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蓓佳 凤凰网 江苏  专访
谈小读者:给孩子写作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不幸的人生更有一种力量
童年有各种各样的长大,我希望写的是他们这样一种不幸的长大。我相信,在这种不幸当中长大的孩子,他们将来梦想的翅膀会飞得更高。[详细]
给孩子写作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有的孩子,会突然地把衣服扒开来:“阿姨你给我签个名吧。”还有的孩子说:“阿姨你给我摸摸手吧,我想拥抱一下你,可以吗?”[详细]
我不是一个很称职的母亲
我的孩子16岁还不到,我就把她送到国外去读书了。送到国外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对我们的教育不太满意,还有一个很大原因,我觉得比较自私。[详细]
《今天我是升旗手》
第五届全国优秀少儿图书奖
“我书里孩子们就这样一个一个地离开了我,金铃、小芽、单明明……他们的姿态是同样的:我手一松,他们就像鸟儿一样扑棱棱地飞起来,眨眼间不见了踪影。现在,我写了一个怀着英雄梦想的孩子肖晓,我不准备写他的普通,只打算写他的优秀,他的敢作敢为,热情浪漫和奇想迭出。我想试试小读者们会不会接受这个出类拔萃的‘升旗手’。”
                                    ——黄蓓佳
《你是我的宝贝》
第八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我写这样一本书,不是为了‘关注弱势群体’。绝对不是。我没有任何资格站在某种位置上‘关注’这些孩子们。我对他们只有喜爱,像喜爱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对他们更有尊重,因为他们生活的姿态是如此放松而祥和。我甚至想,在这个地球上,如果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简化成像贝贝和这个世界的关系那样,世界又该是什么模样?”
                                    ——黄蓓佳
《漂来的狗儿》
以作者童年故事为原型
“我已经替别人写过很多童年故事,这里写的是我自己的童年。梧桐大院是我生活过的院子,小爱、小妹、燕子姐姐、小兔子以及狗儿……都带着各自的体温、气味、笑声、眼泪,一步一步地来到你的面前。你可以触碰他们,凝视他们,跟着他们一起撒欢儿,疯闹,呼喊,尖叫,打滚,流汗,释放自己生命的全部能量,而后知道什么叫做‘童年’。”
                                    ——黄蓓佳
《亲亲我的妈妈》
第十届江苏省优秀图书奖
“在这本书里,我写了一个有轻微孤独症的孩子、一个有轻微抑郁症的母亲。写作的过程中,我暂时变成了一个隐身的成员,生活在这个有一点怪癖、有一点伤感、有不多的快乐、也有不少的温情的家庭之中。我呼吸着他们的空气,偷听着他们的对话,也感受着他们的痛苦,最后又和他们一起飞扬。”
                                    ——黄蓓佳
《我飞了》
第六届全国优秀少儿图书奖
“我坐在冬日的窗前,心中感受着一种无边无际的纯净和光明、忽然很舍不得离开我这两个孩子:单明明和杜小亚。他们像我笔下无数的人物一样,且哭且笑地陪伴我两三个月之后,倏忽而去,无影无踪……我永远不知道他们最终会飞到谁的家里,与哪个爱读书的孩子结为好友。”
                                    ——黄蓓佳
《小船,小船》
全国儿童文学园丁奖
“乡下小男孩芦芦从小残疾,每天都会在河岸边等着刘老师划船接他上学。可是,一场意外,让这位善良的老师永远离开了人间,这让芦芦非常伤心,茶不思饭不想。之后又有一位新的女老师开始接送他,这位老师比刘老师活泼、开朗,在她的安慰下,芦芦渐渐脱离了痛苦的阴影。后来芦芦才知道,新老师正是刘老师的妹妹。”
                                    ——黄蓓佳
《余宝的世界》
      我大姐二姐对温太太的厕所非常感兴趣,因为她们想知道那些化妆品都是些什么牌子,各自派什么用场。我妈妈偏不肯带她们去参观。妈妈说,对于我们这种身份的人,许多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好。
      当然我妈妈原话不是这么说的,意思是这个意思。我妈没读过几年书,从贵州过来了这么多年,说话还是一股南蛮子腔。但是我妈妈很聪明,出言吐字往往带有哲理性,令人称奇。比如她在二姐抱怨我们家没钱的时候常会说一句话:“鹅吃草鸭吃谷,各人自享各人福。”她讽刺电视里的时政节目主持人:“一张嘴巴两层皮,横说竖说都有理。”每回她把工钱拿回家,坐在床上一张一张小心抹平归齐的时候就会叹一口气:“别看手里有这么多,大年初一看日历,日子长着呢。”

《我要做好孩子》
      邢老师翻过身,两眼凝视房顶,半天才悠悠地说:“你真是个奇怪的孩子。你善良、正直、宽容、大度、又有一颗悲天悯人的高贵心灵,艺术上的感觉又这么敏锐,为什么学习成绩偏偏提不上去呢?你整天心里在想些什么呢?能告诉老师吗?”
      金铃避开邢老师的凝视,轻声说:“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做个好孩子。”
      邢老师说:“你已经是好孩子了。”
      金铃咬住嘴唇,表示不相信。
      邢老师又说:“真的,你已经是好孩子了。一个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的学生,凭什么不能称为好孩子呢?老师现在已经想得很通,好孩子的内涵太丰富,它不全是由100分组成的。老师相信你将来能做成了不起的事,是一个外表平凡而灵魂伟大的人。好好努力吧,金铃同学,好孩子!”
《亲亲我的妈妈》
      弟弟悄无声息地吃完早饭,把牛奶的包装袋扔进垃圾桶,桌上的面包屑用抹布扫成一小撮,再划拉到水池里。他又踮着脚尖走回自己房间,拎起书包,打开房门,闪出身,回手把房门重新锁上。这时候他才在楼道里把书包背到肩上去。因为书包很沉,背上肩的时候动作幅度比较大,铅笔盒里的东西总是哗啦哗啦响得厉害,必须出了门再背,才不至于有响声吵醒熟睡的妈妈。
      他走了,一个人上学去了,把长长的上午和寂静的空间全部留给舒一眉。他边走边想象她睡觉的样子:安静得像天使一样的脸,脸颊浮着浅浅的红晕,嘴唇微微地翕动,呼吸绵长如线,橙花的香气如轻雾在房间缭绕,袅袅不断。
《我飞了》
      暮色苍茫中,单明明一口气奔出长长的巷弄,被大路上的冷风一吹,眼睛生疼,眼泪止不住哗哗地流下来。他心里翻来覆去想着一个问题:鸽子死了,杜小亚会不会死?杜小亚的生命真的是跟那只鸽子连在一起的?要是鸽子死而复生,像神话故事里说的那样,被神仙老爷爷托在手中轻轻一吹,扑拉拉就飞起来了,杜小亚的病也会跟着好吗?会像从前那样一步不离地伴着他上学、陪着他跑步、带他到剧团看《青鸟》吗?
      他哽咽着在心里说,一定不能让杜小亚死,一定不能。好朋友是要开开心心相处到老的,是要一块儿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互相帮助着过完一辈子的,无论如何他不能让杜小亚先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