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小兵
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的领军人物。在欧洲多年的生活经验,让他成为国内葡萄酒文化坚定的推动者。
      葡萄酒的饮用温度可谓重要,恰到好处的温度可以让葡萄酒在您味蕾上散发出它最大的魅力。如果一款本该冰镇到8度左右饮用的贵腐酒被您当做糖水在二、三十度的室温中一饮而尽,那如同夏日中本该穿着连衣裙、年芳十八的窈窕少女硬被您逼迫身穿棉袄一般,汗流浃背地在烈日中和您约会。而我等一旁怜香惜玉的观众只能紧握双拳、暗自咬牙切齿,又不得不对您发出眉头紧锁的微笑。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非常讲究的叽歪之人,但在享用葡萄酒时有两件事是我不能将就的:一是用茶杯喝酒,二是没有把握好酒的饮用温度。年轻时去欧洲念书生涯中的一件小事令我至今难以释怀。
      周末无事,请班上几位同学来家里小聚,当然包括班里最令人心动的几位班花。激动之余拿出自己珍藏的几瓶晚摘,希望给大家一个惊喜。因刚搬家,餐具不全,只能每人发一茶杯。这时,班上名字最长的叫马克西米亚诺的出生于酒庄世家的意大利男生站了起来,摸了摸酒瓶,看了看茶杯,颇有架势地对大家说,酒温和杯子不对,他没办法喝。并给大家上课:白葡萄和甜酒序列需在6-8度左右饮用,而红葡萄酒的侍酒温度应该在15 度左右。马同学硬生生地把酒瓶从我手上拿走,塞进冰箱,并跑到楼下超市买了一打高脚酒杯!我尴尬之余,心里暗暗将马克西米亚诺骂个落花流水:“名字这么难念,人也这么难搞!你就在美女面前装吧!”
      当半小时后用漂亮的高脚杯品尝到马克西米亚诺为大家斟好的清凉爽口的晚摘时,酒品在味蕾完美的表现终于令我开心豁然。听着美女们兴高采烈地对美酒的赞许,更使我如仙般地飘飘然起来,对马克西米亚诺同志的埋怨也随之烟消云散开来!
      好多年没有和马克西米亚诺联系了,但现在侍酒时,把脉着酒瓶的体温,我常常会想起这位神神叨叨的意大利同学,虽然给我带来过小小的尴尬,但还好总算没有影响中意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马同学最终也没有泡到任何班花,而我却从他那里得到了一打免费酒杯,并学到了令我终生受益的对葡萄酒的执著。这样一想,还是我赚了!
甜滋滋的液体黄金——贵腐酒
贵腐酒是采用了贵腐霉酿造的葡萄酒,由于贵腐霉使葡萄失去了水分,导致葡萄含糖量升高,因此品尝起来会比较甜,非常适合亚洲人饮用。世界上出产贵腐酒的地方并不多,这也导致了贵腐酒的价格居高不下。
欧皮兹酒庄——奥地利葡萄酒的传奇
欧皮兹酒庄位于新名湖产区。新民湖是奥地利国家公园,这里特有的地理特征(湖区加丘陵以及独特的沙土)造就了奥地利最好的葡萄酒产区。小镇伊尔米茨(Illmitz)更是这片产区中最富盛名的葡萄酒出产地。这里出品的贵腐酒更是号称液体黄金的酒中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