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作家、文艺评论家
影响中国的五十位公共知识分子之一、中国理想主义者
凤凰江苏 > 人文 > 对话·名家风骨
临摹董其昌的山水,有无穷的快感
董其昌是一个很多面的人物,我不了解他的传记,我也故意不去读,我想以一个素面相对的情况去看他,用西画的眼睛看他。【详细】
我们有过很体面的过去
现在的年轻人,其实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经过断层里的一代,我们是没有记忆的一代,我们对西方的了解也很有限。【详细】
里弄的大妈都比现在的教授有教养
我就是想对青年人说,不要相信年纪大的人说的话,相信自己,胆子大一点,不要怕,你真的喜欢一件事情,你就去做。【详细】

作品展示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西藏组画》
    《西藏组画》
  • 自画像
    《自画像》
  • 民国范儿
    《民国范儿》
  • 陈丹青油画作品
    《陈丹青油画作品》
  • 陈丹青油画作品
    《陈丹青油画作品》
  • 陈丹青油画作品
    《陈丹青油画作品》
  • 画绘画史
    《画绘画史》
  • 画绘画史
    《画绘画史》
  • 画绘画史
    《画绘画史》
  • 画绘画史
    《画绘画史》
  • 画绘画史
    《画绘画史》
  • 画绘画史
    《画绘画史》

精彩书摘

退步集《且说说我自己》

多年前读到一篇关于马奈的回忆文字:他也竟羞于走进沙龙里自己的画幅跟前去,朋友拉他,他固执拒绝,停在远处。我知道,我岂能自比马奈,但是人同此心。幼年在体育场看见球手投中,满场叫好,那球手却总是埋首疾步跑开去,毫不理会周围的响动,而那神色又分明听见并知道周围的响动的。胡兰成对此自有他的说法,他似乎格外倾心于他的说法,他说:古人箭中靶心的一刻,每在心里叫声“惭愧!”为什么呢?因为此时是“在众人里看见了自己”。

退步集《山高水长(五)》

认知传统不是逆向回归,而是借助历史的维度认识自己。精读图式是慧明精眼之士的案头生涯:而经典图式的“来世”必环伺大量同质异型的作品。中国绘画早就是高度自觉的“图式循环”——好比明清书法是晋唐传统的“美术化”,明季,尤其是董其昌以后的山水画,即是“图式循环”的历史,犹如同一曲式的无穷变奏。

图式来自前代,观看属于此时。同一经典,我们的赏看,与彼时董其昌的赏看,其感知,已幡然有别,一如董其昌赏看董、巨、倪、黄,大异于董、巨、倪、黄的时代。艾略特有言,大意是“没有新作出,传统均将为之移动,并赋予新的位置和观点”。杜尚一再坚持:是观看者在“创造”一件作品——就此而言,古人岂非早就郑重其事,将传统以历历图式“托孤”予我们?

荒废集《知青与农民》

今日都市青年的父母十之六七可能是老知青。请老知青们不要忘记:亿万农民远比知青更悲惨、更凄苦、更无告。知青被历史赋予一种荒谬的身份,但没有人会“纪念”农民,并给予格外的同情或尊敬——知青与农民的曾经“结合”、终于离弃,这不该只是知青一代的记忆,同时,也是农民的记忆。

黑明同志的影像追踪是对知青的记忆。在他的镜头下,知青们一个个老去。他们苦笑、成熟,或者面无表情。岁月留驻,并同时抹去他们被侮辱被损害的斑斑印记,现在,他们既不像当年的知青,也不像世代的农民。

荒废集《历史的叫喊》

以我的偏见,话剧《白鹿原》可能是林兆华导演最好看、最富野心,也最有力度的一次舞台实验。《南方周末》就此采访他,林导反复叨念两小时的舞台太难表达原著的长度与丰富,好像很对不起原著似的。可我一点不在乎这部话剧和小说的关系。多年前,我手里曾经拿到过小说《白鹿原》,读了头一章,再也读不下去,此后就只记得主角连娶几位老婆,都死了。

我说不出一部话剧与一本布满字词的小说应该是什么关系,谢天谢地,话剧《白鹿原》的每一分钟我都看了进去,并自以为借此目击了小说《白鹿原》试图揭示的历史与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