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夫凤凰江苏专访
谈《猎犬白驹》:狗和人类相伴了几千年,人类一再背叛,狗一直忠诚。
乡土回望者
赵本夫 文字实录
最后一场《天下无贼》
“后来我正好过生日,在南京和家里人一块儿吃饭,吃完饭我就去看了,就在南京。最后一场我去看了。”[详细]
万类生命都是有灵的
“我就问他,我说钱哪来的。我父亲就流泪了,他说,我把你的狗卖了。哎呀,我当时就哭起来了。”[详细]
再要我走一遍,我走不动了
“有时候有人问我,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不会搞文学?我说,不再来了,我什么都不搞了,就这一生够了。”[详细]
《天下无贼》
冯小刚改编成同名电影
文摘:老家的村子在河南一个偏远的山区,一辈辈封在大山里,民风淳朴,道不拾遗。有人在山道上看到一摊牛粪,可是没带粪筐,就捡片薄石围牛粪画个圈,然后走了。过几天想起去捡,牛粪肯定还在。因为别人看到那个圈,就知道这牛粪有主了。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劫贼?傻根在沙漠里呆了五年,同样没碰到过贼。村里人说路上有贼,傻根怎么也不信,说你们走吧,我要睡觉了。
《天地月亮地》
“地母三部曲”第二部,文明的重建
文摘:当他们从黄水退去的大地上歪歪扭扭重新站起来时,满身都是泥浆,连嘴里肚子里都是泥浆,还有一股甜腥腥的苦涩味。他们茫然打量着已经变了形状的大地,一时不知今夕何夕。村庄没有了,亲人和不亲的人都没有了,牲口没有了,连身上的衣裳都没有了,大水把他们脱得精光。过去的一切包括记忆都消失了。所幸日月星辰还在,在白昼与长夜的交替中,它们是悬挂在头顶的唯一希望。
《黑蚂蚁蓝眼睛》
“地母三部曲”第一部,文明的毁灭
文摘:土地是太大了,土地比森林大得多。她走出了大森林,却终于没有走出土地。她同样敬畏天空,她第一次发现了天空的完整和高不可攀。天空过于高远,高远得玄虚而不近人情。土地却让人亲近。你走到哪里,它就延伸到哪里。它以它的厚重和博大包藏万物,承载山川、河流和大森林,孕育着万种灵性。正是从那时起,柴姑开始痴迷于土地,并最终献出了一切。
《无土时代》
“地母三部曲”第三部,文明的追问
文摘: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上落一层桐叶,雨靴踩上去软软的,冒出一圈水泡,同时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石陀深深地陶醉了。踩在桐叶上的感觉像踩在松软的土地上。他蹲下身,扒开桐叶,从怀里掏出一把小锤子,几下砸开一块水泥砖,露出一小片黑土地。然后把锤子藏进怀里,站起身笑了。他知道要不几天,这里肯定会长出一簇草,绿油油的一簇草。石陀迷恋土地近乎病态。
《斩首》
短篇小说作品集
文摘:石碾子巷还保留着古朴的民风。如果你留心察访,在他们的生活中,甚至还有某些原始的、带有野性的色彩。在石碾子巷尽头,有一座三合院。院子中间有一棵老枣树,树身粗糙而弯曲,枝干古藤几乎覆盖了小院。夏天时,枣叶碧绿,秋天时,红枣满树,而叶子却早早脱光了。整个看去,就像一棵巨大的枯枝梅,把小院装点得古雅幽静。偶尔,有一声不知名的鸟叫,婉转嘹亮,余音不绝。
《刀客与女人》
改编成电视剧《走出蓝水河》
文摘:这条龙凤巷,传说就是当初凤凰降落的地方。凤城酒家建在这里,是选了个好地方。酒楼建于明代永乐年间,中间有过多次翻修,已历500余年。外面是砖墙包皮,里头是木式结构,摆设讲究,色调古雅。那时,常有一些达官墨客游历高皇故乡,当地官府都是在这里为他们接风洗尘。楼门前横悬的那块“凤城酒家”烫金匾,据说就是明代一位苏州籍的状元经过此地时题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