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 评论家 熊培云

文学开启了我的心智
让我对这个世界,以及很优秀的人类
有一些了解
也按照他们的美好的形象去塑造自己
凤凰江苏 > 人文 > 对话·名家风骨
留学巴黎是自己给自己机会
走在那里,天突然降起雪来,雪一直飘着,走在那儿,不是简单的诗情画意,而是突然觉得周围很多东西都消失了,就剩下这座建筑,人好像处在一个艺术品中。【详细】
女儿不必掺杂竞赛式的教育
她的生活是她的,我不能因为她有成就我就自豪,我会很高兴,或者在一定程度上比较放心,觉得这样的孩子有她的条件不去掺杂一些类似于竞赛式的教育。【详细】
最好的地方能交付自己命运的地方
简单说在哪个地方生活好,就是一个乌托邦,就显得有点轻佻了,所以,对我自己来说最好的地方还是能实现我平生理想,能够交付自己命运的地方。【详细】

作品展示

精彩书摘

鼓掌的人

我时常听人感叹中国没有华盛顿,其实没有又如何?就算你也做不了华盛顿,你还可以做马丁·路德·金。做不了马丁·路德·金,你还可以做罗莎·帕克斯。做不了罗莎·帕克斯,你还可以做一个为他们鼓掌的人。如果你连这也做不了,没关系,你还可以回归动物的本能,就像特里西娅·奈特(TriciaKnight)所做的那样,举起手中的摄像机,保卫自己的孩子 。

因为无力,所以执着

我写评论,这首先是一种思考与表达方式,久而久之甚至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精神状态。一个真正热爱写作的人,未必会去信仰什么宗教,但他会将自己每天的写作当作一种关乎良心的祷告。

有人说,鲁迅是杂文,胡适是评论;鲁迅是酒,胡适是水。酒让人看到真性情,也看到癫狂,唯有水,才是日常所需,是真生活。在平常的写作中,不管实际上做得如何,在心底里我是偏向胡适的。所以,如果有人说,“培云,你的文章让我想起了鲁迅”,这样的时候,也许他是在开玩笑,也许是在赞扬我,但是说实话我会因此非常不安,如芒刺在背。我会想到鲁迅的“一个也不宽恕”,想到胡适的“容忍比自由还更重要”,想到图图大主教的“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由此反思自己活得是不是不够宽厚,写作是不是过于凌厉。

幸福的自留地

小时候我不知道家里的自留地与生产队里的农地有什么区别。不过,每次听到父母谈到地,或顺着母亲的吩咐去菜园里摘辣椒或掰茄子、豆角、西红柿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着某种难以言状的温情。及至年长,有了些阅读与阅历,渐渐了解了那个时代的真实背景以及曾经发生过的饿殍遍野的惨剧,我才知道自留地对于当时的农民来说,更像是一个个搁置在夜航船上的救生圈。

广袤无边的原野,有一片属于你家的微小而唯一的土地,就像小王子在B612星球上有唯一属于他的一朵玫瑰花。

墓畔回忆录

我开车回到了乡下,载着几位村民到附近的一个村庄。在那里,我看到许多无根无顶的枯树正被装上一辆大卡车。突然,有一位村民对我说,那不是你家的枣树么?我听后一惊,便想去问个究竟,谁知怎么也追不上那辆车了。只见那车不顾一切冲向高地,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一向轻灵的双脚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举步维艰。待终于?上山坡,坡上有家锯木场,询问主人,主人亦自称不知车子已驶向何处……在梦里,我拼命地想找回那棵树。然而,一切无济于事,竟至哭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