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门东,状元的故事     南京城南,以中华门为界,门以西叫门西,以东叫门东,秦淮河如一条碧带,蜿蜒环绕。
    昔日街沿(秦淮)河势、巷随宅转的居民区,如今成了精致的人文商业街,石板路、青砖黛瓦、马头墙,小吃盛行,游人如织。
    少有人知的是,这一方之地,文脉盎然,曾留下诸多传奇故事。
老门东
中举人
    南京,中华门东。剪子巷由西向东,笔直延伸。巷南,是一片开阔地,一道围墙内,几间老屋形影孤单,被黛色新墙包围。     数百年前,这里曾有一排整齐的房屋,用于科举资格考试,被称为“上江考棚”。《南京市地名录》记载:“南起新民坊,北至剪子巷。清朝科举时,上江考生宿舍设此,故名。”     “上江”指的是安徽省,对应“下江”江苏。     明朝时期,有南、北二京——京师为北京;留都则为南京。京畿地区为天子直隶,因此又有了“南直隶”和“北直隶”。北直隶就是如今的北京、天津二直辖市,以及河北省;现在的江苏、安徽两省,则合称“南直隶”。     明亡清兴,南京不再是留都,更名为江宁府。南直隶也改称“江南省”。     此后到了1667年,江南省又是一分为二——江苏、安徽分治。安徽在上游,称为“上江”;江苏在下游,称为“下江”。     因俗袭旧,江苏、安徽两省士子参加3年一次的乡试(因为通常在中秋前后举行,也称秋试;中试者为举人,获得了登上仕途的资格),都在南京的江南贡院,号称“南闱”;它与北京举行的“北闱”齐名,是最受朝野重视的两场乡试。
     南京城内,除了举行正式考试的贡院,尚有“上江考棚”和“下江考棚”,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秀才都能参加乡试,他们必须要先通过预考,合格者方能参加乡试,于是预考也成为第一道门槛——预考的考场,称为“考棚”。     下江考棚,位于今中华路东,南京市第一医院附近。     上江考棚,曾经三迁其址——     它最初在朝天宫附近的皇甫巷(今王府巷);太平天国定都南京,皇甫巷院屋一度成为石达开的翼王府,但1864年7月,湘军攻入天京,太平天国灭亡,上江考棚已毁于战火。湘军统领曾国藩在城南三条营购买梁姓人家的宅子,重建上江考棚。重建的上江考棚,有房屋77间,并买黄、姚两姓房屋,建提调(考场负责人)公馆。     不过,这里作为上江考棚的历史并不长。     1873年,位于中正街(今白下路)的考棚新址落成,剪子巷考棚于是闲置,以后改作了一些福利院。至今,巷中尚有一方界石,上刻“上江考棚界”。
中举人
女状元
    上江考棚在剪子巷时期,所有安徽来的应试学子中,查询当时状元记录,竟没有出一个状元。同一时期,同样位于城南中华路一带的下江考棚,后来倒是出了一位状元。     这位状元的经历,颇为传奇。状元名叫洪钧,苏州人。他生于1839年,1864年来南京参加乡试,一举中的。4年后,他状元及第,授翰林院修撰,后历任学政、礼部侍郎等职。     中状元那年,洪钧29岁,可谓青春得意,鹏程万里。     没想1885年,因老母病亡,洪钧丁忧(父母去世,官员须服丧三年,不得出仕)在家,认识了上海名妓傅彩云,一见倾心,很快娶她为妾。傅彩云美艳动人,有“花国状元”之誉。     时人戏称:男状元娶了“女状元”。     1887年,洪钧出使俄、德、奥、荷四国,携如夫人傅彩云周游列国。不幸的是,归国后,他于1893年病逝。     傅彩云并不安分,她重新干起了老行当,改名“赛金花”,并搬到了北京。曾朴《孽海花》小说,便以洪钧和赛金花为故事原型。此后据说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赛金花因会说德语,与统帅瓦德西有过结交,还保护了大批的北京市民,成为英雄人物。     不过,这已是后话。随着大清帝国的衰落,绵延千年的科举制度寿终正寝,这些风流人物也成为后世口中的传奇故事。
     箍桶巷西,是一幢高宅,雕梁画栋,门匾高挂,正中镌刻着两个字——“傅宅”。 这里是傅善祥的故居。她为人熟知的一个头衔是——中国第一位女状元。      傅善祥是南京人,书香门第,父亲是书吏。她是家中独女,备受宠爱,从小读书识字,据说聪慧过人,才貌双全。然而,在傅善祥13岁那年,父母相继去世,家道中落。     野史记载,这时傅善祥被哥哥卖给了他人作为童养媳。她的命实在不好,18岁那年丈夫去世,婆婆又把她卖了出去。正当她走投无路之时,太平军攻克了南京。      1853年,洪秀全定都南京,改称“天京”,不久开设“女科”,允许女子参加考试。首场考试由东王杨秀清主持,女科主考官是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     傅善祥参加了考试。据说,考试题目为“太平天国天父天兄天王为真皇帝制策”,也有一说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傅善祥文笔出众,挥洒万言,文中有“三皇不足为皇,五帝不足为帝,惟我皇帝,乃真皇帝”之句。杨秀清看完大喜,立即点她为女科状元。      民间传闻,傅善祥考中女状元后,全城震动。洪秀全亲自接见,让她穿上花冠礼服,游街三天。      南京街头巷尾,都喊她“傅状元”。
第一位女状元
第一位女状元
     傅善祥中状元之事,在一些史学家看来,尚有存疑之处。不过,此人倒是真实存在的。史料记载,傅善祥是东王杨秀清的女侍史,负责起草东王诏书,以及文件的整理。 因为文笔出众,她很快升任“簿书”,有权批阅来往文件。      1854年,傅善祥升任“恩赏丞相”,仍旧辅佐东王。     不过此时的傅善祥,卷入了权力斗争。据说她的主要对手是洪宣娇。因为洪宣娇有哥哥洪秀全撑腰,傅善祥渐渐失势。而在另外一些记载中,傅善祥失宠,则是因为她的知识才华——太平天国官员多为农民,大字不识一扁担。傅善祥看不上他们。这种态度,令杨秀清大为恼怒,借口她吸食鸦片,直接投送大牢。      傅善祥受此打击,痛不欲生,她写信给杨秀清,字字泣血,杨秀清心回意转,又将她释放了。      这是关于傅善祥的最后记录。      此后,傅善祥不知所终,一说她逃到外地,隐姓埋名;一说她死于1856年的“天京事变”,尸体被抛入长江。      傅善祥的屋宅,在门东的新民坊一带。 清初,此地因为无人居住,被称为“鬼人坊”;傅善祥成名后,地以人贵,又称“贵人坊”。1949年后,它又改称新民坊,沿用至今。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