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据信息系统监测显示,今年“双十一”期间全国的快递量逼近六亿件,在南京城东这个不大仓库中,每日也要收发三万余件,堆积如山的汹涌场景在快递员眼中已习以为常。(彭铭/摄 孙鸣柳/文)
    据信息系统监测显示,今年“双十一”期间全国的快递量逼近六亿件,在南京城东这个不大仓库中,每日也要收发三万余件,堆积如山的汹涌场景在快递员眼中已习以为常。(彭铭/摄 孙鸣柳/文)
  • 2007年,还在苏北老家工厂干活的小周听进城打工的表哥说“送快递赚得多多了”,于是便从苏北老家到南京,成为了一名快递员,两年后,妻子小李也追随丈夫成为快递大军中的一员。“老公太辛苦,我来帮忙搭把手,彼此也有个照应。”(彭铭/摄 孙鸣柳/文)
    2007年,还在苏北老家工厂干活的小周听进城打工的表哥说“送快递赚得多多了”,于是便从苏北老家到南京,成为了一名快递员,两年后,妻子小李也追随丈夫成为快递大军中的一员。“老公太辛苦,我来帮忙搭把手,彼此也有个照应。”(彭铭/摄 孙鸣柳/文)
  • 夫妻俩共同承包了公司里在南京黄埔路周边三个小区和三个写字楼的快递业务,“双十一”期间,每天早晨五点左右就准备开工,卸货、分拣、扫描,一天内往返派送区和仓库两三次,派送三、四百件快递,相比平日,工作量翻倍已算保守的估计。(彭铭/摄 孙鸣柳/文)
    夫妻俩共同承包了公司里在南京黄埔路周边三个小区和三个写字楼的快递业务,“双十一”期间,每天早晨五点左右就准备开工,卸货、分拣、扫描,一天内往返派送区和仓库两三次,派送三、四百件快递,相比平日,工作量翻倍已算保守的估计。(彭铭/摄 孙鸣柳/文)
  • 快递员的工作,让小李在这两年从腼腆的农妇迅速变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一口气爬五六趟六层楼来回送货上门是常事,她笑称自己是专业级的爬楼健将,“有些男人都不如我”。(彭铭/摄 孙鸣柳/文)
    快递员的工作,让小李在这两年从腼腆的农妇迅速变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一口气爬五六趟六层楼来回送货上门是常事,她笑称自己是专业级的爬楼健将,“有些男人都不如我”。(彭铭/摄 孙鸣柳/文)
  • 为了怕丢件,小周经常抱着十几件快递在写字楼中上上下下。(彭铭/摄 孙鸣柳/文)
    为了怕丢件,小周经常抱着十几件快递在写字楼中上上下下。(彭铭/摄 孙鸣柳/文)
  • 等待,或许是一件很简单的小事,却经常让快递员“有苦难言”。小李说,很多时候,顾客口中的“五分钟”往往要让快递员等待将近一小时,“多等一会吧,其他的快件没时间送;不等顾客吧,那就等着被投诉罚款了。”小李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彭铭/摄 孙鸣柳/文)
    等待,或许是一件很简单的小事,却经常让快递员“有苦难言”。小李说,很多时候,顾客口中的“五分钟”往往要让快递员等待将近一小时,“多等一会吧,其他的快件没时间送;不等顾客吧,那就等着被投诉罚款了。”小李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彭铭/摄 孙鸣柳/文)
  • 我们从来不淘宝”小李说,没有其他的原因,“太忙了,哪有时间上网啊!”对于“双十一”,夫妻俩一致的感觉是“又爱又恨”。赚的是多了,但是人也累瘫了,不知道身体兑换金钱是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彭铭/摄 孙鸣柳/文)
    我们从来不淘宝”小李说,没有其他的原因,“太忙了,哪有时间上网啊!”对于“双十一”,夫妻俩一致的感觉是“又爱又恨”。赚的是多了,但是人也累瘫了,不知道身体兑换金钱是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彭铭/摄 孙鸣柳/文)
  • 中午,破烂的纸箱临时搭成的小饭桌上,三素一荤的盒饭是小李特地买给两人的加餐。“双十一期间要多吃点才有劲干活”小李说。他们平日的午饭,基本只是每人一盒泡面,速速吃完再匆匆上路。(彭铭/摄 孙鸣柳/文)
    中午,破烂的纸箱临时搭成的小饭桌上,三素一荤的盒饭是小李特地买给两人的加餐。“双十一期间要多吃点才有劲干活”小李说。他们平日的午饭,基本只是每人一盒泡面,速速吃完再匆匆上路。(彭铭/摄 孙鸣柳/文)
  • 朝六晚九是日常作息让快递员变成了停不下来的“陀螺”,午餐过后,小周只能在简陋的公司宿舍打个盹,片刻之后,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忙碌。(彭铭/摄 孙鸣柳/文)
    朝六晚九是日常作息让快递员变成了停不下来的“陀螺”,午餐过后,小周只能在简陋的公司宿舍打个盹,片刻之后,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忙碌。(彭铭/摄 孙鸣柳/文)
  • 据小周介绍,快递员的收入是实实在在的“按劳取酬”,收件每单赚一块多,派件每单赚一块不到。“双十一期间是送件量大,并没多赚多少钱。”谈及快递员是否像传闻中的“月入过万”,小周也不忌讳,“并没有那么夸张,我们夫妻俩承包的区域一个月大概六、七千左右收入,双十一期间也差不多一万块,每个月还要给老家寄至少两千元。”(彭铭/摄 孙鸣柳/文)
    据小周介绍,快递员的收入是实实在在的“按劳取酬”,收件每单赚一块多,派件每单赚一块不到。“双十一期间是送件量大,并没多赚多少钱。”谈及快递员是否像传闻中的“月入过万”,小周也不忌讳,“并没有那么夸张,我们夫妻俩承包的区域一个月大概六、七千左右收入,双十一期间也差不多一万块,每个月还要给老家寄至少两千元。”(彭铭/摄 孙鸣柳/文)
  • “三十而立”的夫妻俩在老家育有两女一儿,大女儿12岁,小儿子才1岁多。虽然孩子们常念叨想念爸妈,但因工作性质几乎全年无休,小李只能偶尔在五一或十一这样的法定节假日才能抽空回一趟老家,而小周已经半年多没见过自己的孩子。夫妻俩想着,多挣点,以后把儿子接来南京上学。(彭铭/摄 孙鸣柳/文)
    “三十而立”的夫妻俩在老家育有两女一儿,大女儿12岁,小儿子才1岁多。虽然孩子们常念叨想念爸妈,但因工作性质几乎全年无休,小李只能偶尔在五一或十一这样的法定节假日才能抽空回一趟老家,而小周已经半年多没见过自己的孩子。夫妻俩想着,多挣点,以后把儿子接来南京上学。(彭铭/摄 孙鸣柳/文)
  • 清点完货物,将要运送的快递装车,小周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点起一根烟,开始念叨起日后的打算,“希望今年能挣到十万,以后赚多了也不做快递这行了,回老家做点小生意”,会开淘宝店吗?小周一拍大腿,“这是个好主意!”(彭铭/摄 孙鸣柳/文)
    清点完货物,将要运送的快递装车,小周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点起一根烟,开始念叨起日后的打算,“希望今年能挣到十万,以后赚多了也不做快递这行了,回老家做点小生意”,会开淘宝店吗?小周一拍大腿,“这是个好主意!”(彭铭/摄 孙鸣柳/文)
  • 晚上九点半,夫妻二人才收工往家走,幸好家住的离仓库不不远,十多分钟左右步行的距离。一路上,小周牵着小李,紧扣的双手,一直没有放开过。(彭铭/摄 孙鸣柳/文)
    晚上九点半,夫妻二人才收工往家走,幸好家住的离仓库不不远,十多分钟左右步行的距离。一路上,小周牵着小李,紧扣的双手,一直没有放开过。(彭铭/摄 孙鸣柳/文)
  • 夫妻俩在南京的“家”是和别人合租的三居室中一间,月租费七百元。斑驳的地面和泛潮的墙壁不难看出房间已有些岁月,但在小李的收拾下,这个约十平方米的小窝还算整洁温馨。梦想过买房吗?小周呵呵一笑,“在南京,买房啊,不能说是梦想,应该叫幻想!”(彭铭/摄 孙鸣柳/文)
    夫妻俩在南京的“家”是和别人合租的三居室中一间,月租费七百元。斑驳的地面和泛潮的墙壁不难看出房间已有些岁月,但在小李的收拾下,这个约十平方米的小窝还算整洁温馨。梦想过买房吗?小周呵呵一笑,“在南京,买房啊,不能说是梦想,应该叫幻想!”(彭铭/摄 孙鸣柳/文)
  • 一碗简单的蛋炒饭,没有葱花和肉食,就是夫妻俩忙碌一整天的最后一顿饭。有情饮水饱,小周说,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这一刻,吃上老婆热腾腾的手艺,所有的疲累都是浮云。(彭铭/摄 孙鸣柳/文)
    一碗简单的蛋炒饭,没有葱花和肉食,就是夫妻俩忙碌一整天的最后一顿饭。有情饮水饱,小周说,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这一刻,吃上老婆热腾腾的手艺,所有的疲累都是浮云。(彭铭/摄 孙鸣柳/文)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