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小兵
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的领军人物。在欧洲多年的生活经验,让他成为国内葡萄酒文化坚定的推动者。
       这些年来葡萄酒在中国被过分地神秘化、贵族化了。作为一个爱酒的中国人,非常想把葡萄酒的本来面目还给自己的同胞,常常借着酒劲和酒意、斗着酒胆在国内奋不顾身地鼓吹着葡萄酒去神秘化运动。
       酒桌上常常遇见一些让人随时受不了的小资们,如数家珍地谈论着拉菲、白马、诺曼尼康帝等那些越来越不接地气的天价酒,俨然一副法国八大酒庄的常客,那种深奥莫测的神秘以及咄咄逼人的气势往往把一些刚开始对葡萄酒感兴趣的同志们吓得魂不附体,自惭形秽。其实这大多都是百度搜来的知识和蹭假酒喝得来的经验,就像是每天开着QQ 上班的宅男,在汽车杂志里迷恋着超跑,在梦境中常和郭美美一起驰骋着马萨拉蒂!
       在欧洲我参加过无数个酒宴,有宫殿里的烛光与杯影,有米其林餐厅的经典与浪漫,有乡村酒店里的朴素与清新,也有年轻时学生餐厅里的喧闹与嘈杂,但我情有独钟的还是维也纳的“豪利根”,那里你可以真正享受到接地气的维也纳下里巴人的葡萄酒文化。
       “豪利根”是我酒后自作主张将苦涩德文翻译成中文的又一杰作,全当是我为中奥文化交流免费做贡献吧。“豪利根”之德文 Heurigen,原意为“今年新酒”。在维也纳西北部的维也纳森林区域,沿着弯曲的山路坐落着近百家大大小小的葡萄酒餐厅,这些餐厅大多是家庭式经营并拥有自己的葡萄园,每年秋天开始贩卖自家酿制的新酒,故这类餐厅都被命名为 Heurigen——豪利根,新酒酒馆之意,也可以说是奥地利人的葡萄酒农家乐。豪利根里的酒都不贵,但各有风味。这里提供的菜肴除了传统的维也纳猪排、烤猪脚之外,你还会惊讶地发现有血肠、烤猪肝猪腰、炸猪肚猪蹄等在欧洲饮食传统意义上被摒弃的内脏和下水,因为豪利根在过去万恶的旧社会曾是社会最底层劳动人民出没的地方,便宜的内脏和下水除了喂养猫狗,也成了苦力们的选择。中国的杨白劳们如果知道奥地利的穷人穷到只能吃猪肝猪腰猪肚,那他们一定会热血沸腾地纷纷闹着要移民了!
       豪利根过去是穷人们享受葡萄酒与美食的场所,现如今已变成了游客们观光的必去之处。这里没有其他葡萄酒餐厅的那份矜持与雅静,在吉普赛人略显喧闹的音乐中,就着美食,品着新酒,你会享受到葡萄酒带来的另一种简单而又放松的欢快生活。
埃斯特哈希酒庄的故事
海顿亲王家族对葡萄酒的挚爱与对音乐的痴迷一样闻名遐迩。作为亲王家族的私人酒庄,哈希酒庄已有250年的历史,以种植和酿制当时贵族们钟爱的黑皮诺为主。奥匈帝国最有权势的特蕾莎女皇曾经说过很著名的一句话:“要欣赏最好水准的歌剧,品尝最优雅的黑皮诺,就去哈希亲王家吧!”海顿对哈希黑皮诺的钟爱也是世人皆知的,“海顿爸爸”曾经对莫扎特说过:“我手中的黑皮诺总是能给我的音乐带来激情!”
葡萄酒会上的十项准则
不管你是否去过那些大型品酒会:上百瓶葡萄酒被打开,到处都有人在等着品尝;以下的十条准则都有助于你在品酒会上过的更加愉快。它们也会有效降低像葡萄酒洒在你身上这样的意外或是在女朋友、老板面前出丑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