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生而平等,然而现实中的不平等,可能比我们感知到的还要更残酷一些。有的人一出生就走上了金光大道,而有的人,则不得不去面对一地的碎石瓦砾和无休止的纷纷扰扰。
       我们不想看到一个唯“血统论”的社会,但层出不穷的“二代”们,眼下已然成了透视中国社会的一扇“窗口”,也是一些人茶余饭后乐此不疲的谈资。
       在此,我们为您展示五位“二代”的喜怒哀乐,听听他们自己怎么说。
杨天桓
“在这个社会上,别人永远会知道你是谁的儿子,毕竟你父亲名气太大了,最后也很难说你成功是因为你自己。包括李泽楷和李嘉诚,李泽楷他为什么成功,真的是完全靠他自己一个人?”
樱桃
“父亲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择偶观。我(对另一半)的要求就是和他不一样,不要军人,条件无所谓,但是性格一定要好。”
许向前
“我无法接受那种一眼能望到头的人生——每天枯坐在办公室,偶尔处理一些简单的计算机问题。一想到那样的生活要过几十年,就感到很崩溃。”
侯园
不愿拆,更多是一种坚守,一种留恋,其间还夹杂了一丝恐惧——对祖祖辈辈延续下来的乡土传统的坚守,对简单、清贫但却纯粹、幸福的乡村生活的留恋,对未来生活不确定性的莫名恐惧。
孔士琛
“患者为什么就捅你不捅别人?为什么医疗事故不断?为什么患者不相信你?为什么在你这看完病还得找别的医生看?大多数时候医生得从自身找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