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6月21日,24岁的王进将迎来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父亲节。6月16日,他妻子剖腹产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王进说第一次当爸爸,很是紧张,“不敢看,不敢想,孩子出来之后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他为儿子取名“一洋”,寓意“喜气洋洋”。王进一家三口都是属羊的,他说希望“宝宝健康快乐就好!”(林琨/摄 胥大伟/文)
    今年6月21日,24岁的王进将迎来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父亲节。6月16日,他妻子剖腹产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王进说第一次当爸爸,很是紧张,“不敢看,不敢想,孩子出来之后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他为儿子取名“一洋”,寓意“喜气洋洋”。王进一家三口都是属羊的,他说希望“宝宝健康快乐就好!”(林琨/摄 胥大伟/文)
  • 6月16日,江苏省妇幼保健院产房门口,几位“准父亲”坐成一排,静静等待孩子出生。据产科护士介绍,省妇幼保健院近几年每年有1900多名婴儿出生,其中三分之一以上是“二胎”。 由于2015年是羊年,所以今年该院新生儿的数量比往年要少些。(林琨/摄 胥大伟/文)
    6月16日,江苏省妇幼保健院产房门口,几位“准父亲”坐成一排,静静等待孩子出生。据产科护士介绍,省妇幼保健院近几年每年有1900多名婴儿出生,其中三分之一以上是“二胎”。 由于2015年是羊年,所以今年该院新生儿的数量比往年要少些。(林琨/摄 胥大伟/文)
  • 邱学祥从护士手中接过刚出生的女儿。29岁的邱学祥是名军人,来自连云港。6月16日,他妻子诞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邱学祥还没熟练掌握抱孩子的技巧,从护士手中接过女儿时显得有些慌乱。(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邱学祥从护士手中接过刚出生的女儿。29岁的邱学祥是名军人,来自连云港。6月16日,他妻子诞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邱学祥还没熟练掌握抱孩子的技巧,从护士手中接过女儿时显得有些慌乱。(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 邱学祥低头亲吻怀里的女儿。他说:“我觉得女儿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都很可爱。”第一次当爸爸,他显得非常激动,同时对“吃了大苦头”的妻子也很心疼。对于孩子的未来,邱学祥的愿望是“不求孩子大富大贵,健康成长就好!”(赵春林/摄 胥大伟/文)
    邱学祥低头亲吻怀里的女儿。他说:“我觉得女儿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都很可爱。”第一次当爸爸,他显得非常激动,同时对“吃了大苦头”的妻子也很心疼。对于孩子的未来,邱学祥的愿望是“不求孩子大富大贵,健康成长就好!”(赵春林/摄 胥大伟/文)
  • 杨磊为妻子送完午饭后从产房出来。6月16日上午9时,他妻子被推进产房待产。今年27岁的杨磊已经是第二次当爸爸了,他说这次感觉和第一次差不多,“都有些紧张”。杨磊是安徽滁州人,之所以来江苏省妇幼保健院生孩子是因为妻子是“熊猫血”, “这里血源充足,各种血型都有,放心些。”(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杨磊为妻子送完午饭后从产房出来。6月16日上午9时,他妻子被推进产房待产。今年27岁的杨磊已经是第二次当爸爸了,他说这次感觉和第一次差不多,“都有些紧张”。杨磊是安徽滁州人,之所以来江苏省妇幼保健院生孩子是因为妻子是“熊猫血”, “这里血源充足,各种血型都有,放心些。”(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 一位年轻的父亲在产房外等待,因为疲惫,忍不住打了个盹。(林琨/摄 胥大伟/文)
    一位年轻的父亲在产房外等待,因为疲惫,忍不住打了个盹。(林琨/摄 胥大伟/文)
  • 箫涛透过产房外的玻璃探望自己刚出生的儿子。6月16日上午9点,妻子剖腹生下了他们第一个孩子。今年30岁的箫涛来自广西,第一次当爸爸,说很紧张。箫涛说自己第一个父亲节的愿望就是“母子平安,好好把孩子养育成人。”(林琨/摄 胥大伟/文)
    箫涛透过产房外的玻璃探望自己刚出生的儿子。6月16日上午9点,妻子剖腹生下了他们第一个孩子。今年30岁的箫涛来自广西,第一次当爸爸,说很紧张。箫涛说自己第一个父亲节的愿望就是“母子平安,好好把孩子养育成人。”(林琨/摄 胥大伟/文)
  • 6月16日,两位父亲在南医大二附院产房门口焦急的等待自己孩子的出生。(林琨/摄 胥大伟/文)
    6月16日,两位父亲在南医大二附院产房门口焦急的等待自己孩子的出生。(林琨/摄 胥大伟/文)
  • 彭家仕逗弄手中的儿子。6月11日,妻子生下了他们第二个孩子。他为孩子取名 “成成”,寓意心想事成。35岁的彭家仕是做药品研发工作的,大儿子已经7岁了。他说,大孩子起初并不同意他们生“二孩”,后来俩人向大儿子许诺“添了弟弟或妹妹,你的东西一样不会少”之后,孩子同意了。彭家仕说相比于第一次,这次已经不那么紧张了,“毕竟是个‘老手’了”。 (林琨/摄 胥大伟/文)
    彭家仕逗弄手中的儿子。6月11日,妻子生下了他们第二个孩子。他为孩子取名 “成成”,寓意心想事成。35岁的彭家仕是做药品研发工作的,大儿子已经7岁了。他说,大孩子起初并不同意他们生“二孩”,后来俩人向大儿子许诺“添了弟弟或妹妹,你的东西一样不会少”之后,孩子同意了。彭家仕说相比于第一次,这次已经不那么紧张了,“毕竟是个‘老手’了”。 (林琨/摄 胥大伟/文)
  • 阚玉龙看着怀中的儿子。阚玉龙介绍,这是他第二次当爸爸,大儿子今年已经7岁了。虽然已是第二次当爸爸,阚玉龙坦言自己还是有些紧张。(林琨/摄 胥大伟/文)
    阚玉龙看着怀中的儿子。阚玉龙介绍,这是他第二次当爸爸,大儿子今年已经7岁了。虽然已是第二次当爸爸,阚玉龙坦言自己还是有些紧张。(林琨/摄 胥大伟/文)
  • 阚玉龙伸出手指让孩子握住。今年40岁阚玉龙来自吉林,目前住在南京,是位自由职业者。他说这次生二胎夫妻俩事先并没有准备,“既然有了就要了”。他说父亲节自己的愿望就是“希望孩子平安,祝愿天下父母身体健康,阖家欢乐。”(林琨/摄 胥大伟/文)
    阚玉龙伸出手指让孩子握住。今年40岁阚玉龙来自吉林,目前住在南京,是位自由职业者。他说这次生二胎夫妻俩事先并没有准备,“既然有了就要了”。他说父亲节自己的愿望就是“希望孩子平安,祝愿天下父母身体健康,阖家欢乐。”(林琨/摄 胥大伟/文)
  • 乐子文趴在妻子肚子上“听动静”。乐子文每天都会趴在妻子肚子上听一会,“能听到他踢我,我还会对胎儿说几句话,这感觉真棒!”37岁的乐子文是位英语老师,安徽人。他妻子预产期在6月下旬。即将第一次当爸爸,乐子文觉得“紧张伴着期待,还有一丝焦虑”。 乐子文说虽然夫妻俩对生男生女并不在意,但他还是希望生个女孩。(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乐子文趴在妻子肚子上“听动静”。乐子文每天都会趴在妻子肚子上听一会,“能听到他踢我,我还会对胎儿说几句话,这感觉真棒!”37岁的乐子文是位英语老师,安徽人。他妻子预产期在6月下旬。即将第一次当爸爸,乐子文觉得“紧张伴着期待,还有一丝焦虑”。 乐子文说虽然夫妻俩对生男生女并不在意,但他还是希望生个女孩。(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 王兵兵趴在妻子肚子上“听声”。他妻子怀的是双胞胎,肚子显得比其她孕妇大一些,因此王兵兵觉得妻子比其她孕妇也更辛苦一些。34岁的王兵兵是安徽芜湖人,个体户。大老远的跑来南京生孩子是因为他觉得“省妇幼的医疗条件更好一些”。王兵兵说虽然第一次当爸爸,但并没有什么好紧张的。(林琨/摄 胥大伟/文)
    王兵兵趴在妻子肚子上“听声”。他妻子怀的是双胞胎,肚子显得比其她孕妇大一些,因此王兵兵觉得妻子比其她孕妇也更辛苦一些。34岁的王兵兵是安徽芜湖人,个体户。大老远的跑来南京生孩子是因为他觉得“省妇幼的医疗条件更好一些”。王兵兵说虽然第一次当爸爸,但并没有什么好紧张的。(林琨/摄 胥大伟/文)
  • 葛永宁在产房鼓励自己的妻子,他们将迎来第二个孩子。葛永宁说他第一个孩子是女儿,所以这次想要个儿子。葛永宁今年31岁,南京人。第二次当爸爸,身高190厘米的他开心得像个小孩子。葛永宁说妻子第一次生孩子,他签剖腹产手术同意书的时候,手抖得笔都拿不稳,而这次“就比较淡定了”。 (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葛永宁在产房鼓励自己的妻子,他们将迎来第二个孩子。葛永宁说他第一个孩子是女儿,所以这次想要个儿子。葛永宁今年31岁,南京人。第二次当爸爸,身高190厘米的他开心得像个小孩子。葛永宁说妻子第一次生孩子,他签剖腹产手术同意书的时候,手抖得笔都拿不稳,而这次“就比较淡定了”。 (薛晓红/摄 胥大伟/文)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