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支教路上 我们与爱同行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综合

支教点所在的村子在山里,刚到支教点的前几天,生活十分简朴,难免有些不适应。有老乡叔叔大晚上请我们去做客,杀鸡请我们吃。之后的日子里,还有老乡会给我们送来洗好切好的腊肉。他们在生活上尽量照顾着我们,在村

支教点所在的村子在山里,刚到支教点的前几天,生活十分简朴,难免有些不适应。有老乡叔叔大晚上请我们去做客,杀鸡请我们吃。之后的日子里,还有老乡会给我们送来洗好切好的腊肉。他们在生活上尽量照顾着我们,在村里,所有人家都是背水吃,唯独给我们牵一根水管。赶集的地方很远,斜近七十五度的山路,越下脚越打颤。去过一次后,大家就再也不想去了。食物缺乏的那段日子里,都是靠老乡的帮助,并且隔三差五,总会有家长让孩子背点土豆、豆子、玉米和瓜等食物送给我们。他们总是爱说辛苦我们了,让我们受累了,殊不知,那些和朴实老乡的故事、那些和可爱孩子们的故事,让我们一生受益无穷,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我们得到的,远比我们给予的多......

父子•我是你的大树

唐玉鹏可以算是小班孩子里最调皮的一个了,喜欢做一些出位的事吸引别人的注意。有时候他会找哥哥唐亿龙帮他报仇,有时候,哥哥也会去教训他让他老实一点。

文艺汇演排练的时候报名《爸爸去哪儿》合唱,唐艺龙、唐玉鹏兄弟本来不在报名表里,但是排练的时候却死乞白赖的要挤进队里,还唱的派头十足,唐艺龙右手拳握摆出摇滚歌手的架势随着节奏跺脚晃动着身体,左手还不时做出扫弦的动作,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自己嘶声力竭的歌喉,而一旁的唐玉鹏则随着节奏点着头、顿着脚,唱到“你拼命发芽,我白了头发”时,还应景的做出小草发芽的动作。

那天下午是排练节目,唐玉鹏本来要参加合唱但是一直跑来跑去,在讲台上乱动电脑和音响,几个老师都管不动他。无奈,我只好找到唐亿龙,让他去管管弟弟,别再捣乱了。但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哥哥管弟弟的方式,就是把他拖出来打一顿。

之后唐亿龙给我看他小腿上的牙印和发青的伤口。而唐玉鹏在边上呜呜咽咽地哭,看着很可怜。我不停哄他,等他不哭了,还躺在我腿上看大家排练,追着我玩挠痒痒,强迫我背他。这个时候,我才觉得他只是一个极度缺爱尤其是母爱的小孩子,没有妈妈温柔的陪伴,他与别人的相处模式都是扭曲的,想跟你玩,就会去整你,课堂上捣乱,只为了所有人都关注他,甚至连撒娇都用凶狠的语气说出来。喜欢叫女老师“妈妈”,一旦你和他建立起感情就不许你离开。尽管看起来是在恶作剧,但我能真实地感觉到他对母亲陪伴的渴望。

文艺汇演时,他们两个依然站在一起,共用一个话筒,一直面对着他们的爸爸坐的方向,唱的很卖力,而我看到他们的爸爸也举着手机在录像。我想起之前去他们家的家访:在临街的狭小昏暗的店面里靠修电扇等小家电独自抚养两个儿子的残疾爸爸,坐在小板凳上热情的给我们倒水,虽然生意越来越难做,却没有自怨自艾,也不忘记感谢教会对他们生活的照顾……想起这些,我就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他们大概是真的明白这首歌的意义吧。过去从来没有完整听过《爸爸去哪儿》这首歌,觉得曲调怪怪的,但听这些孩子们唱过以后,却觉得这真是一首很温暖的歌曲。

温暖•向日葵女生

四年级的高晰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她的身子比同龄女孩壮些,脸不如其她女孩白嫩,特别是她的手,十分的粗糙,可以猜测,高晰在家一定是要干很多农活,也一定吃过很多苦。但其实,自我见到她,到我们离开,她一直都是挂着笑容的,而且她那双粗糙的手,也是最会画画的手。

第一次见到她,是去她家家访。一路上,我就随意地问她路边那些果树都结的是什么水果,她都咧着嘴笑着一一告诉我果树名字,成熟日期,什么味道,还说:老师,你们在大城市想吃到这些水果肯定要花好多钱吧!我随意说当然啊,不如你们这边家家户户都有果树呢!

第二天上完课,我发现高晰竟在我们年级外边等着我。她笑着说:老师,我看你昨天对我们这里的水果特别感兴趣,我就画了一幅画给你!我接过画来一看,是各种果树,果树上是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水果,树下她还仔细标注了每一棵树的品种...... 接下来的日子里,高晰几乎每天都会给我塞一幅画,也会给其他老师画画,不管画的是什么,画的的确都很好看,很有生活的味道。我就在想,能画出这么好看的画的孩子,一定有双巧手吧,她的内心也一定充满了美好的事物吧!

在后来的一次家访中,我又见到了家住在马路边的高晰。令我惊讶的是,能画出漂亮的画的她,此时正在帮家里人挖煤!看到我时她还是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然后就接着钻进一条沟里挖煤,搬运沉重的煤块……她黝黑的脸,就像煤炭一样,我也忽然明白过来,她那双粗糙的手,一定也是因为干挖煤搬煤这样的活,才变得粗糙的!

她有着装满美好生活的心灵,有着阳光的笑容,有着一双虽然粗糙,但却能画出美丽的画的手!这样一个孩子,不仅没有被生活的重担压倒,而且还对生活充满了热爱。

可能,在来到这里之前,我无法回答,如果每天像高晰一样辛苦的挖煤劳作,我还能否画出那些漂亮的画?如果我的生活像她那样艰难,我还能否继续热爱?但是现在,我一定能做出回答。

我们来到这里之前,都以为我们是来给这里的孩子送温暖来的,没想到,有时候,竟是这样的孩子,用粗糙的手,给我们这群自以为已经被生活打败的人,送来了温暖。

思念•哭泣的小孩

一天上午,给音乐老师(五六年级)当助教,出了点小事故。课上有同学不愿开口唱歌,想到队友在音标课上请孩子挨个读单词的方法,我便走到他身边让他单独跟着我唱一遍。不知为何,他起初不理睬,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还把发给他的歌词撕掉。音乐老师走过来调解,重新给他一张歌词,并继续带领大家齐唱。他却在纸上画着猪头写上我和音乐老师的名字。当时觉得很难过,也很是不知所措。后来从队长那里了解到,这个孩子是想念去年的音乐老师了,于是情绪有些波动。在队长的一番劝导之后,他来办公室找我们道歉,我也向他道了歉。

得知真相,我的内心受到极大震动,被这个孩子的朴实和真挚而感动,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这些孩子们看似心不在焉、而有些奇怪的举动背后,往往有着我们想象不到的原因,他们的心思,比我们大人更为细腻而敏感。

信任•长得不相像的“爸爸”

说起夏令营的趣事,就不得不提到学长的“八卦”了。虽说灵青阳光种子只有两枚男丁,但都是精华啊,尤其是灰灰学长,不仅人长的帅气,性格也好,而且特别有爱心,对小朋友更是温柔地一塌糊涂,所以灰灰学长人气爆棚,小朋友们都特别喜欢他。

可是说起喜欢,谁都没有小姐妹花来的认真。从第一节课开始,只要灰灰学长坐在教室后面,姐妹花们就根本没有心思听讲,心心念念着小灰灰,不时地冲小灰灰回眸一笑。两个小姐妹花课间缠着灰灰学长要到了电话,从此灰灰学长就像真的谈起恋爱一般,电话总是不断,每次吃饭只要有电话响,我们都相视一笑,一定是姐妹花又来电话啦。小姐妹花甚至还会因为打电话而相互吃醋,一个在电话里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时,另一个就在一旁赌气不吭声,那副可爱的小大人模样,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可惜不久,分别的日子就到了——这对小姐妹花,由于要去深圳看望爸爸妈妈,不得已必须提前结束夏令营,临走前哭着拉灰灰学长到他们家做客,陪他们吃饭。也是那一次灰灰学长知道了她们的爸妈都在深圳打工,一年都难得见上一次面。小姐妹花说灰灰学长特别像她们的爸爸,连一旁的奶奶也这么说,还拿出照片给小灰灰看。

后来,我们问灰灰学长,你真的和他爸爸像么?灰灰学长却沉默着摇了摇头。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姐妹花会对灰灰学长这么依恋。孩子的世界永远都是那么单纯而美好,仅仅几天的相处,他们就将一片真心完全地交付给我们,我们除了感动惶恐以外,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守护好这份真心、不辜负这份信任。其实,学长和姐妹花的故事仅仅是一个典型。在夏令营短短两周的时间里,我们和孩子们建立很纯很深的感情,孩子们信任依赖我们,我们也打心底里喜欢这群孩子。

离别•最后一课

我记忆里最成功的一次课便是最后一课。本来是说好的英文课,最后征得他们意见后改换成地理课。再最后就是我和那群孩子从二战聊到南京条约,从清政府聊到新中国成立,从工业革命聊到温室效应,从冰川融化聊到太阳系......下课后几个孩子揪着我对我说老师你上课上的真好。我到嘴边的那句那我下节课也这样上被跳出来的这是最后一节课的思想打回肚里自己消化了。也就是那时我发现再没有一个闲适的下午来眯眼打发时间了,因为时间已经准备将我从村庄里打发走了。

那一天和孩子们聊了一些梦想,他们说想考大学,走出村子,看外面的世界。但是,他们都表明自己以后还是会回到村子里,因为他们是曲麻村人。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很多孩子都到我们住的地方送上哈达,不愿离开。可一出门,竟看到站成一排的孩子们,他们一直送我们走到村口……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茜]

标签:我们 同行 支教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