推出“十间书房”,选取不同的爱书人,说出他们的读书故事。第一期主角,是一位可爱的南京小美女——豆豆,今年10岁, 小学四年级。她有两间书房,分别在自己家和奶奶家。书房里六格书架都已经放得满满当当,大多是绘本、儿童文学和科普读物。
    4月23日首个江苏全民阅读日,凤凰江苏独家推出“十间书房”,选取不同的爱书人,说出他们的读书故事。第一期主角,是一位可爱的南京小美女——豆豆,今年10岁, 小学四年级。她有两间书房,分别在自己家和奶奶家。书房里六格书架都已经放得满满当当,大多是绘本、儿童文学和科普读物。
  • 周瑞玉,老南京人,活了大半辈子就一个爱好——藏书。年过六旬的他是江苏省藏书协会会长,还连续获得了三届江苏省藏书状元,目前共藏书四万多余册,其中有线装古籍书、民国书还有新书。他收藏的最早的书籍版本可以追溯到明朝,而绝大多数都是清朝的版本。
    周瑞玉,老南京人,活了大半辈子就一个爱好——藏书。年过六旬的他是江苏省藏书协会会长,还连续获得了三届江苏省藏书状元,目前共藏书四万多余册,其中有线装古籍书、民国书还有新书。他收藏的最早的书籍版本可以追溯到明朝,而绝大多数都是清朝的版本。
  • 薛冰是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著有各类体裁作品《群芳劫》《天长地久》《爱情故事》《旧书笔谭》《淘书随录》等,共400余万字。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家有各类书籍两万余册,但他却说自己买书是写作需要,并非藏书。
    薛冰是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著有各类体裁作品《群芳劫》《天长地久》《爱情故事》《旧书笔谭》《淘书随录》等,共400余万字。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家有各类书籍两万余册,但他却说自己买书是写作需要,并非藏书。
  • 汤楚军,湖南人,在南京生活十余年,他是二手书店老板,也是淘书达人。今年是他位于汉口路的唯楚书店走过的第12个年头。虽说现在店面只有不到50平米,而且几乎没有装修,却是南京爱书人眼里的“头号旧书店”。而汤楚军在淘书爱好者圈子里也算是大名鼎鼎了。
    汤楚军,湖南人,在南京生活十余年,他是二手书店老板,也是淘书达人。今年是他位于汉口路的唯楚书店走过的第12个年头。虽说现在店面只有不到50平米,而且几乎没有装修,却是南京爱书人眼里的“头号旧书店”。而汤楚军在淘书爱好者圈子里也算是大名鼎鼎了。
  • 胡玉霞经营的桥南小茶是江阴第一家民营书咖,也是江阴市图书馆分馆。去年8月之前,这里还只是一间普通的咖啡店。胡玉霞说:“当时感觉,如果满屋子的咖啡香配上整面墙的书香会更有味道,于是就找到了江阴图书馆馆长。”结果两人一拍即合,这家书咖也就诞生了。
    胡玉霞经营的桥南小茶是江阴第一家民营书咖,也是江阴市图书馆分馆。去年8月之前,这里还只是一间普通的咖啡店。胡玉霞说:“当时感觉,如果满屋子的咖啡香配上整面墙的书香会更有味道,于是就找到了江阴图书馆馆长。”结果两人一拍即合,这家书咖也就诞生了。
  • 傅佳,一位教龄20多年的英语教师。人到中年的她却过着比年轻人还时尚的生活。她热爱阅读,不仅自己寻觅好书,把书房堆得满满当当,还乐于分享。如今,傅佳已拥有三个微信公众号,定期推送原创文章,已吸引粉丝8000多人,除此之外,她还是去年“南京市十佳市民记者”。
    傅佳,一位教龄20多年的英语教师。人到中年的她却过着比年轻人还时尚的生活。她热爱阅读,不仅自己寻觅好书,把书房堆得满满当当,还乐于分享。如今,傅佳已拥有三个微信公众号,定期推送原创文章,已吸引粉丝8000多人,除此之外,她还是去年“南京市十佳市民记者”。
  • 曲闵民,江苏美术出版社书籍设计师、编辑。从大学学习油画,到做杂志设计,再到书籍设计和文字编辑,他与书缘分越来越深。他说自己是一个很随意的人,不喜欢功利地看书,除了设计和艺术以外,看的书很杂。他说:“这样,学到的东西也许更多。”
    曲闵民,江苏美术出版社书籍设计师、编辑。从大学学习油画,到做杂志设计,再到书籍设计和文字编辑,他与书缘分越来越深。他说自己是一个很随意的人,不喜欢功利地看书,除了设计和艺术以外,看的书很杂。他说:“这样,学到的东西也许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