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事街,最后的老城南     评事街90号,墙上布满了搬家公司的小广告,最醒目的则是五个红漆大字——“如意理发店”。     91岁的徐本康正在给老顾客理发,一丝不苟。     店内,光线昏暗。     三把老式靠背椅一字排开,墙上挂着电动推子,白色的手柄磨得发亮。伴随细微的呼吸声,清脆的剪刀声不绝于耳,一缕缕黑发拂落在白色罩布上……     像是一部岁月已久的黑白默片,讲诉着一段往事。     随着南京旧城区的改造,徐本康的小店和他所在的评事街,成为南京老城南的最后守望者。
老门东
评事街
    车马喧嚣的夫子庙旁,升州路口,评事街向北蜿蜒,直至建邺路。小街长千米,宽度只容两车并行——严格说来,用“巷子”形容更为恰当。     少有人知,这条破落小街竟有着千年历史,曾是南京历史上最热闹的商业区。     而今,除了两旁低矮破旧的小店铺,找不出一丝繁华气息。     这里和诸多老街巷一样,目光所及,岁月斑驳——青石路,木板房,幽深小巷。然而,不经意间,便有惊鸿一瞥之处:几栋建于清朝的木楼,一栋精美的民国小楼,一块看上去有百年历史的牌匾……     老南京的味道,在此淋漓尽致。     评事街的历史,可上溯到近千年前的元朝。1271年,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定国号为大元,5年后,蒙古铁骑占领南宋首都临安(今杭州),南宋亡国。     评事街东侧——府西街和中华路一带,先后成为建康路总管府、江东道宣慰司的官衙,成为南京的政治中心。
    于是,大量蒙古族官员蜂拥而来,定居于此,并且带来了草原上的生活习惯——吃牛羊肉,穿皮衣。相应地,一个大型的皮毛交易市场——“皮市”应运而生,正在今日的评事街一带。     资料记载,明朝初年,南京有“九市十八坊”之说,“皮市”是其中之一。“皮市街”也由此叫开,因为口音讹传,变成了“评事街”。     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王师傅说,民国初年,这里是城南最宽的一条街,“两边店铺大多经营牛皮,店铺为两层木房,二楼住人,一楼中央是一个大桌,可当场裁剪着色,四周放满了牛皮,成捆发往各地”。     热闹的皮毛贸易,也带动了其他行业的繁荣发展。     那时,评事街上开办了好几家洋行,一些外省商人也前来开店,做木材生意的安徽人,经营绸缎的江浙人,开药店的广东人……街东侧,一墙之隔,则是闻名的甘家大院;附近,船板巷、走马巷、绫庄巷、打钉巷,大小街巷纵横交错,店铺鳞次栉比。     车水马龙,一派繁荣。
         历经千年沧桑,评事街不仅是老城南的商业中心,也有着诸多传奇。     评事街北侧的笪桥,唐时称太平桥,明朝则称“钦化桥”。     明朝初年,刚上位的建文帝害怕几位亲王夺权,采取"削藩"政策,导致北方的“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带兵南伐。     危难中,宁国公主的丈夫,“驸马爷”梅殷领命在江北抵抗,却没想到,朱棣绕道攻陷了南京,即位称帝。随后,朱棣强迫宁国公主写血书召回了梅殷,梅殷回到南京后,朱棣亲自接见,并安慰说:“驸马辛苦。”然而梅殷并不领情,回答道:“劳而无功耳。”     这句话,让朱棣起了杀心。     仅仅三年后,梅殷被召去皇宫开会,路经评事街时,被锦衣卫推落笪桥下,落水溺死。宁国公主哭着向朱棣要人,朱棣无奈,只能将行凶之人杀掉。     而到了清朝,笪桥一带成为江宁府衙役“出红差”(杀人)的刑场。     刀光过处,人头滚滚。     中国历史上的刑场,大多选在闹市街口,不知统治者出于何种心理?     有趣的是,明清两朝期间,笪桥和评事街一带,还是知名灯市。元宵节前后,评事街的彩灯远胜夫子庙,很多灯彩艺人也居住在附近。《首都志》记载:“灯节以笪桥、评事街、夫子庙等处为盛。”
    评事街南端,还曾有一栋楼宇,恢宏壮观,取名“万寿宫”,是晚清年间为祝贺西太后寿辰而兴建的。逢年过节,两江总督率司(藩台、臬台)道府县官员,到万寿宫恭请圣安,仪式极隆重。     史料记载:沈葆祯任两江总督时,一次元旦盛典,大小官员齐集万寿宫,有千总李某身怀凶器,伺机狙杀其仇家,当场被捕。沈葆祯立批:“万寿宫何地,元旦何日,白天持刀何故?……仰就地正法!”     但是,此楼早已消失不见。很多老人还记得,解放后还存留一处高大门墙,上面有金漆的“万寿宫”三字。     民国期间,评事街人气很旺,先后有几家晚报的报馆设在评事街一带,一些著名报人常在此出没。     小说《金粉世家》的作者张恨水,在这条街上创办了《南京人报》并自任社长。有趣的是,当年有着“副刊圣手”之称的报人张慧剑,在此创办了《新民报》;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报纸复刊,张慧剑突发奇想,将报纸改名为《评事街》,既有本地风情,又切合办报内容,大家拍案叫绝。     一切,都已远去。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