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和,回族,原姓马,名和,小名三宝, 又作三保,明朝航海家、外交家。1405到1433年,他七下西洋,堪称中国和世界航海史上的伟大壮举。1433年,郑和在印度西海岸古里去世,赐葬南京牛首山。(彭铭/图 孙子玉/文)
    郑和,回族,原姓马,名和,小名三宝, 又作三保,明朝航海家、外交家。1405到1433年,他七下西洋,堪称中国和世界航海史上的伟大壮举。1433年,郑和在印度西海岸古里去世,赐葬南京牛首山。(彭铭/图 孙子玉/文)
  • 在南京江宁区牛首山南面有座墓葬,当地人称“回子坟”、“马回回墓”。墓圹呈长方形,南北走向,长约150米,东西宽约60米,墓顶高约8米。墓按伊斯兰风格修建,整个墓形是“回”字形,墓前台阶有四组7层28级,寓意郑和七次下西洋,历时28年,遍访40多个国家和地区。(彭铭/图 孙子玉/文)
    在南京江宁区牛首山南面有座墓葬,当地人称“回子坟”、“马回回墓”。墓圹呈长方形,南北走向,长约150米,东西宽约60米,墓顶高约8米。墓按伊斯兰风格修建,整个墓形是“回”字形,墓前台阶有四组7层28级,寓意郑和七次下西洋,历时28年,遍访40多个国家和地区。(彭铭/图 孙子玉/文)
  • 郑和墓正北处千余米开外,有一个不大的村子,名叫“郑家村”。当年,郑和赐葬牛首山后,他的一些随从作为郑和义子自愿改姓郑,居住于此。虽与郑和没有血缘关系,但自此成了“坟亲家”,世世代代为其守坟。(彭铭/图 孙子玉/文)
    郑和墓正北处千余米开外,有一个不大的村子,名叫“郑家村”。当年,郑和赐葬牛首山后,他的一些随从作为郑和义子自愿改姓郑,居住于此。虽与郑和没有血缘关系,但自此成了“坟亲家”,世世代代为其守坟。(彭铭/图 孙子玉/文)
  • 因村民自愿为郑和守墓600余年,郑家村声名在外,广为媒体报道。然而今年清明前夕,凤凰江苏实地探访,却发现村子正在拆迁,一地的碎石瓦砾。(彭铭/图 孙子玉/文)
    因村民自愿为郑和守墓600余年,郑家村声名在外,广为媒体报道。然而今年清明前夕,凤凰江苏实地探访,却发现村子正在拆迁,一地的碎石瓦砾。(彭铭/图 孙子玉/文)
  • 很多村民搬到了附近的周村或者谷里居住,原先数十户人家的郑家村,眼下只剩余7户选择在废墟中坚守。村民郑贵祥便是其中一位。3月30日,他在一处拆迁工地上搜集还能用的物料。他的父亲是郑善清,郑家村的长房,在村里辈分最高。老人16岁起就给郑和上坟守墓,今年早些时候刚过世,被安葬在公墓。而据村民介绍,以前,村里的老人去世后一般都安葬在郑和墓附近。(彭铭/图 孙子玉/文)
    很多村民搬到了附近的周村或者谷里居住,原先数十户人家的郑家村,眼下只剩余7户选择在废墟中坚守。村民郑贵祥便是其中一位。3月30日,他在一处拆迁工地上搜集还能用的物料。他的父亲是郑善清,郑家村的长房,在村里辈分最高。老人16岁起就给郑和上坟守墓,今年早些时候刚过世,被安葬在公墓。而据村民介绍,以前,村里的老人去世后一般都安葬在郑和墓附近。(彭铭/图 孙子玉/文)
  • 每年清明和冬至,郑家村都会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在村中各户人家轮流举行,纪念郑和,缅怀先人。今年的祭祀,正好轮到郑贵祥家。4月5日清明这天一大早,郑贵祥从去年举行仪式的人家取来这个古旧厚重的木箱,里面装的是郑氏宗谱。郑贵祥的妻子说:“几百年了,箱子不知已经换了多少个了。”(彭铭/图 孙子玉/文)
    每年清明和冬至,郑家村都会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在村中各户人家轮流举行,纪念郑和,缅怀先人。今年的祭祀,正好轮到郑贵祥家。4月5日清明这天一大早,郑贵祥从去年举行仪式的人家取来这个古旧厚重的木箱,里面装的是郑氏宗谱。郑贵祥的妻子说:“几百年了,箱子不知已经换了多少个了。”(彭铭/图 孙子玉/文)
  • 郑氏宗谱。约12平方米的布制宗谱,满满挂了郑贵祥家的一面墙。不过,“这并不是原来的,原来的族谱写满了祖先的名字,而且比现在这个大许多,但在文革时期遭到焚毁。现在的族谱是80年代凭记忆重新制作的。”(彭铭/图 孙子玉/文)
    郑氏宗谱。约12平方米的布制宗谱,满满挂了郑贵祥家的一面墙。不过,“这并不是原来的,原来的族谱写满了祖先的名字,而且比现在这个大许多,但在文革时期遭到焚毁。现在的族谱是80年代凭记忆重新制作的。”(彭铭/图 孙子玉/文)
  • 虽不比名家大作,但族谱上的绘画细节依然十分精致、传神。(彭铭/图 孙子玉/文)
    虽不比名家大作,但族谱上的绘画细节依然十分精致、传神。(彭铭/图 孙子玉/文)
  • 族谱正中间写着:郑氏门中 郑和之位,两边写有一副对联,曰:祖宗天长地久,教儿孙万代兴隆。(彭铭/图 孙子玉/文)
    族谱正中间写着:郑氏门中 郑和之位,两边写有一副对联,曰:祖宗天长地久,教儿孙万代兴隆。(彭铭/图 孙子玉/文)
  • 4月5日,中午过后,陆续有郑家村村民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前来,焚香、烧纸、跪拜。(彭铭/图 孙子玉/文)
    4月5日,中午过后,陆续有郑家村村民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前来,焚香、烧纸、跪拜。(彭铭/图 孙子玉/文)
  • 村民郑祁林骑着电动车最先到达,他家也是尚未拆迁的7户之一。没有太多寒暄,他径直走到族谱前,将纸元宝放入火盆点燃,叩拜。(彭铭/图 孙子玉/文)
    村民郑祁林骑着电动车最先到达,他家也是尚未拆迁的7户之一。没有太多寒暄,他径直走到族谱前,将纸元宝放入火盆点燃,叩拜。(彭铭/图 孙子玉/文)
  • 68岁的郑善雪老人在族谱前磕头叩拜。他家搬到周村已经30多年,不过每年的祭祀仪式他都会来:“这是我们的祖宗,不来怎么行”。改革开放后,小小的郑家村难以容纳数百名村民,因此曾有十多户人家迁居到马路对面的周村。(彭铭/图 孙子玉/文)
    68岁的郑善雪老人在族谱前磕头叩拜。他家搬到周村已经30多年,不过每年的祭祀仪式他都会来:“这是我们的祖宗,不来怎么行”。改革开放后,小小的郑家村难以容纳数百名村民,因此曾有十多户人家迁居到马路对面的周村。(彭铭/图 孙子玉/文)
  • 郑贵祥的二儿子在族谱前烧纸、叩拜。(彭铭/图 孙子玉/文)
    郑贵祥的二儿子在族谱前烧纸、叩拜。(彭铭/图 孙子玉/文)
  • 郑善清老人11岁的小孙子郑明志对着族谱叩拜,言及刚过世的爷爷,小家伙有些伤心:“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告诉我们,要留在这里,郑和是我们的祖宗,要世世代代守住这个地方。”(彭铭/图 孙子玉/文)
    郑善清老人11岁的小孙子郑明志对着族谱叩拜,言及刚过世的爷爷,小家伙有些伤心:“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告诉我们,要留在这里,郑和是我们的祖宗,要世世代代守住这个地方。”(彭铭/图 孙子玉/文)
  • 村民郑良喜家刚会走路的小孙女在大人的帮扶下,学着样子给族谱叩头。(彭铭/图 孙子玉/文)
    村民郑良喜家刚会走路的小孙女在大人的帮扶下,学着样子给族谱叩头。(彭铭/图 孙子玉/文)
  • “添字”也是郑家村清明祭祀的内容之一——每年清明节这天,郑家村的村民都会将上一年过世老人的名字按辈分填到族谱当中。(彭铭/图 孙子玉/文)
    “添字”也是郑家村清明祭祀的内容之一——每年清明节这天,郑家村的村民都会将上一年过世老人的名字按辈分填到族谱当中。(彭铭/图 孙子玉/文)
  • 郑良尧老人(左)今年65岁,住在周村,他年年都会回村里参加集体祭祀。他说,当地政府接手管理郑和墓之前,墓地的日常护理如栽树、劈枝、添土、整修都是他们在做。“最近我还到郑和墓去散步,但现在那里已经不允许烧纸了。”(彭铭/图 孙子玉/文)
    郑良尧老人(左)今年65岁,住在周村,他年年都会回村里参加集体祭祀。他说,当地政府接手管理郑和墓之前,墓地的日常护理如栽树、劈枝、添土、整修都是他们在做。“最近我还到郑和墓去散步,但现在那里已经不允许烧纸了。”(彭铭/图 孙子玉/文)
  • 1985年为纪念郑和首航580周年,南京市人民政府拨款重修了郑和墓。2005年,为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江宁区又投入500万元对郑和墓进行了整修。“我们对政府的重修是很感激的,毕竟原来是土坟,现在整修得干净漂亮很多。”入赘郑家村40多年的严吉国老人感慨。不过,“现在我们老年人可以免费去郑和墓,但中年人甚至是小孩去郑和墓就要收门票了,20元一张。”(彭铭/图 孙子玉/文)
    1985年为纪念郑和首航580周年,南京市人民政府拨款重修了郑和墓。2005年,为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江宁区又投入500万元对郑和墓进行了整修。“我们对政府的重修是很感激的,毕竟原来是土坟,现在整修得干净漂亮很多。”入赘郑家村40多年的严吉国老人感慨。不过,“现在我们老年人可以免费去郑和墓,但中年人甚至是小孩去郑和墓就要收门票了,20元一张。”(彭铭/图 孙子玉/文)
  • 前来祭拜的村民越聚越多,大家谈论的话题便慢慢集中到了去年开始的拆迁。据了解,因为拆迁,今年参加祭祀的人数与往年相比少了不少,有一部分村民没有回来。(彭铭/图 孙子玉/文)
    前来祭拜的村民越聚越多,大家谈论的话题便慢慢集中到了去年开始的拆迁。据了解,因为拆迁,今年参加祭祀的人数与往年相比少了不少,有一部分村民没有回来。(彭铭/图 孙子玉/文)
  • 祭祀完毕,部分郑家村的村民在郑氏宗谱前合影留念。他们说:“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义务守墓,几百年了。虽说现在家族人口没以前庞大,但只要有一户坚守,我们的祖训就不会丢失。”(彭铭/图 孙子玉/文)
    祭祀完毕,部分郑家村的村民在郑氏宗谱前合影留念。他们说:“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义务守墓,几百年了。虽说现在家族人口没以前庞大,但只要有一户坚守,我们的祖训就不会丢失。”(彭铭/图 孙子玉/文)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