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鼓楼区五台山路上的梧桐树错落于道路两侧,郁郁葱葱间缭绕不去的是浑厚的古都气韵与民国风雅。顺着青岛路往前再右拐,至了汉口路,唯楚书店幽静处于这寻常街巷的一隅,牌匾上的书体苍劲雍容,一望便知"不类常流"。

书店的名字像是有来历,"惟楚有才",出自《左传•襄公二十六年》:"虽楚有才,晋实用之。"自古楚地人杰地灵,在思想文化领域造诣颇高,因而就有了这样的说法。书店老板汤楚军来自湖南,名字里也带个"楚"。

这是一家二手旧书店,素净的店面不大,却也安稳走过十一年风雨。它没有堂皇的装修环境,书卷香韵却并不消减半分。到达时,天色将晚,路灯明,抬眼望见汤老板在门口与人闲谈。"你们家是这条街人气最旺的店啊。"来人寒暄道。

汤老板哈哈笑着,眼前的客人进进出出,来去芸芸。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老板娘姓周,形容朴素,在收银处结账收钱,眼角上扬,没来由地让人觉得亲切。晚饭时候,附近的老妇抱了孙儿来店里串门,周姐得意笑道,连一岁小儿都喜欢来我家看书。

门店前的案上、地上摆了一堆旧书,一个纸牌上写:三元一本。散漫望了一眼,是些不容易分类的杂书与杂志:《日本电影剧本选》《名胜古迹史话》《蔡元培全集》《译林》等等,诸如此类。价格便宜,种类繁多,也可淘到惊喜。灯影绰绰,有二三人在书店门口凳上闲坐漫谈,时光在这里慢下来。周遭仍是车来车往,这城市的夜晚。

店里四面墙,书架摆得满满当当,藏书逾万册,就连楼上的房间也

都用来存了书。柜台上些许杂乱,堆满了新入的书,一套《莫里哀悲剧选》看上去成色还不错,版本也挺久远。遍观店里,几乎望不见市面上的流行畅销书,风格古朴自然。店厅正中一幅不甚雅致的十字绣匾额,上面四个大字:生意兴隆。乍看上去其貌不扬,深入了解后却是白衣卿相。唯楚书店接地气儿,且有分量,顾客多为南大附近的师生、读者。我们刚到时,店里的电脑突然黑屏,周姐打了电话找人来处理故障,是平日里经常光顾书店的南大博士。汤楚军感慨道,平时书店来的人多,其中许多都不明身份。弹丸之地,却有藏龙卧虎之感。
早些时候,汤楚军会去南京本地旧书市场和上海的文庙淘点好书,现在也是以自己淘书为主。后来渐渐有些老先生要处理旧书便会自己找上门,虽然有些书不是店里需要的,但看到老人家辛苦背趟书不容易,唯楚也会把书收下来。言语间,汤楚军骑着摩托车又送了一趟书回来,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大多主顾都变成熟人,买的书多了,汤楚军便帮忙送货,并不额外收钱。"送货运货都是我一个人来,基本上我就是个打杂的。今天送书去的地儿,人家一看,别人都是坐汽车过来,问你怎么骑个破摩托车来。"汤楚军好脾气地自嘲。

汤楚军原先也不大喜欢读书,开了书店为了方便与顾客读者们交流,便常常要扩充自己的阅读量。久而久之,也就练就了一副观书品的火眼金睛来。恰有顾客挑了柜台边上的一摞书看,汤楚军见了,张口便说:"那套书还是《子不语》的那个版本更难得。"袁枚先生有"性灵说"遗世,汤老板虽不是读书人,可自打与书结缘,却也因之"陶性灵,发幽思",不能不说是一件妙事。

周姐说起在书里看到的新闻,英国的一个书店,父亲老了又交给女儿经营,结果做得还不错。聊到自己的女儿,周姐心里不免也有些想法,眼底满是欣慰。小姑娘一有空就看书,反正家里也只有书,作文写得比其他小朋友要好些。转头便问汤楚军,有没有想过以后让女儿接手书店。他丝毫没有迟疑地摇头:"开书店太累了,她哪能干这个。"到底是心疼女儿的。

离开时,店里仍有读者。天黑沉沉的,远远望去,唯楚书店的招牌在南京青岛路上的夜里明着,如一盏灯。微弱,却有力量。

转自《文艺生活周刊》杨静
唯楚书店主营文史哲类图书,来光顾的客人也多是周边大学的老师、学生和淘书爱好者。
上午九点,书店准时开门,老板和老板娘忙碌的一天便开始了。
唯楚书店的图书品类多样,价格公道,这也是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这是唯楚书店的老门牌,原来的店面有七八十平,后来因为房租太高,老板改租了这件40平左右的小店面。
小小的书店内堆满了书,来光顾的客人也络绎不绝。
平时夫妻俩的午饭和晚饭都在书店后面的仓库里面解决,这是仓库里的厨房,虽然有些破旧,但还算干净整齐。
现在唯楚书店的一半营业额来自网络销售,之所以还开着实体店,汤楚军说,书店开了十几年了,别人来找他也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