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小兵
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的领军人物。在欧洲多年的生活经验,让他成为国内葡萄酒文化坚定的推动者。
       二十多年前刚到维也纳时,虽不懂音乐,但寻思,在莫扎特的国度,空气里弥漫着的音符都会将我浑身上下熏陶出音乐细胞来。冲昏头脑的兴奋让我飘飘然起来:啊!音乐之都,美酒之乡,维也纳,我来了!美酒与音乐、鱼与熊掌,谁说不能兼得!
       第一次受邀去一位学习音乐的女友在金色大厅的音乐会,我绅士般准备了鲜花,穿上礼服,喜气洋洋地去接受交响乐的春风沐浴。音乐响起二十分钟后,还未感受到体内任何音乐细胞的蠕动,上下眼皮已开始支撑不住,内心一个强大的声音在对自己说:为了华人的尊严,祖国的荣誉,千万别打呼啊!在眼皮与理智进行了无数个回合的生死较量后,总算听到了终场的掌声,在半梦半醒间终于抖擞起来,幸运地将鲜花准确无误地送到了舞台上美女的手里。
       演出后的庆功宴安排在豪利根葡萄酒店。当时正值葡萄秋收,是难得的一年中只几个星期的新酒季节。所谓新酒(Sturm),德文意为冲锋酒,是在葡萄榨汁后开始发酵到发酵停止前的半葡萄酒,酒精度一般在4至10度,因果糖还未完全发酵为酒精,酒体微甜,果汁感强而备受喜爱。果糖令酒精能更快地进入体内的血液循环系统,第一次品尝到冲锋酒的人都误以为自己酒量忽然变大了,在酒桌上可以冲锋陷阵般神勇地一杯杯畅饮,但当你感觉到天旋地转的那一刹那时,一切都已晚矣!新酒季节,往往是为收获欣喜狂欢的季节,也是人们难得一醉的季节。那一晚虽然没有长出音乐细胞,但我享受了醉的快乐!
       我终于明白,原来音乐的熏陶并非像熏鱼熏肉那么简单。后来仍不死心,又去了几次音乐会,结果还是眼皮与理智的生死搏斗,也许是那晚冲锋酒喝多了,酒精将还未发芽的音乐细胞全都残酷涂炭在摇篮中了吧!既然真的音乐与美酒不能兼得,那还是安心喝酒,做一个悠闲的资深吃货吧!
        如今每当走在维也纳街头,遇见来自祖国的游客,急切地向我询问着金色大厅的所在,我最后都要耿耿于怀地告诉他:“如果你音乐会听睡着了,建议你去豪利根品尝维也纳的美酒美食,你会发现真正的自己!”
古典音乐之父海顿和哈希古堡
埃斯特哈希家族一直被认为是奥匈帝国王朝最忠实的亲王家族,并且是奥匈帝国除哈布斯堡皇族外最显赫的家族。具有360多年的哈希古堡可算是奥地利最美的巴洛克式宫殿,从中可让人一窥昔日哈希亲王家族富丽堂皇的生活,至今它仍是奥地利文化活动、政经要闻的焦点,而且将一直作为华丽宴会、社交活动之重要舞台受众人瞩目。
音乐:唤醒葡萄酒灵魂的天使
当我们在品尝葡萄酒的时候,就是一场感官的盛宴,眼睛观其色泽,鼻子闻其香气,舌头品其味道,五官中唯一未出场的大概就只剩下耳朵了。如果我们把这所有的感官都调动起来享受这场美好的盛宴,就好像置身于维也纳的金色音乐大厅之中,音乐从四面八方包围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