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年来,金陵刻经处几经沧桑,现为世界规模最大的汉文木刻佛教经像版收藏中心,还是目前内地唯一的汉文雕版印刷佛经流通中心。藏有各类珍贵的经版125000余片、佛像版18种。 【详细】
与会专家学者通过开幕式主题发言、大会学术报告、论文发表、学术讨论等形式,对南京佛教文化的历史地位给予了高度评价,对金陵刻经处在近现代佛教复兴运动中的重要意义、金陵刻经处的精神与学风在海外地区的发扬等做了论述。 【详细】
2016年7月5日上午,金陵刻经处成立150周年纪念会在大报恩寺遗址公园举行。毛寿皓 赵贤成/摄
南京市市长缪瑞林出席纪念会并讲话。毛寿皓 赵贤成/摄
市委统战部部长徐锦辉出席纪念会。毛寿皓 赵贤成/摄
星云长老出席纪念会并讲话。他说,自己曾多次参观金陵刻经处。毛寿皓 赵贤成/摄
王作安局长、学诚会长、张连珍主席、朱维群主任、缪瑞林市长共同启动金陵刻经新馆建设项目。毛寿皓 赵贤成/摄
蒋坚永副局长、李国华局长、王志刚副局长、徐宁部长、徐锦辉部长、赖永海教授共同为“南京市佛教文化研究院”揭牌。毛寿皓 赵贤成/摄
《一代居士杨仁山》及《金陵梵刹旧影》新书赠送仪式。毛寿皓 赵贤成/摄
当天,《中国雕版印刷技艺·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展》与《中国佛教文化出版成果展》也正式亮相。毛寿皓 赵贤成/摄
嘉宾参观展览。毛寿皓 赵贤成/摄
2016年7月5日—6日,2016佛教非物质文化遗产研讨会在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召开。毛寿皓 赵贤成/摄
金陵刻经处生产流通处主任吴晓波发言,介绍金陵刻经处与金陵刻经印刷技艺保护。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研讨会现场。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委员委员田青进行会议总结。毛寿皓 赵贤成/摄
圣凯法法师宣布研讨会闭幕。毛寿皓 赵贤成/摄
2016年7月5日—6日,金陵刻经处与近现代佛教义学研讨会在南京牛首山文化旅游区召开。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研讨会现场。毛寿皓 赵贤成/摄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作学术报告。毛寿皓 赵贤成/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杨曾文作学术报告。毛寿皓 赵贤成/摄
嘉宾合影。毛寿皓 赵贤成/摄
2016年7月4日下午,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文化艺术委员会全体会议在南京召开。毛寿皓 赵贤成/摄
会上,怡学法师、能修法师、惟航法师以“佛教文化的当代呈现形式与途径”为主题做了交流发言。图为能修法师发言。毛寿皓 赵贤成/摄
会议持续两个小时,法师们的精彩发言让偌大的讲堂座无虚席。毛寿皓 赵贤成/摄
学诚会长讲话。他指出,佛教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蒋坚永就进一步发挥中国佛协和专委会的统筹引领作用,推动佛教文化建设,提出六点意见。毛寿皓 赵贤成/摄
与会领导与法师合影。毛寿皓 赵贤成/摄
参会嘉宾合影。毛寿皓 赵贤成/摄
当天下午,江苏尼众佛学院揭牌仪式在南京鸡鸣寺隆重举行。毛寿皓 赵贤成/摄
江苏省宗教事务局局长李国华讲话。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揭牌仪式现场。毛寿皓 赵贤成/摄
当天晚上,话剧《金陵刻经》在南京文化艺术中心首演。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话剧《金陵刻经》剧照。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话剧《金陵刻经》剧照。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话剧《金陵刻经》剧照。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话剧《金陵刻经》剧照。毛寿皓 赵贤成/摄
图为话剧《金陵刻经》剧照。毛寿皓 赵贤成/摄
杨仁山居士在南京创立金陵刻经处,刻经演教,育才研究,从此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弘法利生的光辉历程,直接推动了中国佛教的近代复兴,同时也为当时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和变革提供了独特宝贵的精神资源。
佛教教育另一个重要方面军,是高等学校的佛学研究和佛教人才培养。近十几年来,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所举办的以出家众为对象的各种培训班、研究生班达数十个之多,也培养了不少穿袈裟的硕、博士。
7月5日-6日,“佛教非物质文化遗产研讨会”在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举行,研讨会由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研究生导师圣凯法师主持,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委员委员田青,南京大学徐艺乙教授等作主题演讲。
27月5日—6日,“金陵刻经处与近现代佛教义学研讨会”在南京牛首山文化旅游区召开。数十名专家学者以及来自中国佛教协会等佛教团体、佛学院的高僧大德共同参加了研讨会,并形成了丰硕的学术研究成果。
7月5日,中国雕版印刷技艺•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展在在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艺术馆内开展,展示了金陵刻经的技艺。
7月5日,佛教文化出版成果展在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开展,集中了展出内地50至60家出版社约2000种佛教书籍。
马萌青,金陵刻经处第六代刻版传人,也是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在金陵刻经处刻经已有30多年。

金陵刻经处创办人杨仁山(1837——1911),美国汉学家维慈称之为“近代中国佛教复兴之父”,远观其势,当代人也会多以传统眼光视之,但殊不知在当时诸如谭嗣同、梁启超等社会精英眼中,杨仁山却是一个“中学西学”、“新学旧学”兼通的人物。

金陵刻经处刻印经籍涵盖广,不拘一宗一派,特别是杨仁山居士通过南条文雄从日本寻回中国宋元以后失传的隋唐古德著述三百多种,择其精要刻印流通,使三论宗、唯识学等宗派得以旧义复明、宗旨重光、绝学恢复,近代中国佛教也从此走上各大宗派全面复兴之路。 【详细】
民国时期的栖霞寺山门(1944年摄)/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三圣殿(1944年摄)/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吴江佛学会1935年摄于栖霞/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观音殿中的十一面桧木观世音雕像/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民国早期的鸡鸣寺/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灵谷寺内的历代祖师塔林/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饱经苍桑劫后余生的善庆寺(1944年摄)/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燕子矶观音阁半山腰的三台洞旧影/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方山定林寺旧影(1946年摄)/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大报恩寺塔宝顶/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建于民国三十年代的诺那塔/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牛首山宏觉寺砖塔(1940年摄)/图片来自《金陵梵刹旧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