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喻慧

好友胡宁娜说,喻慧是个特别淡定、处乱不惊的人。
喻慧说,只有写字画画才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这样,再毛躁的心也会慢慢平静下来。
凤凰江苏 > 人文 > 对话·名家风骨
艺术人生 喻慧 文字实录
我与父亲,就画画而言各干各的
几乎所有的采访都会提到这个问题,其实我也讲了很多次,这是回避不了的。曾经我还写了篇文《我们画二代》。【详细】
从偏爱宋词成长为喜欢唐诗
我现在成长了,内心更大了,我更喜欢唐诗的意境。内心的气象也就更大了,不再是关注个人的这个小情小绪,这是必然的。【详细】
拿钱真正来买画,那才是真心喜欢
我觉得有人买画对我而言是一个莫大的鼓舞,嘴上说好和拿钱来买是不一样的层面,嘴上夸你好有可能是客气,有可能是鼓励。【详细】

作品展示

  • 鹦鹉
    鹦鹉
  • 危情玫瑰-92cm×170cm
    危情玫瑰-92cm×170cm
  • 太湖石与鸟
    太湖石与鸟
  • 偶遇-93cm×172cm
    偶遇-93cm×172cm
  • 凛若晨霜-132cm×66cm
    凛若晨霜-132cm×66cm
  • 回望-131cm×66cm
    回望-131cm×66cm
  • 春色惊恐(浙江美术馆收藏)-93cm×172cm
    春色惊恐(浙江美术馆收藏)-93cm×172cm
  • 窗外小景
    窗外小景
  • 《小寒——山楂》66cmx43cm-2011年
    《小寒——山楂》66cmx43cm-2011年
  • 《立冬——冬瓜》66cmx43cm-2009年
    《立冬——冬瓜》66cmx43cm-2009年
  • 《冬至——茶花》66cmx43cm-2011年
    《冬至——茶花》66cmx43cm-2011年
  • 《大雪——紫扁豆》66cmx43cm-2011年
    《大雪——紫扁豆》66cmx43cm-2011年

印象喻慧

喻慧:中国画创作只是观念改变了

我父亲其实对当代工笔画是有很大的贡献的,我们知道在古代工笔画应该是占多数吧。都是在手上把玩的,大家还记得团扇,扇面还有小册页在手上把玩。那么随着时代的需要我觉得我父亲把这个对新中国的热爱化到了巨幅画的里面。他把工笔画无限放大,而没有变成工艺美术。是一个传统的方法,也反应了时代的面貌,觉得他是有很大贡献的。

我过去一直是画太湖石,画的还是工笔画吧。应该还是用传统的方法,其实我觉得方法都可以用,关键是你的观念要和当代生活有联系。不要用古人的眼光,还是要用自己的眼光,自己的观念来表达。其实,方法、颜色、纸张、毛笔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观念。 【详细】

喻慧画中的“空间感”最直接最难忘

这是一种莫名的穿越时空的感觉,让人觉得意境的悠远。这种“空间感”在以往的工笔花鸟画中很少见到,所以这是喻慧作品最为出色最为动人的地方。观“游心寄远”、“时空掠影”、“芳草妙境”、“石光飞鸣”作品,我们可以发现传统向当代的承接和转换在喻慧的作品中已经一览无遗。【详细】

喻慧印象

画家大概有两种类型:一种心高过手,一种手快过心。喻慧给我的印象是:两者交替领先。我没有看过她作画,但我可以从作品的呈现中断想出她作画时的状态。似乎她两者都要,视乎心情而定,平衡着这两种状态。喻慧是一个有着告别过去的现代革命勇气,却更留恋于传统的经典情节之中的画家。【详细】

喻慧:创作工笔花鸟画的一点体会

多年来,每天从家到画室,几百米路循着惯性反反复复,单调而孤寂。回想初学画的时候,有一年多时间,我用于临摹宋人花鸟画。老师说你要注重临它的气息,这样一种抽象的概念,当初是难以体验的,只知道埋头去临,千方百计摹得更像。那时,画院还寄居在南京旧总统府西花园,也是个庭院深深的处所。【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