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著名小说家 编剧 麦家

我一直认为读书就是读人
你不可能喜欢每一个人
但交往的人多了,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会和你心灵相通
成为你人生中往前走的伴侣
凤凰江苏 > 人文 > 对话·名家风骨
上世纪80年代是全民阅读的时代
80年代确实是全民阅读,而且可以说是全民阅读文学作品的年代,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也是一种不正常,那个年代我们疯狂地在阅读文学作品,甚至是尼采、叔本华的哲学书也可以卖几百万册。【详细】
很多网络文学是亚健康作品
我相信网络文学里有一大批优秀的作者,但它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筛选机制,缺乏自审机制,出现了大量的写作技巧粗糙、写作态度不端正的亚健康作品,这种亚健康作品把很多优秀的作品淹没了。【详细】
抗日雷剧应该受到指责
我自己觉得这些年中国的电影、电视剧都出现了往下走的态势,电视剧,我们经常说的抗日雷剧、抗日神剧,真是令老百姓深恶痛绝,让我们这些有点良知的知识分子看了以后真是觉得捶胸顿足。【详细】

作品展示

演讲精选

柴火堆里的《林海雪原》

就在那次拜年过程中,我第一次来到阿牛家的时候,在他们家的土灶柴火堆里无意中发现一本书,后面十几页不在,但是封面还在,这本书是《林海雪原》。我后来知道这是一本小说,其实当时阿牛家之所以有这本书,是他从街上捡来的,目的不是要看书,而是作为引火的纸,因为柴火不是那么容易点燃的,最好有一个纸引燃一下。我有幸看到这本书,然后大人在客房聊天,我在灶房里看,就着迷了,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看,我真的深深迷进去了,这书不是宝贝,阿牛说送给你了,你赶紧吃饭,书你拿回家去。这是我的第一本书,当然是课外书,那时候读书读的很少,课本是很简单的语文算数。

那年春节我13岁时看到第一本小说,成了我们班上的稀奇,我自己看完之后给同学们讲,他们听完也对这本书充满了好奇,他们想得到这本书,都巴结我搞好关系才借给他们看,有人看不到这本书,就偷偷抄这本书,现在的孩子无法想象那个年代,真是一个精神食粮匮乏的年代,我们没有书可读,我们精神上一片空白。我们除了课本之外,课余书是“鸭蛋”,这个年代现在虽然过去了,但是它一直就在我心里。那天我得到这本书的意义,到现在记忆一直很深。

与“守望者”相遇

如果说和《林海雪原》相遇让我喜欢上了文学,和《麦田里的守望者》相遇不但是喜欢了,我想去尝试写小说了。讲的是一个青少年对自由的渴望,就想走出家庭去放逐自己,去寻找自由、寻找爱。这是一个非常青春的小说,写得非常苦闷,喃喃自语,怨天尤人,雾气冲天。

我觉得小说的情绪和我那时候内心的情绪很接近,我没有想到小说可以这样写,没有故事没有人物关系,只有一种情绪,甚至是一种病态的心理,为我打开一个视框。

他穷得只剩下钱了

吃了饭,我同学被电话带走了,他委托我跟他儿子聊聊天,他们觉得我有文化,我就跟他儿子聊天。聊了15分钟,没有聊什么,我就非常简单地问他,读书读得怎么样,和同学关系处得好吗?和同学老师不愉快怎么解决的?

那个亿万富翁的儿子,独子,可以是他的“掌上明珠”。在我这种关怀下,潸然泪下,开始一个少年想装强大,尽量不要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最后眼泪夺眶而出,后来当着我面哭出声,我很震惊,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的父亲从来没有跟我这样聊过天。”

我在那半个小时里面,临时扮演了他父亲的角色,把他感动了。我相信他父亲不是不爱他的孩子,可是由于他读书太少,他的内心非常的贫穷,他拿不出来给予他的儿子,这是21世纪的一个孩子,他不是我的小孩子,因为他父亲没有读什么书,内心非常的贫穷,面对一个21世纪的孩子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跟他交流,他真的穷的只剩下钱了。

文字是寂寞的,但它最能安慰我

一个人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这个年代,你选择当一个文人需要勇气。虽然我家在农村,但是我离开农村后上了军校,后来发展的道路很平坦,26岁在部队当了处长。我确实迷爱文字,当初当宣传处长,下面管十几个人,我无暇看书写作就转业,后来转业在电视台也是副台级的领导。如果说我对文字没有感情,我可能去做官,但我觉得文字更能安慰我。

我老家的县委书记非常尊重我,有一年端午节看望我的老母亲,也没有通知我,我母亲80多岁,他带了一点鲜花水果去看她。我母亲想我的儿子能让县委书记来看他,肯定是有出息了,他就和县委书记提了一个要求,是否可以让我当一个副乡长。

当官也好,经商也好,或者在电视台比较光鲜的单位工作,也许能满足日常的虚荣心,我觉得这些东西确实是要去选择的,如果你有虚荣心,你很可能不会回到文字身边,因为文字是寂寞的,虽然文字有灵,但是文字确实是寂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