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的洗浴文化历史悠久。老南京人流传着一句话:“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泡澡已成为老南京的一种生活习惯。老南京人下了班,往往泡一壶茶,约几个“澡友”,泡几个小时“软水”,赤裸着身体聊天会友,谈天说地,很解乏。(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南京的洗浴文化历史悠久。老南京人流传着一句话:“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泡澡已成为老南京的一种生活习惯。老南京人下了班,往往泡一壶茶,约几个“澡友”,泡几个小时“软水”,赤裸着身体聊天会友,谈天说地,很解乏。(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人民浴室始建于1958年,是南京现存最老的浴室之一。浴室原是国营,2003年改制成民营。澡堂子洗一次澡每人收费15元,因为是“工薪价”,所以颇受欢迎。(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人民浴室始建于1958年,是南京现存最老的浴室之一。浴室原是国营,2003年改制成民营。澡堂子洗一次澡每人收费15元,因为是“工薪价”,所以颇受欢迎。(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图为:澡堂里的木榧。木榧是南京传统澡堂里的老物件。顾客付了钱,澡堂的伙计就会递上木榧,顾客拿了木榧就下池子去泡几个小时的“软水”。(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图为:澡堂里的木榧。木榧是南京传统澡堂里的老物件。顾客付了钱,澡堂的伙计就会递上木榧,顾客拿了木榧就下池子去泡几个小时的“软水”。(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沈先生(右)在泡澡前与朋友聊天,周师傅(左)在脱衣服准备泡澡。沈先生今年63岁,他说自己3岁开始就在澡堂子里洗澡。现在他每天来这泡澡,是为了交友、聊天、回忆过去。他觉得这里与现今的桑拿房不一样,他更喜欢在澡堂里谈天说地,这里更有味道。(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沈先生(右)在泡澡前与朋友聊天,周师傅(左)在脱衣服准备泡澡。沈先生今年63岁,他说自己3岁开始就在澡堂子里洗澡。现在他每天来这泡澡,是为了交友、聊天、回忆过去。他觉得这里与现今的桑拿房不一样,他更喜欢在澡堂里谈天说地,这里更有味道。(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澡堂的顾客以中老年人为主,大多是熟客,和澡堂老板关系很要好。人民浴室属于传统的老式澡堂,与瓮堂相似的拱形顶很“聚热气“,冬日里在这泡澡很暖和,老年人很爱到这里来。(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澡堂的顾客以中老年人为主,大多是熟客,和澡堂老板关系很要好。人民浴室属于传统的老式澡堂,与瓮堂相似的拱形顶很“聚热气“,冬日里在这泡澡很暖和,老年人很爱到这里来。(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周师傅(中间白发者)在帮他儿子擦背。周师傅今年88岁,一个星期来这泡两三次澡,大都由儿子陪同。老人称,年轻时就爱泡澡,现在年纪大了,更爱泡澡了。”(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周师傅(中间白发者)在帮他儿子擦背。周师傅今年88岁,一个星期来这泡两三次澡,大都由儿子陪同。老人称,年轻时就爱泡澡,现在年纪大了,更爱泡澡了。(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朱师傅(左)帮客人搓背。朱师傅今年50多岁,江苏句容人,在人民浴室工作了20多年,主要从事搓背的工作。澡堂现有员工50多人,主要来自南京六合以及淮安、句容、仪征、江都等南京周边县市,其中句容人最多。(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朱师傅(左)帮客人搓背。朱师傅今年50多岁,江苏句容人,在人民浴室工作了20多年,主要从事搓背的工作。澡堂现有员工50多人,主要来自南京六合以及淮安、句容、仪征、江都等南京周边县市,其中句容人最多。(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浴室的牛岩在为提供客人“出水”服务——用热毛巾为顾客擦干身体。“出水”这个项目,目前只有传统的南京老澡堂才有。牛岩是淮安人,1996年来澡堂工作,因为技术好,待人谦和,当上了澡堂领班。(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浴室的牛岩在为提供客人“出水”服务——用热毛巾为顾客擦干身体。“出水”这个项目,目前只有传统的南京老澡堂才有。牛岩是淮安人,1996年来澡堂工作,因为技术好,待人谦和,当上了澡堂领班。(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王师傅(右)泡完澡出来,服务员帮他把背上的水擦干。王师傅今年89岁,原是南京白下区一名基层公务员。老人说,解放后他就在澡堂子里洗澡了,泡澡已经成了他的生活习惯。他回忆,原来杨公井一带很繁华,有7家澡堂,现在只剩人民浴室一家了。“这地方离家近、澡堂卫生干净、服务员服务好、对我非常照顾。”(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王师傅(右)泡完澡出来,服务员帮他把背上的水擦干。王师傅今年89岁,原是南京白下区一名基层公务员。老人说,解放后他就在澡堂子里洗澡了,泡澡已经成了他的生活习惯。他回忆,原来杨公井一带很繁华,有7家澡堂,现在只剩人民浴室一家了。“这地方离家近、澡堂卫生干净、服务员服务好、对我非常照顾。”(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一位顾客泡完澡后在对着镜子梳头。(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一位顾客泡完澡后在对着镜子梳头。(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这里的浴客泡完澡,大都会在躺椅上歇一会。浴客们泡上茶,操起南京话,彼此之间谈天说地,无比热闹。(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这里的浴客泡完澡,大都会在躺椅上歇一会。浴客们泡上茶,操起南京话,彼此之间谈天说地,无比热闹。(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澡堂员工季家原用机器压毛巾。毛巾先放入1:3000的消毒液侵泡5分钟,再在沸水里“走一下”,最后用机器压。小伙子今年19岁,江宁人,来这里1年左右。因为年龄小,澡堂的员工都很照顾他,主要让他做些倒茶送水、递毛巾等杂活。(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澡堂员工季家原用机器压毛巾。毛巾先放入1:3000的消毒液侵泡5分钟,再在沸水里“走一下”,最后用机器压。小伙子今年19岁,江宁人,来这里1年左右。因为年龄小,澡堂的员工都很照顾他,主要让他做些倒茶送水、递毛巾等杂活。(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郭师傅在手工拧毛巾。相比用机器压毛巾,手工拧毛巾是项技术活——在水温90度的热水里“走一遭”而不被烫伤是要有技巧的。郭师傅今年61岁,句容人,在澡堂里干了31年。他感叹,许多澡堂里的老手艺都失传了,像这手工拧毛巾如今也只有像他这样的老员工才会做。(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郭师傅在手工拧毛巾。相比用机器压毛巾,手工拧毛巾是项技术活——在水温90度的热水里“走一遭”而不被烫伤是要有技巧的。郭师傅今年61岁,句容人,在澡堂里干了31年。他感叹,许多澡堂里的老手艺都失传了,像这手工拧毛巾如今也只有像他这样的老员工才会做。(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在南京的老澡堂里,修脚、捏脚、按摩等这些服务项目被称为“做下活”。如今像人民浴室这样的传统老澡堂还保留着这些服务项目。这些服务,每项收费15元。(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在南京的老澡堂里,修脚、捏脚、按摩等这些服务项目被称为“做下活”。如今像人民浴室这样的传统老澡堂还保留着这些服务项目。这些服务,每项收费15元。(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钟师傅帮客人捏脚。钟师傅是句容人,在这里已经工作27年。因为按摩技术精妙,被这里的浴客称为“按摩大师”。(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钟师傅帮客人捏脚。钟师傅是句容人,在这里已经工作27年。因为按摩技术精妙,被这里的浴客称为“按摩大师”。(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惠金龙(左)帮客人修脚。惠金龙在这工作27年,去年还获得全国修脚师三等奖,在这里被称为“修脚大师”。(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惠金龙(左)帮客人修脚。惠金龙在这工作27年,去年还获得全国修脚师三等奖,在这里被称为“修脚大师”。(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一个浴客在理发。过去南京的老澡堂里不仅可以洗澡,还提供理发、餐饮、食品零售等其他服务。如今,人民浴室还保留着这些传统澡堂的“标签”。(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一个浴客在理发。过去南京的老澡堂里不仅可以洗澡,还提供理发、餐饮、食品零售等其他服务。如今,人民浴室还保留着这些传统澡堂的“标签”。(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澡堂员工们的宿舍。人民浴室提供职工宿舍和食堂,宿舍分两种:一种是单间(夫妻房)50元/月,另一种是集体宿舍,一般2-4人/间,费用是20元/月,水电费全免。因为待遇不错,老板说能留得住人。(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澡堂员工们的宿舍。人民浴室提供职工宿舍和食堂,宿舍分两种:一种是单间(夫妻房)50元/月,另一种是集体宿舍,一般2-4人/间,费用是20元/月,水电费全免。因为待遇不错,老板说能留得住人。(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澡堂的锅炉。澡堂原来使用煤炉,因2000年南京市开始“禁煤”,2003年澡堂将煤炉改成油炉,开始烧煤油。现在一吨煤油要9200元,而且供应不稳定,冬天几乎不提供,要托关系才能买到。浴室的陈师傅说,澡堂用水4.6元/吨,居民只要2元/吨;电是0.9元/度,居民是5角/度,而浴室的澡资却是“工薪价”,所以年年亏损。(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澡堂的锅炉。澡堂原来使用煤炉,因2000年南京市开始“禁煤”,2003年澡堂将煤炉改成油炉,开始烧煤油。现在一吨煤油要9200元,而且供应不稳定,冬天几乎不提供,要托关系才能买到。浴室的陈师傅说,澡堂用水4.6元/吨,居民只要2元/吨;电是0.9元/度,居民是0.5元/度,而浴室的澡资却是“工薪价”,所以年年亏损。(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随着旧城改造的推进,南京的老澡堂如今已被拆得所剩无几,“硕果仅存”的几家老澡堂也是举步维艰。老澡堂里的那份惬意,已成为一代南京人的美好记忆。(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随着旧城改造的推进,南京的老澡堂如今已被拆得所剩无几,“硕果仅存”的几家老澡堂也是举步维艰。老澡堂里的那份惬意,已成为一代南京人的美好记忆。(智德商旅--黄埔7号影像俱乐部/图 胥大伟/文)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