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孝娟今年20岁,就读于安徽省皖西学院。刚上大一的她已经做过好几份兼职:家教、食堂管理员、社团微信公号管理。她认为兼职工作很能锻炼人,家人也很支持。这次她利用暑假来南京打工,在一家英语辅导机构市场部负责宣传招生。(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张孝娟今年20岁,就读于安徽省皖西学院。刚上大一的她已经做过好几份兼职:家教、食堂管理员、社团微信公号管理。她认为兼职工作很能锻炼人,家人也很支持。这次她利用暑假来南京打工,在一家英语辅导机构市场部负责宣传招生。(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张孝娟住在南京表姐家,这为她省下了一大笔租房费用。8月1日一早,她已经起床收拾妥当,并开始准备当天的午饭。张孝娟解释说,刚开始兼职的时候,她中午在外面吃,但觉得这样开销大,后来就每天早晨准备好饭菜带到公司,中午用微波炉加热了吃。(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张孝娟住在南京表姐家,这为她省下了一大笔租房费用。8月1日一早,她已经起床收拾妥当,并开始准备当天的午饭。张孝娟解释说,刚开始兼职的时候,她中午在外面吃,但觉得这样开销大,后来就每天早晨准备好饭菜带到公司,中午用微波炉加热了吃。(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去公司坐地铁大概要一个多小时,中途还要换乘一次。张孝娟每天8:50出门,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10:30,她一般提早半小时到。在地铁上,她低头刷手机打发时光。(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去公司坐地铁大概要一个多小时,中途还要换乘一次。张孝娟每天8:50出门,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10:30,她一般提早半小时到。在地铁上,她低头刷手机打发时光。(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到公司后,张孝娟和同事们要先在小组长的带领下开会,交流经验、解答疑问等,之后大家就各自外出干活,主要是发传单拉顾客。张孝娟今天的工作地点是在南京最繁华的新街口。(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到公司后,张孝娟和同事们要先在小组长的带领下开会,交流经验、解答疑问等,之后大家就各自外出干活,主要是发传单拉顾客。张孝娟今天的工作地点是在南京最繁华的新街口。(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张孝娟说,第一天发传单时,她非常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和陌生人沟通。经过半个多月的锻炼,现在看到合适的路人,她会主动上前和人交流。(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张孝娟说,第一天发传单时,她非常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和陌生人沟通。经过半个多月的锻炼,现在看到合适的路人,她会主动上前和人交流。(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公司给每个人都规定了任务量,每天至少需要拉到一个人去公司咨询,邀请五个人填写信息登记表,完不成任务的就要晚上和休息日加班,这让张孝娟倍感压力,因此拉人时也十分卖力。(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公司给每个人都规定了任务量,每天至少需要拉到一个人去公司咨询,邀请五个人填写信息登记表,完不成任务的就要晚上和休息日加班,这让张孝娟倍感压力,因此拉人时也十分卖力。(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张孝娟说,百分之八十的行人都会拒绝她们的宣传,不予理会,有的甚至态度非常不好,直接大喊一句“走开”。她说自己是个乐观的人,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会很难过,后来就慢慢习惯了。(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张孝娟说,百分之八十的行人都会拒绝她们的宣传,不予理会,有的甚至态度非常不好,直接大喊一句“走开”。她说自己是个乐观的人,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会很难过,后来就慢慢习惯了。(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这两天南京持续高温,最高气温保持在37度以上。张孝娟在炎炎烈日下一直忙到下午2点才和同事们回公司吃饭。张孝娟和同事相处得不错,她说这份工作让她交到不少朋友。(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这两天南京持续高温,最高气温保持在37度以上。张孝娟在炎炎烈日下一直忙到下午2点才和同事们回公司吃饭。张孝娟和同事相处得不错,她说这份工作让她交到不少朋友。(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午饭后稍作休整,下午3点,张孝娟再次走上街头。这份暑期工作每月底薪2000元,拉到的人越多提成越高。张孝娟计划拿到工资后犒劳一下自己,买几件好看的衣服。剩下的钱和之前兼职的报酬一起存起来,和朋友一起出去旅游。(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午饭后稍作休整,下午3点,张孝娟再次走上街头。这份暑期工作每月底薪2000元,拉到的人越多提成越高。张孝娟计划拿到工资后犒劳一下自己,买几件好看的衣服。剩下的钱和之前兼职的报酬一起存起来,和朋友一起出去旅游。(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虽然工作风吹日晒,还常常被人拒绝,但张孝娟说她从没想过放弃。她说每份工作都有开心和不开心,要学会调整情绪,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才能收获不同的人生经历与体验。(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虽然工作风吹日晒,还常常被人拒绝,但张孝娟说她从没想过放弃。她说每份工作都有开心和不开心,要学会调整情绪,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才能收获不同的人生经历与体验。(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天色渐暗,大街上霓虹亮起,张孝娟的同事(左)因为今天没能带到有意向的学员,遇到的路人态度也都比较冷漠,站在大街上委屈地哭了,张孝娟在一旁试图安慰她。(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天色渐暗,大街上霓虹亮起,张孝娟的同事(左)因为今天没能带到有意向的学员,遇到的路人态度也都比较冷漠,站在大街上委屈地哭了,张孝娟在一旁试图安慰她。(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张孝娟自己今天的业绩也不佳,只完成了五张信息登记表,但没有拉到一个有意向学员去公司咨询。原定晚上7:30下班,但直到9点她才和同事们回到公司。开短会总结一天工作时,张孝娟一脸沮丧。(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张孝娟自己今天的业绩也不佳,只完成了五张信息登记表,但没有拉到一个有意向学员去公司咨询。原定晚上7:30下班,但直到9点她才和同事们回到公司。开短会总结一天工作时,张孝娟一脸沮丧。(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 将近晚上9点半,张孝娟踏上了回家的地铁,晚饭还没有吃。这天她已忙了差不多12个小时,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将近晚上9点半,张孝娟踏上了回家的地铁,晚饭还没有吃。这天她已忙了差不多12个小时,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魏玮/文 汤霖、杨光泽/图)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