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于1899年的上绒布寺位于珠峰北麓,距峰顶约20公里,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寺庙,阿古桑杰是寺中唯一的僧人。他的儿子是一名毕业于“西藏登山学校”的出色高山向导。这所登山学校目的是花四年时间把牧民的孩子培养成勇敢坚毅的高山向导。《喜马拉雅天梯》讲述的就是一僧一寺、一座山、一群人的故事。
《喜马拉雅天梯》10月16日全国上映

建于1899年的上绒布寺位于珠峰北麓,距峰顶约20公里,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寺庙,相传莲花生大师曾在此修行。阿古桑杰是寺中唯一的僧人,他将珠峰视作空行母的化身,人类不应当打扰她,但他的儿子却是一名毕业于“西藏登山学校”的出色高山向导。

这所全球唯一持续招生的登山学校主要面向珠峰脚下的两个县招生,目的是花四年时间把牧民的孩子培养成勇敢坚毅的高山向导,他们将在每年仅有几天的登顶期到来之前铺路、修保护绳、搭建从大本营到8400的所有营地、搬运物资和行李,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登山客的安全,好让他们不断突破自己,前往独自无法抵达的高处……

《喜马拉雅天梯》讲述的就是这样一僧一寺、一座山、一群人的故事。它的名字来自于藏民们画在青藏高原岩壁上的白色小梯子,当地人称之为“天梯”,并相信它可以接引世人的灵魂通往圣地,而这些珠峰的引路少年们扮演的正是“天梯”的角色——有人将8848当成旅行的终点,但对他们而言,这只是起点与成年礼。[详情]

王石:那些登山教我的事

很多年前,第一次登顶珠峰时,王石曾这样感慨,而这部历时四年的极限电影讲的就是那些将登山客们带上山,又平安送下山的人——珠峰脚下西藏登山学校的年轻高山向导。正如法国的金冰镐精神所言——在攀登所传载的人类价值中,生是最高的价值。

为了捍卫这一价值,藏族登山家尼玛次仁和瑞士专业户外运动品牌奥索卡共同创办了这所全球唯一的以培养专业高山向导为己任的学校。

王石在采访中数度提到埃德蒙•希拉里爵士,就是那个说“因为山在那里”的新西兰登山家人。作为全球登顶珠峰第一人,他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的不仅是登顶的壮举,还有和夏尔巴向导丹增诺盖的故事:当年希拉里和诺盖向媒体宣称他们一同登顶,直到1999年,诺盖去世11年后希拉里才打破沉默,首次在《险峰岁月》一书中揭开谁先谁后的谜底:“我们挨得很近,丹增把绳子松了松,我继续向上开路。接下来,我攀上一块平坦的雪地,从那里放眼望去,只有天空。”[详情]

《喜马拉雅天梯》的神奇音乐之旅

我叫亚当•尼洛, 这张照片里在我左手边的是我的好哥儿们和创业伙伴,彼得• 哈比。我俩创立的音乐制作团队叫Mr. Fantastic (神奇先生),在纽约和洛杉矶有工作室。 我们的音乐涉猎很宽,除了与美国本土的流行歌手艺人合作以外,在比较早的时候,我们就介入了“韩流”(K-Pop),与韩国的流行音乐界合作很多。

我们认定,“中流”(C-Pop)的时代一定会到来,于是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在纽约的家中收拾行李,准备来中国旅游三周,想亲耳听一听中国人说话的声调韵律,为做中国音乐做点准备,那将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出发之前,我在我们几百首小样的曲库里挑了一些, 大海捞针地发了出去给一些在中国的关系和朋友。

影片我们看了一遍又一遍,我们确定了音乐应该在多个维度上找到平衡:既有力量而又不带侵略性;既有外向的表达而又有内敛的思考;既有宗教带给人的宁静而又有年轻人对未来的憧憬;既有向上攀登的坚定而又有对不确定的焦灼。[详情]

《喜玛拉雅天梯》灵魂透过肉身的修行

《喜玛拉雅天梯》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群西藏登山学校的藏族年轻人,经历培训之后成为高山向导,最终登上喜玛拉雅山顶峰的故事。

对于影片的创作者来说,这样一部登山题材的纪录片,尽管影片的确已经拍出了雪山之上足以让人摒气凝神的美,但他们仍然尽力避免将其变成一部高山极限风光片,而是试图展现年轻人通过这一历程所获得的成长。奇观只能震撼感官,只有情感才能打动人心。影片的初始定位无疑是准确的。

事实上,奇观与情感并不必然矛盾。比如《鸟与梦飞行》便将二者融合得很充分。对象虽然是鸟,但影片实将其当作人来塑造。群鸟与自然抗争搏斗的悲壮,在天地间自由翱翔的欣悦,在深沉悠扬的交响乐中,被渲染得感人至深、荡气回肠。[详情]

  • 雪后清晨,拍摄早起打水的学员。
  • 318国道上正在拍摄的摄影师张华。
  • 正在登山的摄制组和向导们。
  • 定日县的航拍。
  • 航拍是个新鲜玩意儿,总能吸引不少小朋友。
  • 拍摄牧羊人风雪归来。
  • 秋季的美景令人窒息。
  • 绒布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里面有一个独自生活修行的喇嘛,名叫阿古桑杰。
  • 摄影团队正在工作。
  • 摄影指导扎西旺加在康布寺拍摄。
  • 索多的家人们。
  • 唯一上了海拔7000米的汉族摄影张华。
  • 夏季拍摄,还能欣赏西藏难得一见的夏日美景。
  • 仰拍经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