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门,血战之地     出太平门,是玄武湖的一角。放眼望去,碧绿荷叶铺满了一弯拐角,粉色荷花,亭亭玉立,右边是雄姿挺拔的紫金山。     明城墙顺山水之势而建,在这里弯出一道漂亮的弧形。     它就是鼎鼎大名的“龙脖子”——太平门。
老门东
中举人
    三国时,刘备曾使诸葛亮至建业(今南京),诸葛叹曰:“钟山龙盘,石城虎踞,此帝王之宅。”     就风水而言,整座南京城确有一条“龙脉”——紫金山主峰是龙头,高高昂起;太平门是龙脖子;龙身一路向西,沿台城城墙(城外是玄武湖)至九华山、鼓楼岗、五台山,龙尾巴据说在城西的冶山道院。     另一种说法是,“龙脖子”应为“龙膊子”,因为太平门地形弯曲,状如龙的“脚膊子”,故而得名。     而“太平门”的得名,来自明初。     史料记载,朱元璋建都南京,修建城墙。时人认为,京城内十三门,上应星宿。太平门,属于北斗七星中的“天权”星,位于斗柄与斗勺连接处,而太平门一带则为“贯索”——紫微斗数星曜之一,主“词讼”,就是打官司。     于是,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的天牢就设在太平门外。     朱元璋还在太平门外立牌坊一座,上书“贯城”,他告诫朝中官员:夜观天象时,在“贯索”围成的星环中,如果没有其他星在里面,说明政简刑清;反之则说明有冤案。     民间的说法是,当年天牢中时常传出囚犯的哀呼之声,老百姓为求心安,便将此地叫做“太平”。     城楼太平门,大明首都的十三座城门之一,如今已是消逝无痕。     如今,600多年过去,太平门段的城墙经过光阴打磨,已是青苔斑驳。
    至今,太平门有一段城墙明显和两边的不同——色差明显,表面平滑。     这和一场战争有关。     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金田发动起义,两年后,太平军攻克南京,改名“天京”,成为太平天国的首都。     那一年,42岁的曾国藩奉旨团练武装,抵抗太平军。湘军是清廷惟一能抵抗太平军的军事力量。1856年,曾国藩之弟曾国荃从湖南募兵三千,增援江西吉安,1861年陷安庆。1862年,曾国荃军进抵天京城郊。     曾国荃善于围城,又精于长壕战法,人称“曾铁桶”。     两年围城血战日,紫金山西麓,位于“龙脖子”一带的地保城被湘军攻克,太平军只剩下最后一道屏障——太平门城墙。     湘军决定在“龙脖子”附近掘地道,安置炸药。湘军建造了数十座炮台,对城内猛轰。在炮火掩护下,地道终于完工,600多袋火药被填在城墙下。     点火前,曾国荃召开军事会议,推举攻城的前锋官。共有9人愿立军令状,记名总兵朱洪章位列第一。     他们号称“先登九将”。     7月19日,火药被点,轰然一声,天崩地裂,太平门城墙垮塌,鏖战下,太平军渐渐不敌。当晚,天京陷落。     太平门城墙炸开后,史料记载,当时“轰开城垣二十余丈”,直到22年后,1886年,清廷才有财力重修这段城墙缺口,并立碑记事。
中举人
女状元
    岁月荏苒,1937年11月,日军在攻陷上海后,分路合围南京。     11月16日,蒋介石召开防卫会议。何应钦、白崇禧、徐永昌等将领认为,经过淞沪会战,我军损失太大,而南京在战术上是个绝地,可将其列为“不设防城市”。但唐生智自告奋勇,主张固守南京。于是,蒋介石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官。     危急时刻,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南京孤城不能守,然不能不守,对国对民殊难为怀也。”甚至临走前,蒋介石对紫金山阵地进行视察,认为“可固守两个月”。     按照兵力部署,防守紫金山、太平门一线的为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参谋长邱清泉,指挥所设在附近富贵山的地下室。     12月1日,南京保卫战拉开序幕。     数日后,日军炮火凶猛,紫金山、雨花台等外围阵地全部陷落,我军撤至城墙一线。12月12日,唐生智召开军事会议,认为南京仅凭城垣,已经无法固守,决定撤退。会后,唐生智坐上小汽车,直驶下关,乘坐轮船渡江。     教导总队自太平门撤至城内,然后沿着玄武湖南岸,赶到下关渡江,死伤甚重。     亲历者回忆,桂永清下达撤退命令后,丢下部队,率先向下关跑去。参谋长邱清泉在地下指挥所中,点了烟,左手握着左轮手枪,将子弹上膛,留守到最后。
    教导总队官兵自太平门进城时,发现一支建制完整的部队,步伐整齐,默默地向城门外走去,消失在紫金山东北的阴影中。     “他们都是广东兵。”亲历者回忆。     这支撤退的部队,是第66军。 第66军和兄弟部队第83军均属于粤军,在南京保卫战中,第66军防守句容、汤山一线,渐次退至太平门。接到撤退命令,军长叶肇决定,率领第66军的159师和160师,从紫金山北麓正面突围。第66军将士于紫金山东北一线奋勇冲杀,杀出一条血路。     159师代理师长罗策群,率部先行,于12月12日夜,为掩护第83军,亲自带队冲锋,高呼“丢那妈,几大就几大,唔好做衰仔”,中弹殉国;160师参谋长司徒非,为掩护大部队突围,在句容境内与日军激战三日,弹尽身亡;159师477旅副旅长黄纪福,随部经太平门突围,在战斗中牺牲……     但剩余部队强行突出日军防线,转至安徽一带。     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对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进行了大屠杀。     太平门,也成了杀戮之地。     如今,太平门外竖有一块遇难同胞纪念碑,碑文记载:在这里,1300多名放下武器的中国官兵及无辜的市民,被铁丝网围住,日军先用地雷先炸、后用机枪扫射,再浇上汽油焚烧。     1300多人,无人幸存。
女状元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