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一条白色京巴犬,陪伴了主人十三年后,走到了生命尽头。它去世后的第二天,主人把它交给了Z先生,南京一处宠物殡葬场的负责人。京巴犬的尸体被放置在焚烧炉内,静静等待火化。这也是这只宠物留在世间的最后影像。(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这是一条白色京巴犬,陪伴了主人十三年后,走到了生命尽头。它去世后的第二天,主人把它交给了Z先生,南京一处宠物殡葬场的负责人。京巴犬的尸体被放置在焚烧炉内,静静等待火化。这也是这只宠物留在世间的最后影像。(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这处宠物殡葬场位于距离南京市区40多公里的郊外,坐落在一个荒凉的小山坡上,显得十分简陋。(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这处宠物殡葬场位于距离南京市区40多公里的郊外,坐落在一个荒凉的小山坡上,显得十分简陋。(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焚烧炉高约1.5米、宽1.3米,比洗衣机略大,用水泥砌成。上面铺着几块红砖,Z先生说是为了防止炉体高温开裂。火化装置以柴油为燃料,电为动力。炉膛分为上下两层,上面一层是焚烧层,下面一层则用来收集骨灰。(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焚烧炉高约1.5米、宽1.3米,比洗衣机略大,用水泥砌成。上面铺着几块红砖,Z先生说是为了防止炉体高温开裂。火化装置以柴油为燃料,电为动力。炉膛分为上下两层,上面一层是焚烧层,下面一层则用来收集骨灰。(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2006年,Z先生养了七年的柯基犬去世后,他萌发了一个念头:“很多人总是习惯性地丢弃宠物尸体,好一点的会埋起来,为什么它们不能像人一样进行火葬呢?”于是在三年前,Z先生开设了这处宠物殡葬场,至今经他手火化的宠物已经在300只以上。图为Z先生将装着京巴犬尸体的纸箱从车上搬下来。(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2006年,Z先生养了七年的柯基犬去世后,他萌发了一个念头:“很多人总是习惯性地丢弃宠物尸体,好一点的会埋起来,为什么它们不能像人一样进行火葬呢?”于是在三年前,Z先生开设了这处宠物殡葬场,至今经他手火化的宠物已经在300只以上。图为Z先生将装着京巴犬尸体的纸箱从车上搬下来。(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关于宠物殡葬的价格,Z先生不愿多谈。他只透露曾火化过一只重30斤以上的藏獒,收费在2000元左右。他强调,火化宠物的价格一律以重量为标准,不以品种来定价。“宠物都是人类的朋友,不应该有品种贵贱之分”。据南京媒体此前报道,火化一只15斤以内小型犬800元,15—30斤中型犬1000元, 30—60斤大型犬1200元。图为Z先生将京巴犬尸体放入焚烧炉。(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关于宠物殡葬的价格,Z先生不愿多谈。他只透露曾火化过一只重30斤以上的藏獒,收费在2000元左右。他强调,火化宠物的价格一律以重量为标准,不以品种来定价。“宠物都是人类的朋友,不应该有品种贵贱之分”。据南京媒体此前报道,火化一只15斤以内小型犬800元,15—30斤中型犬1000元, 30—60斤大型犬1200元。图为Z先生将京巴犬尸体放入焚烧炉。(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炉内点火焚烧。Z先生介绍,这个火化装置和殡仪馆是一样的。火化一只十几斤的宠物,大约要消耗柴油30升。火化时炉内温度高达2000摄氏度,因为温度太高,所以炉体容易开裂,两个月左右便要重新搭建。(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炉内点火焚烧。Z先生介绍,这个火化装置和殡仪馆是一样的。火化一只十几斤的宠物,大约要消耗柴油30升。火化时炉内温度高达2000摄氏度,因为温度太高,所以炉体容易开裂,两个月左右便要重新搭建。(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焚烧中途Z先生翻动宠物尸体以助彻底焚烧。他说,上海和北京已经建立了规模化的宠物殡葬机构,而在南京处境依然尴尬。“市场就那么点大,很多人都没有这个意识。”三年来他接触的宠物主人大部分来自南京,马鞍山、芜湖、镇江、扬州也有。(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焚烧中途Z先生翻动宠物尸体以助彻底焚烧。他说,上海和北京已经建立了规模化的宠物殡葬机构,而在南京处境依然尴尬。“市场就那么点大,很多人都没有这个意识。”三年来他接触的宠物主人大部分来自南京,马鞍山、芜湖、镇江、扬州也有。(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焚烧炉周围的几棵树干上,系着红布条。Z先生解释说,这是当地农村的风俗,“毕竟这也算是一桩‘白事’。”据他观察,前来火化宠物尸体的人,普遍个人素质较高,或者是饲养宠物十年以上,已经和宠物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焚烧炉周围的几棵树干上,系着红布条。Z先生解释说,这是当地农村的风俗,“毕竟这也算是一桩‘白事’。”据他观察,前来火化宠物尸体的人,普遍个人素质较高,或者是饲养宠物十年以上,已经和宠物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大约1个小时后,火化完成。Z先生一边把骨灰从炉内扒出,一边细数他三年里火化过的宠物:“猫、狗和兔子是最多的,还火化过几只八哥,甚至还有一只狐狸。”他说:“除非深埋,随意丢弃或浅埋宠物尸体都会产生病菌,造成污染。”(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大约1个小时后,火化完成。Z先生一边把骨灰从炉内扒出,一边细数他三年里火化过的宠物:“猫、狗和兔子是最多的,还火化过几只八哥,甚至还有一只狐狸。”他说:“除非深埋,随意丢弃或浅埋宠物尸体都会产生病菌,造成污染。”(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Z先生将骨灰装入一个青花瓷罐。(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Z先生将骨灰装入一个青花瓷罐。(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京巴犬的最后容身之所。Z先生随后将启程把这罐骨灰交还到宠物主人手里。这一小小的青花瓷罐,装下了这只宠物犬的一生,也封存了它与主人十三年回忆的点点滴滴。(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京巴犬的最后容身之所。Z先生随后将启程把这罐骨灰交还到宠物主人手里。这一小小的青花瓷罐,装下了这只宠物犬的一生,也封存了它与主人十三年回忆的点点滴滴。(凤凰网江苏--王剑/图)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