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度,作为江苏省书画界的重磅事件,溯源艺坛将宣告成立。溯源,即追本溯源,探寻书画的源头,用学术的观点来解读艺术。
作为溯源艺坛的开年大作,凤凰江苏青年书法十家联展也将在省美术馆拉开序幕。
这十位书法家,都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个性鲜明、成绩斐然,具备着“名家、大家”的潜质,前景不可估量。
刘元堂 凤凰江苏青年书法十家
1972年生于山东乳山。自幼好书,20岁拜琅琊张弩先生为师。南京艺术学院书法博士,导师徐利明先生。山东大学古文献博士后,导师杜泽逊先生。现为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书法系讲师。
       书法作品曾参加首届中国书坛兰亭四十二人展、首届全国青年展(最高奖)、八届国展(获奖提名)及二届行草展(二等奖)等展览。
       2010年、2014年分别在山东省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举办个人书画展,并出版《刘元堂书法集》、《刘元堂墨迹》等。
凤凰专访:青年书法家刘元堂
书法的一切只是两条线
       在我眼里,书法的一切只是两条线:一条细线,一条粗线。硕士阶段,我崇尚细线。我以线状的笔画书写,体现书法的流动性,喻为“书法江河”;博士阶段,我追求粗线。我以块状的笔画书写,体现书法的体积感,喻为“书法湖泊”。如今,书法已无粗、细线之分,只是纵横的水系,只是循环的血液,只是流动的气息。当然,尝试刚刚开始。
书法是独翼之鸟,需要另一只翅膀
       书法是独翼之鸟,它需要国学或国画来补全另一只翅膀,才能腾空而起。目前我最大的危机感并非来自书法功力的欠缺,而是读书时间的日减。因此,我在写论文时,尽可能做跨学科研究,以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和艺术视野。学画国画,除了爱好因素,也是源于此种考虑。
过多的注重技法,内心就比较苍白
       学院派有很多优点,但是同时也套上了很多枷锁。过多的注重技法而忽视学养,内心就比较苍白。年轻时的才气,到五六十岁基本就会枯竭了。五六十岁的时候,如果没有学养来滋养你,基本都要走下坡路的。
以怀疑的眼光读书法史
       我一直以怀疑的眼光来读书法史。研究者以旁观的身份来看待书法史,书法史是书法史,研究者是研究者,书法史是研究者眼里的书法史。研究者对自己所掌握的史料进行提炼凝聚,便有了那段历史的写法。而这些史料让另一个人来提炼,写出的历史则是另一种面目。何况,我们还有必要来怀疑研究者所搜集史料的全面性和真实性呢?因此,我有理由认为,目前的书法史仅是研究者自己眼里的书法史。还原历史的真实,还需要我们去做大量的工作。
3
刘元堂作品·小草横幅·元结《右溪记》
3
刘元堂作品·小楷横幅·《心经 》
3
刘元堂作品·行书竖幅·王羲之《兰亭序》
1
刘元堂作品·大草横幅·曾公亮《宿甘露寺僧舍》
2
刘元堂作品·墨梅·纸本
3
刘元堂作品·罗汉图·绢本
3
刘元堂作品·章草四屏·《四十二章经》句
3
刘元堂作品·章草竖幅·黎简《梅花》
3
刘元堂作品·章草横幅·《心经》
3
刘元堂作品·红梅·纸本
3
刘元堂作品·章草·《静坐闲谈》联
3
刘元堂作品·行书·《岂能但求》联
3
刘元堂作品·章草·《远近高低》联
3
刘元堂作品·章草·变则通
3
刘元堂作品·章草·仁者寿
3
刘元堂作品·章草·和为贵.jpg
3
刘元堂作品·章草·思无邪
3
刘元堂作品·章草·清人咏梅兰竹菊四屏
3
刘元堂作品·章草·寻梅记
3
刘元堂作品·章草·《致兼集众》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