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着超过9成的民意支持,在实践中,城管的执法活动却显得无比艰难。城管和被执法者之间不时爆发冲突,有些场面颇为血腥。有媒体统计,4月份以来南京发生了20多起城 管被打事件,而城管自己则说:“矛盾每天都有”,“心灵很受伤”。

  • 6月2日下午5时许,一名满身酒气的男子闯进秦淮区双塘街道城管中队办公室,索要其亲友之前刚刚被暂扣的电子秤,遭拒后竟在中队办公室砸东西,还将在场的几名执法人员打伤。
  • 南京城管部门在对栖霞区的重点地段巡查“黑渣土车”、“黑车”时,执法人员频频遭遇“险情”,先后遭到不法分子砍伤、围攻。
  • 5月14日,莫愁湖街道城管科发现迎宾村一户名为“小崔礼品”回收店存在倚门出摊经营冷饮现象,执法队员遂上门制止。然而该店主既不接受教育也不配合整改,现场污言秽语、蛮横耍泼、恶意对抗执法。
  • 5月7日上午,顶山城管控违队员马双正在临泉社区进行日常控违巡查。当马双走到西门街58号时,碰上一违建户户主家的儿子刘某,刘某不由分说,上来就对其谩骂、殴打。
  • 5月5日下午,在南京市秦淮区一品嘉园小区,城管部门开动挖机,准备对该小区1栋的露台上违规搭盖的一套阳光房实施拆违,就在这时,情绪激动的户主成某赤裸上身,手持菜刀爬上了阳光房顶,阻挠城管队员拆除。
  • 5月2日,南京市夫子庙街道城管科32岁协管员沈浩,跟随城管执法人员一起,来到建康路都市客栈旅店附近巡逻。沈浩在劝导流动摊贩时,突然水果摊贩用对讲机砸向协管员头部,协管员当场血流不止。
  • 近日,秦淮区城管大队新管办城管中队的两名执法人员在查处一处占道摊点时,遭到摊贩辱骂殴打,致使两名执法人员不同程度的受伤。
  • 4月29日,五老村街道城管队员根据南京“百日大扫除”行动的部署,来到辖区内的中山东路小区,对居民私自设置的地锁进行清理,却被一位中年妇女打成右臂骨折。
  • 4月27日下午,南京的城管人员对占道洗车经营行为进行查处后,街道城管中队大院闯进来七个人,见到城管就打,还扬言要“血洗”城管中队。
南京4月以来连发二十多起城管被打事件
“我是这个龟,就得驮这个碑”,南京城管的一位大队长给记者说起这句在他们这行耳熟能详的话,来形容这份工作的艰难和坚持。
南京一周3起城管被打案件
城管:矛盾每天都有
“看了这些天城管被打的新闻,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秦淮区一位城管队员感慨。“这就是我们身边每天发生的矛盾。”
清代南京城管多用“临时工”
常和百姓起冲突
胥吏和差役不能受到国家机器内制度的约束,也不可能受到来自百姓的监督,因为他们的半官方身份使他们凌驾于百姓之上。
英国没“城管”也能管好小商小贩
极少见惨烈冲突
在英国,人们对街边小摊的感情以及当地政府对其的态度大多比较“温和”,商贩与执法人员发生惨烈冲突的情况十分少见。
南京此次“大扫除”实行最严格的监督与问责,考核不合格的“一票否决”。截止6月18日,市纪委、督察办先后启动13轮大规模问责,各部门多区县都有干部因履职不力被处以免职等处罚,其中城管系统超过30人,这对南京城管产生了巨大的压力。

上有纪委的严厉问责,下有被执法者的不理解甚至暴力抵抗,被夹在中间的南京城管显得颇为“委屈”。为此,鼓楼区5月份为11名城管队员颁发了“委屈奖”,每人奖励300元,且计入年终考核。据了解,南京鼓楼区早在2006年就创立并推广城管执法“委屈奖”,目前被全国多地城管部门采用。

南京城管又得“委屈奖” 南京鼓楼区近日为11名城管队员颁发了“委屈奖”。
城管又得“委屈奖”
鼓楼区创委屈奖
鼓楼区创立“委屈奖” 城管执法人员除受精神奖励外,视情给予不同额度的补偿奖励。
视频:城管获得委屈奖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城管获得“委屈奖”。
视频
是谁的委屈?
到底是谁的委屈? 赞扬城管队员的克制,是城管在制度短板面前不自知的悲哀。
进入5月,有市民发现,除了治理占道经营、违章搭建等职责,南京城管的功能“升级”了——可对支路街巷的违停车辆贴罚单。这次升级,除了赋予南京城管更多权力,也对让一些人对他们贴单的法理基础提出质疑。同时,他们也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南京5名交警中队长曾在“大扫除”中因整治违停不力被免职。
南京最牛城管执法车违停
同一地点四天被3贴罚单
在南京玄武区北安门街附近,一辆崭新的城管行政执法车违停在人行道上。该车被交警4天内贴了3张白色罚单。
整治违章停车不力
南京5名交警中队长被免
4月22至23日,南京市公安局纪委、督察支队进行专项检查,发现部分责任民警管控不严,履行职责不到位。
围绕“大扫除”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南京日报》进行了总结:当下,政府似乎面临一种窘境:大到城市重大建设、小到街巷环境整治,经常会陷入“政府包揽越多,群众意见越大”的怪圈。作为直接面对群众的一线执法者,城管往往成为矛盾的“泄愤口”、“牺牲品”。城管执法,路在何方?
“政府包揽越多,群众意见越大”
在当下,政府似乎面临着一种窘境:大到城市重大建设、小到街巷环境整治,甚至小区停车秩序,经常会陷入一个“政府包揽越多,群众意见越大”的怪圈。其根源很大程度上在于政府遇事习惯大包大揽,不知依靠群众、不会依靠群众。
连发城管被打事件 城管成矛盾“牺牲品”
政府过度使用城管的行政执法权力、无依据的要求所有城市公共区域问题都由城管来‘背书’,让城管用最低的执行成本、最简单的方式干着职能部门和执法部门不愿干的粗活脏活累活。
南京城管队员:我们与小贩都是受害者
“不管是打伤了小贩还是小贩打伤了城管,都不是成功的执法,都是悲剧。我们城管有一个共识,就是城管与小贩都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