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时节,凤凰江苏组织部分知名网友畅游南通。一天一夜,感受这座美丽江海城市的无限魅力。
每一刻,我们都体会到那位先贤大儒的深刻影响力。
张謇,这座城市的灵魂与骄傲。
同行中的韦哥,是位诗人,他用一句话表达了我们深深的敬意:
一个人办一县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
通博物苑内,有一座风格简洁的英式小楼。青砖为墙,红砖镶嵌,组成明快的图案。楼后面的风车、水塔购于当年的上海洋行,皆为荷兰制造。风车利用风能,将井水提出储存于水塔之上的蓄水箱内,既可浇灌花木,又可供喷泉和人工瀑布所用。引起我注意的是,这两样“洋玩意”安装的时间是1910年。 [详细]
仲春时节,余拜托南通福田寺智峰法师代为订制一红木小台座,如今工竣,正欲往取;凤凰网邀余往南通一遊,因缘巧合,欣然从命前往。 [详细]
我是土生土长的南通人,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都在南通市就读,大学毕业后1993年去南京工作,2002年自己创业开了一家“土人户外”店。
前两天感谢凤凰网组织,有幸和栖霞寺谛如法师、诗人韦晓东、南京交通台主持人秦岭、摄影师高俊等一起回南通参加一个采风活动,我走的时候还和蔡小明说爸爸先回南通帮你探路,暑假再带你去玩。 [详细]
今夏,老友约我南通相会。这座家喻户晓的江海城市,我还是第一次深夜开车前往。21:00从南京中山门出发,经过四桥往沪陕高速路上以120公里的时速行驶。夜晚的高速公路车辆不是很多,情绪也能在夜色中稍微平静下来。 [详细]
对南通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下水道堵塞——难(南)通”这句戏语里,而且一直也没弄明白一个纬度和南京差不多的城市为何被划在了苏北的范畴。去南通出过差,但一直在通州、海门、启东、吕四之间,弄不清真正的南通城在哪里,近日随凤凰网再赴南通,终于理清了一些脉络。 [详细]
南通博物苑内,这座濠南别业是张謇先生的故居。(高俊/摄)
别具一格的大门楼梯。(高俊/摄)
张謇故居内的史料展览。(高俊/摄)
张謇故居,历经沧桑的露台。(高俊/摄)
狼山脚下,远眺佛塔。(高俊/摄)
狼山,广教寺门楣上米芾所题“第一山”匾额。(高俊/摄)
法乳堂内,十八高僧图。(高俊/摄)
南通非遗工坊。(高俊/摄)
蓝印花布,南通的骄傲。(高俊/摄)
工坊内展示的织机。(高俊/摄)
南通哨口板鹞,中国风筝非遗的重要一脉。(高俊/摄)
南通沈绣入选国礼。(高俊/摄)
精益求精的木雕匠人。(高俊/摄)
手绘门神。(高俊/摄)
南通色织产品,行销海内外。(高俊/摄)
非遗工坊内,竹雕设计师的图样。(高俊/摄)
啬园,张謇墓茔畔的“张氏飨堂”。(高俊/摄)
张謇墓茔。(高俊/摄)
张謇墓道。(高俊/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