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响,新年到,七大姑八大姨全跟着来家闹……这大过年,单身的每天被念“逼婚咒”;结了婚,整天要看亲戚们贴满“催生符”的脸;全都完成任务的,一家人除了走亲串友,难道就只能守在电视机跟前磕磕瓜子、哄哄孩子和爸妈?

不愿沉闷的呆在家,那就带上家人一起来个三两天的春节游吧。可是这玩也得玩的有文化、玩的不一样!还记得曾经都看过哪些文化名家笔下的“年”么,这期我们不妨跟着他们手中的笔,去看一看。

“城内城外许多寺院举办庙会,小贩们在庙外摆摊卖茶、食品和各种玩具。”老舍先生在他的文章《北京的春节》里曾这样描述北京庙会的盛景,“庙会上有赛马的,还有赛骆驼的。这些比赛并不为争谁第一谁第二,而是在观众面前表演马、骆驼与骑者的美好姿态与娴熟技能。”

而在梁秋实先生的《北平年景》中,庙会留给幼年的自己之印象,全在那“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也有写到过自己幼年时对北京庙会的印象:“大姑娘小媳妇擦脂抹粉的全出动了,三河县的老妈儿都在头上插一朵颤巍巍的红绒花。凡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出动的地方就有更多的毛头小伙子乱钻乱挤。”...【详细】

江苏省内所有城市均可乘坐高铁至北京,约4-5个小时 建议班次:G104南京南--北京南08:32--12:42

身为南京人的曹雪芹,在《红楼梦》53回中描述了大观园里的春节景象:“各处佛堂灶王前焚香上供,王夫人正房院内设着天地纸马香供,大观园正门上也挑着大明角灯,两溜儿高照,各处皆有路灯。上下人等,皆打扮得花团锦簇,一夜人声嘈杂,语笑喧阗,爆竹起火,络绎不绝……”不仅要“散押岁钱,荷包,金银锞”更要“摆上合欢宴”,“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而十五元宵节,需是“定一班小戏,满挂各色佳灯”,全家人看戏、赏灯。...【详细】

江苏省内所有城市均可乘坐高铁至南京,约1-2个小时

绍兴被人们称作“戏曲之乡”,曾经是全国四大声腔的盛行区,绍兴人爱看戏,爱听戏,早就有传统了。早在南宋时,陆游的“社日”诗中就已经有“太平处处是优场,社日儿童喜欲狂”的题咏。至清代,社戏成为乱弹戏剧的主要演出形式。清代童谦孟还写有一首竹枝词,描写当年看社戏的盛况:“岳神赛罢赛都神,演出河台戏曲新,两岸灯笼孟育管,水中照见往来人”。

在绍兴的春节里,必不可少的节目就是这坐着乌篷船划到水台跟前看社戏。而让大部分人直达社戏,是于高中的课文《社戏》中,鲁迅幼时在外婆家过春节,“第一盼望的”,便是“在到赵庄去看戏”。...【详细】

江苏省内多个城市均可乘坐高铁至绍兴,约3-4小时 建议班次G7587南京南--绍兴北07:44--11:26

说起桐乡,人们大都只知道乌镇,而不知石门镇。丰子恺老先生就是出生在这个偏僻的小镇,这位才华横溢的老顽童之漫画中,总是能寥寥几笔就能将生活的闲适,描画得淋漓尽致。

丰子恺老先生的漫画有许多都以过年为主题,他还曾特意写过《过年》一文,其中年夜饭后的必备“滑稽戏”——“毛糙纸揩洼”最为精彩。在当地话里,“洼”是指屁股。全家人吃过年夜饭后,需“一个人拿一张糙纸,把另一个人的嘴揩一揩。意思是说:你这嘴巴是屁股,你过去一年中所说的不祥的话,例如“要死”之类的,都等于放屁。但是人都不愿意被揩,尽量逃避。然而揩的人很调皮,出其不意,突如其来。哪怕你是极小心的人,也总会被揩。有时其人出前门去了,大家就不提防他。岂知道他绕了个圈子,悄悄地从后门进来,终于被揩去了。此时笑声、喊声使过年的欢乐气氛更加浓重了。” ...【详细】

江苏省内多个城市均可乘坐高铁至桐乡,大约需要2.5个小时,多趟高铁到达 建议班次:G7343南京南--桐乡07:35--10:09

凤凰的的春节,年味浓郁,沈从文在《灯节的灯》伊始就这样说:“我生长家乡是湘西边上一个居民不到一万户口的小县城,但是狮子龙灯焰火,半世纪前在湘西各县却极著名。”可见凤凰古城最不能错过的,便是这灯和焰火了。

除夕漫步在古城,到处张灯结彩,白天在古城赶个集,或是坐在沱江边上,看苗族人民热热闹闹舞狮子龙灯。待到晚上零点,整个城镇烟花怒放,夜空被流光溢彩点燃,真是绚烂无比。

需先乘坐高铁到怀化南,怀化汽车西站到凤凰古城。...【详细】

1、在南京南乘坐高铁到怀化南,约6个小时,只有一趟高铁到达:G4755
2、在徐州东乘坐高铁到怀化南,约8个小时,只有一趟高铁到达:G285
策划:王茜责编:王茜设计:尚延光开发:尚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