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毗卢寺始建于1522—1566年,庙中供养毗卢遮那佛,金陵名刹之一。1月7日,腊八节前一天,寺中居士将制作腊八粥的各种材料置于圆桌上展示。(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毗卢寺始建于1522—1566年,庙中供养毗卢遮那佛,金陵名刹之一。1月7日,腊八节前一天,寺中居士将制作腊八粥的各种材料置于圆桌上展示。(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传说腊八粥是为了纪念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释迦牟尼没成道前,六年修持苦行,每天只吃一麻一米,坐在菩提树下,在腊月八日夜观天象,悟道成佛。后世佛家弟子为了记住释迦牟尼成道前的苦难,每年的腊月八日用各种杂粮豆果熬成粥敬奉佛祖,也逐渐有了今日各地寺院分发腊八粥的做法。图为毗卢寺的居士在寺院厨房忙碌。(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传说腊八粥是为了纪念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释迦牟尼没成道前,六年修持苦行,每天只吃一麻一米,坐在菩提树下,在腊月八日夜观天象,悟道成佛。后世佛家弟子为了记住释迦牟尼成道前的苦难,每年的腊月八日用各种杂粮豆果熬成粥敬奉佛祖,也逐渐有了今日各地寺院分发腊八粥的做法。图为毗卢寺的居士在寺院厨房忙碌。(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严师傅作为“主厨”参与毗卢寺熬制腊八粥多年。1月7日,土灶点火熬粥前,他将灶上灶君王的旧对联揭去,贴上新的。严师傅说,大锅大灶熬粥很容易烫伤,但多年来一直无事,多亏灶君王保佑。(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严师傅作为“主厨”参与毗卢寺熬制腊八粥多年。1月7日,土灶点火熬粥前,他将灶上灶君王的旧对联揭去,贴上新的。严师傅说,大锅大灶熬粥很容易烫伤,但多年来一直无事,多亏灶君王保佑。(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贴完对联之后,严师傅上香磕头,感谢灶君王一年的庇佑,并为新的一年祈福。(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贴完对联之后,严师傅上香磕头,感谢灶君王一年的庇佑,并为新的一年祈福。(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严师傅磕头完毕,随后,当天上午来寺院熬粥的近四十位居士一一排队向灶君王磕头。(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严师傅磕头完毕,随后,当天上午来寺院熬粥的近四十位居士一一排队向灶君王磕头。(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礼毕,严师傅大喊一声“点火”,73岁的朱大妈便将灶膛的火烧得熊熊。柴火是从附近拆迁工地搬来的木料。灶君王的旧对联也要放进灶膛里烧掉,化成烟灰,严师傅说这是灶君王上天“言好事”去了。(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礼毕,严师傅大喊一声“点火”,73岁的朱大妈便将灶膛的火烧得熊熊。柴火是从附近拆迁工地搬来的木料。灶君王的旧对联也要放进灶膛里烧掉,化成烟灰,严师傅说这是灶君王上天“言好事”去了。(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毗卢寺内熬制腊八粥的厨房名曰“毗卢禅院”,各项工作主要由居士负责,寺内僧侣也会帮忙。图为一名僧侣和一位居士将原料搬到院子里清洗。(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毗卢寺内熬制腊八粥的厨房名曰“毗卢禅院”,各项工作主要由居士负责,寺内僧侣也会帮忙。图为一名僧侣和一位居士将原料搬到院子里清洗。(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除严师傅外,参与熬制腊八粥的居士均为女性,年纪最大的85岁,最小也有五十多。熬粥用到近30种原料,比如花生、蚕豆、银杏果、桂圆、红豆、芋头、红薯、藕、红枣、蜜枣、核桃等等,都是这些居士自发带来的。图为1月7日,居士们在院内清洗原料。(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除严师傅外,参与熬制腊八粥的居士均为女性,年纪最大的85岁,最小也有五十多。熬粥用到近30种原料,比如花生、蚕豆、银杏果、桂圆、红豆、芋头、红薯、藕、红枣、蜜枣、核桃等等,都是这些居士自发带来的。图为1月7日,居士们在院内清洗原料。(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为了图吉祥,居士们给各种材料起了好听的名字,比如红豆叫“相思豆”,黄豆叫“金豆”。图为居士们在厨房内清洗银耳。(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为了图吉祥,居士们给各种材料起了好听的名字,比如红豆叫“相思豆”,黄豆叫“金豆”。图为居士们在厨房内清洗银耳。(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根据各位居士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每人都有明确分工,“流水线”分组作业。一组人将银杏果敲开之后,交由下一组清洗剥皮。(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根据各位居士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每人都有明确分工,“流水线”分组作业。一组人将银杏果敲开之后,交由下一组清洗剥皮。(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材料处理完毕,严师傅就下锅开煮。严师傅介绍,他们会根据原料煮熟的难易程度确定下锅顺序,一般会先从蚕豆、红豆、花生等煮起。(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材料处理完毕,严师傅就下锅开煮。严师傅介绍,他们会根据原料煮熟的难易程度确定下锅顺序,一般会先从蚕豆、红豆、花生等煮起。(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厨房内场景,严师傅撇去锅中浮沫。(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厨房内场景,严师傅撇去锅中浮沫。(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原料数量众多,除了土灶两口锅外,另有两口锅在燃气灶上煮。严师傅忙不过来的时候,其他居士也会上锅帮忙。(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原料数量众多,除了土灶两口锅外,另有两口锅在燃气灶上煮。严师傅忙不过来的时候,其他居士也会上锅帮忙。(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平均地,每种原料要煮上一两个小时。待原料都煮好之后,严师傅最后将它们与米混合下锅。图为严师傅捞红枣出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平均地,每种原料要煮上一两个小时。待原料都煮好之后,严师傅最后将它们与米混合下锅。图为严师傅捞红枣出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毗卢寺的腊八粥,有甜有咸。严师傅介绍,咸的是为糖尿病人准备的。图为一位居士举起一包白糖向灶君王叩拜。(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毗卢寺的腊八粥,有甜有咸。严师傅介绍,咸的是为糖尿病人准备的。图为一位居士举起一包白糖向灶君王叩拜。熬粥所用的白糖下锅前都要经过这道仪式。(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煮好之后的各种原料被盛放在篮子里晾晒,在冬日里冒着热气。(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煮好之后的各种原料被盛放在篮子里晾晒,在冬日里冒着热气。(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据严师傅介绍,煮腊八粥要口感好,大米的比例很重要,三勺粳米配上半勺糯米。图为居士们在院中淘米。今年腊八,毗卢寺共用了五六百斤大米。(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据严师傅介绍,煮腊八粥要口感好,大米的比例很重要,三勺粳米配上半勺糯米。图为居士们在院中淘米。今年腊八,毗卢寺共用了五六百斤大米。(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腊八粥需一晚上才能熬透,为此一些居士整晚不眠。1月8日六点多,天未亮,下着雨,毗卢寺门口就有市民排队等候。寺院大门上拉起的横幅上写着:“粥香味香,花香妙香,中国梦香”。(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腊八粥需一晚上才能熬透,为此一些居士整晚不眠。1月8日六点多,天未亮,下着雨,毗卢寺门口就有市民排队等候。寺院大门上拉起的横幅上写着:“粥香味香,花香妙香,中国梦香”。(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寺院内市民打伞排队等候,基本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因为要上班,来得很少。去年,有一千多人进毗卢寺领粥。(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寺院内市民打伞排队等候,基本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因为要上班,来得很少。去年,有一千多人进毗卢寺领粥。(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居士们为市民盛粥。分发给市民之外,居士们还会带些粥回家给家人孩子喝。(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居士们为市民盛粥。分发给市民之外,居士们还会带些粥回家给家人孩子喝。(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一位老者在寺院喝粥。前来领粥的市民基本都吃得很干净,一点不剩。(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一位老者在寺院喝粥。前来领粥的市民基本都吃得很干净,一点不剩。(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