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小兵
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的领军人物。在欧洲多年的生活经验,让他成为国内葡萄酒文化坚定的推动者。
       当你在欧洲参观酒庄,和庄主们聊起葡萄酒价格的时候,如果你观察细腻,也许你会发现在他们滴溜乱转的蓝眼珠后面,在他们貌似信心百倍的表情里,隐藏着深深的无奈和软弱,就像一位患了严重痔疮的绅士,在坐卧不安的窘境中,仍要故作镇定、姿态优雅地对访客发出灿烂的笑容。因为近二十多年来,欧洲酒农们面临的最头痛的问题,也是他们在买家面前最不愿提及的痛楚,那就是“产能过剩”这几个字。
      过去,欧洲人的餐桌上通常只有两种饮料:凉水和葡萄酒。二战后,美国人的碳酸饮料开始入侵欧洲,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功能性饮料等蜂拥而至,快速竞争的社会迫使一代又一代欧洲年轻人开始接受美国的快餐文化。法国的人均葡萄酒年消耗量从过去的100 公升跌至现在的45公升左右。更为雪上加霜的是,怀着勃勃雄心的美洲、澳洲、南非等新世界国家不断地以低价优质的葡萄酒蚕食着欧洲人的市场,使得本来骄傲自满的旧世界酒农们越来越招架不住。
      为了挺住不断下滑的价格,酒商们使出吃奶的力气,不断故弄玄虚地炒作话题,波尔多下了冰雹,勃艮第少下场雨,莱茵高降了次早霜等等都能让酒商们兴奋地奔走相告,并成了葡萄酒传媒里减产涨价的预测根据。这让冷眼旁观的我常常心生怜悯到必须开几瓶酒才能平静下来。
      前些年,中国的崛起使得欧洲的酒农们开始亢奋起来,他们似乎比中国人民还要欢欣鼓舞,欧洲的酒商俨然成为继马可波罗之后对龙的国度最具好感的族群,因为从那里一波波涌来的土豪们不亦乐乎地收购酒庄、高价卖酒,这使得十几年前还被欧洲看不起的中国人一下子变成了他们眼中“最可爱的人”。法国八大名庄的价格也随着中国土豪们餐桌上杯筹交错的干杯声中水涨船高起来。在欧洲酒商心目中“人傻钱多”似乎也成了贴在中国买家额头的标签。
      为了体验一下当土豪的沾沾自喜,在欧洲我曾试着以一位刚下飞机的中国客商身份去拜访一家酒庄,在热情洋溢的庄主面前稀里哗啦地说着英语,半生不熟地喝着葡萄酒。酒,确实不错,庄主也非常专业,但报出的价格却比我之前用流利外语电话咨询时贵了一倍!额头开始流汗的我立马懂得了一个道理:做土豪,原来是要付出双倍代价的!
埃斯特哈希酒庄的故事
海顿亲王家族对葡萄酒的挚爱与对音乐的痴迷一样闻名遐迩。作为亲王家族的私人酒庄,哈希酒庄已有250年的历史,以种植和酿制当时贵族们钟爱的黑皮诺为主。奥匈帝国最有权势的特蕾莎女皇曾经说过很著名的一句话:“要欣赏最好水准的歌剧,品尝最优雅的黑皮诺,就去哈希亲王家吧!”海顿对哈希黑皮诺的钟爱也是世人皆知的,“海顿爸爸”曾经对莫扎特说过:“我手中的黑皮诺总是能给我的音乐带来激情!”
欧皮兹酒庄——奥地利葡萄酒的传奇
欧皮兹酒庄位于新名湖产区。新民湖是奥地利国家公园,这里特有的地理特征(湖区加丘陵以及独特的沙土)造就了奥地利最好的葡萄酒产区。小镇伊尔米茨(Illmitz)更是这片产区中最富盛名的葡萄酒出产地。这里出品的贵腐酒更是号称液体黄金的酒中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