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丹凤街夜市建于2002年,初衷是为了照顾下岗人员再就业。2002年前后是南京夜市的“黄金时代”,各处夜市人声鼎沸,盛极一时。此后,南京夜市却因扰民、环境脏乱差和阻碍交通等原因,逐渐走向被取缔的命运。目前,这条200多米长的丹凤街夜市是南京市区保留的唯一夜市。(林琨/摄 胥大伟/文)
    南京丹凤街夜市建于2002年,初衷是为了照顾下岗人员再就业。2002年前后是南京夜市的“黄金时代”,各处夜市人声鼎沸,盛极一时。此后,南京夜市却因扰民、环境脏乱差和阻碍交通等原因,逐渐走向被取缔的命运。目前,这条200多米长的丹凤街夜市是南京市区保留的唯一夜市。(林琨/摄 胥大伟/文)
  • 70岁的朱善宝在丹凤街夜市摆了七八年的气枪摊。由于家住双门楼离夜市很近,所以除了刮风下雨,他每天都来这摆摊。朱善宝的气枪摊价格公道,打一枪1毛钱,比公园里的便宜很多。朱善宝说他的气球采购价3分钱一个,生意好的话一天要用掉1000多个,生意不好时一天300多个。由于常年接触气球,气球表面的滑石粉严重腐蚀了他的双手,因此他拒绝我们拍摄他的双手,“太难看了,会吓到人。”(林琨/摄 胥大伟/文)
    70岁的朱善宝在丹凤街夜市摆了七八年的气枪摊。由于家住双门楼离夜市很近,所以除了刮风下雨,他每天都来这摆摊。朱善宝的气枪摊价格公道,打一枪1毛钱,比公园里的便宜很多。朱善宝说他的气球采购价3分钱一个,生意好的话一天要用掉1000多个,生意不好时一天300多个。由于常年接触气球,气球表面的滑石粉严重腐蚀了他的双手,因此他拒绝我们拍摄他的双手,“太难看了,会吓到人。”(林琨/摄 胥大伟/文)
  • 朱善宝介绍,他的气枪摊一般夏天生意比较好。“尤其是暑假,孩子放假,天又热,人多热闹。冬天天冷,冻手冻脚的,大家不愿动手,连孩子也没兴致。”朱善宝原来在南京马台街摆摊,后来那里的夜市被拆了才来到丹凤街。“这里的摊位费比较便宜,水电费、摊位费、管理费统统包括在内,每月120元。”朱善宝说自己原来的单位效益不好,工资很低,摆摊主要是为了贴补家用。(林琨/摄 胥大伟/文)
    朱善宝介绍,他的气枪摊一般夏天生意比较好。“尤其是暑假,孩子放假,天又热,人多热闹。冬天天冷,冻手冻脚的,大家不愿动手,连孩子也没兴致。”朱善宝原来在南京马台街摆摊,后来那里的夜市被拆了才来到丹凤街。“这里的摊位费比较便宜,水电费、摊位费、管理费统统包括在内,每月120元。”朱善宝说自己原来的单位效益不好,工资很低,摆摊主要是为了贴补家用。(林琨/摄 胥大伟/文)
  • 丹凤街夜市的小摊贩主要卖衣服、鞋子、被子、锅碗瓢盆等日用品。来这里逛夜市的主要是周边居民以及附近高校的“穷学生”。管理方晚上11点准时拉闸关电,夜市到此结束。(林琨/摄 胥大伟/文)
    丹凤街夜市的小摊贩主要卖衣服、鞋子、被子、锅碗瓢盆等日用品。来这里逛夜市的主要是周边居民以及附近高校的“穷学生”。管理方晚上11点准时拉闸关电,夜市到此结束。(林琨/摄 胥大伟/文)
  • 夜市上五彩斑斓的锦鲤常会吸引小朋友驻足观看,大锦鲤10元一条,小的10元3条。摊主张建洪家住夜市旁,几乎每天都会来摆摊。在他看来,摆摊总比在家里看电视强。“我的老朋友门也可以来,大家喝喝茶聊聊天,自己做生意也不耽误。”张建洪一般晚上10点收摊,天气好就晚点。“家离这近,我就算不出摊,熟客想要饵料鱼食也可以上我家自取。”(林琨/摄 胥大伟/文)
    夜市上五彩斑斓的锦鲤常会吸引小朋友驻足观看,大锦鲤10元一条,小的10元3条。摊主张建洪家住夜市旁,几乎每天都会来摆摊。在他看来,摆摊总比在家里看电视强。“我的老朋友门也可以来,大家喝喝茶聊聊天,自己做生意也不耽误。”张建洪一般晚上10点收摊,天气好就晚点。“家离这近,我就算不出摊,熟客想要饵料鱼食也可以上我家自取。”(林琨/摄 胥大伟/文)
  • 在丹凤街夜市,玩具和日用小百货比较受欢迎。夜市摊贩一街之隔,就是装修现代的一排店面。(林琨/摄 胥大伟/文)
    在丹凤街夜市,玩具和日用小百货比较受欢迎。夜市摊贩一街之隔,就是装修现代的一排店面。(林琨/摄 胥大伟/文)
  • 李培根是个有着20多年的摆摊史的“老江湖”,2006年来到丹凤街,主要卖些玩具和小百货。“都是些小玩意,勉强糊口。”他原来在工厂上班,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元,后来李培根下岗了。“我都是56岁的人了,打工谁会要?”(林琨/摄 胥大伟/文)
    李培根是个有着20多年的摆摊史的“老江湖”,2006年来到丹凤街,主要卖些玩具和小百货。“都是些小玩意,勉强糊口。”他原来在工厂上班,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元,后来李培根下岗了。“我都是56岁的人了,打工谁会要?”(林琨/摄 胥大伟/文)
  • 李培根的生活很不规律,每天晚上3点钟睡觉,下午两三点钟才能吃上午饭,而晚饭一般要到9点多钟。“我家在这附近,一般我儿子会给我送饭。”李培根认为目前夜市管理并不算太好,“管理还是有缺陷的,遇到事,管理部门往往喜欢一刀切。”(林琨/摄 胥大伟/文)
    李培根的生活很不规律,每天晚上3点钟睡觉,下午两三点钟才能吃上午饭,而晚饭一般要到9点多钟。“我家在这附近,一般我儿子会给我送饭。”李培根认为目前夜市管理并不算太好,“管理还是有缺陷的,遇到事,管理部门往往喜欢一刀切。”(林琨/摄 胥大伟/文)
  • 8岁的俞钧喆在李培根的摊位上挑选溜溜球。俞钧喆今年小学2年级,因为期末考试考得好,他让奶奶为自己买一个溜溜球作为奖励。(林琨/摄 胥大伟/文)
    8岁的俞钧喆在李培根的摊位上挑选溜溜球。俞钧喆今年小学2年级,因为期末考试考得好,他让奶奶为自己买一个溜溜球作为奖励。(林琨/摄 胥大伟/文)
  • 两位外国留学生在陈正来(右)的摊位上挑选被子。陈正来是安徽人,当了20几年的小摊贩,自称是南京夜市“第一批吃螃蟹的人。”陈正来先后“转战”新街口、洪武路、珠江路等南京夜市。陈正来回忆,2000年前后是南京夜市最火的时候,“东西越贵越有人买,在浙江进的衣服进价几十元转手就卖一百多。”(林琨/摄 胥大伟/文)
    两位外国留学生在陈正来(右)的摊位上挑选被子。陈正来是安徽人,当了20几年的小摊贩,自称是南京夜市“第一批吃螃蟹的人。”陈正来先后“转战”新街口、洪武路、珠江路等南京夜市。陈正来回忆,2000年前后是南京夜市最火的时候,“东西越贵越有人买,在浙江进的衣服进价几十元转手就卖一百多。”(林琨/摄 胥大伟/文)
  • 但如今,在电商的冲击下,陈正来的夜市生意大不如前。“现在逛夜市的人都喜欢上网比比价格,一般不轻易出手。”不过他仍然觉得摆摊要比上班好,“现在每月好歹能赚个五六千块钱。”(林琨/摄 胥大伟/文)
    但如今,在电商的冲击下,陈正来的夜市生意大不如前。“现在逛夜市的人都喜欢上网比比价格,一般不轻易出手。”不过他仍然觉得摆摊要比上班好,“现在每月好歹能赚个五六千块钱。”(林琨/摄 胥大伟/文)
  • 阿卜杜艾尼(左)和女朋友在夜市选购衣服。当摊贩老板夸他的女朋友漂亮时,他揶揄道:“漂亮你就给我们便宜点。”阿卜杜艾尼是新疆喀什人,目前就读于河海大学水文专业,今年毕业。阿卜杜艾尼在南京读了4年大学,时常会和朋友来逛夜市。他说希望这样的夜市能在南京多一点,“因为这里的东西物美价廉。”(林琨/摄 胥大伟/文)
    阿卜杜艾尼(左)和女朋友在夜市选购衣服。当摊贩老板夸他的女朋友漂亮时,他揶揄道:“漂亮你就给我们便宜点。”阿卜杜艾尼是新疆喀什人,目前就读于河海大学水文专业,今年毕业。阿卜杜艾尼在南京读了4年大学,时常会和朋友来逛夜市。他说希望这样的夜市能在南京多一点,“因为这里的东西物美价廉。”(林琨/摄 胥大伟/文)
  • 吴天赐在这里摆了8年的服装摊。吴天赐夫妇早年双双下岗,街道给他介绍的工作一般是在超市上班,1千来块钱一个月,而做生意比较自由,赚得也多点。“我的小孩考上了南师附中,现在校外补课,一节课120块钱,不挣钱怎么行?”吴天赐坦言,尽管现在生意不太好,但也不应该取缔夜市。“不是每个人都在新百买东西,在金陵饭店吃饭,每个人的消费层次不一样。”(林琨/摄 胥大伟/文)
    吴天赐在这里摆了8年的服装摊。吴天赐夫妇早年双双下岗,街道给他介绍的工作一般是在超市上班,1千来块钱一个月,而做生意比较自由,赚得也多点。“我的小孩考上了南师附中,现在校外补课,一节课120块钱,不挣钱怎么行?”吴天赐坦言,尽管现在生意不太好,但也不应该取缔夜市。“不是每个人都在新百买东西,在金陵饭店吃饭,每个人的消费层次不一样。”(林琨/摄 胥大伟/文)
  • 一位妇女在一处摊位前挑选衣服。(林琨/摄 胥大伟/文)
    一位妇女在一处摊位前挑选衣服。(林琨/摄 胥大伟/文)
  • 虽然现在夜市生意不景气,但这些摊贩每天仍在忙碌着:下午四五点钟准备出摊,晚上11点左右收摊,很多人忙完回家已是第二天凌晨。在他们看来,为了讨口饭吃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林琨/摄 胥大伟/文)
    虽然现在夜市生意不景气,但这些摊贩每天仍在忙碌着:下午四五点钟准备出摊,晚上11点左右收摊,很多人忙完回家已是第二天凌晨。在他们看来,为了讨口饭吃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林琨/摄 胥大伟/文)
  • 全长200多米的丹凤街夜市是目前南京市区唯一保留的夜市。它曾盛极一时,甚至还带动了周边小商品城的建立,但在城市匆匆发展的脚步中,正一天天走向衰落。一些摊位已经挂出了“摊位出租”的招牌,剩下其余的人还在苦苦支撑着。(林琨/摄 胥大伟/文)
    全长200多米的丹凤街夜市是目前南京市区唯一保留的夜市。它曾盛极一时,甚至还带动了周边小商品城的建立,但在城市匆匆发展的脚步中,正一天天走向衰落。一些摊位已经挂出了“摊位出租”的招牌,剩下其余的人还在苦苦支撑着。(林琨/摄 胥大伟/文)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