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妻二人自称来自安徽濉溪县,男子今年53岁,女子54岁,家中有一15岁孩子,小学五年级时因贫辍学。女子称其三四年前患肝癌,赴北京手术,两年后复发。12月9日,两人跪在南京一家医院前的人行道上,面前摆了厚厚一摞病历资料。两人表示曾去过救助站,但救助站只能提供吃饭和回家车票,并不能帮其解决问题。两人说在南京没有住所,栖身天桥底下。(彭铭/摄 孙子玉/文)
    夫妻二人自称来自安徽濉溪县,男子今年53岁,女子54岁,家中有一15岁孩子,小学五年级时因贫辍学。女子称其三四年前患肝癌,赴北京手术,两年后复发。12月9日,两人跪在南京一家医院前的人行道上,面前摆了厚厚一摞病历资料。两人表示曾去过救助站,但救助站只能提供吃饭和回家车票,并不能帮其解决问题。两人说在南京没有住所,栖身天桥底下。(彭铭/摄 孙子玉/文)
  • 夫妻二人自称来自安徽利辛县,今年60多岁。男子指着身边的女子说:“这是我媳妇,是个哑巴。”他说家里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儿子目前在天津上大学,两个女儿已经出嫁。12月9日,两人在南京火车站向行人讨钱,嘴里近乎机械地重复说“谢谢”。(彭铭/摄 孙子玉/文)
    夫妻二人自称来自安徽利辛县,今年60多岁。男子指着身边的女子说:“这是我媳妇,是个哑巴。”他说家里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儿子目前在天津上大学,两个女儿已经出嫁。12月9日,两人在南京火车站向行人讨钱,嘴里近乎机械地重复说“谢谢”。(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9日,南京一家医院门口,这位64岁的男子坐在墙根举着光秃秃的手臂向行人讨钱。他说自己是安徽岳池县人,二十多年前在家自制鞭炮时,因一次爆炸事故失去双手,妻子丧生。他有一个儿子四十多岁,因为与儿媳妇关系不和,所以男子带着八十多岁的母亲来南京乞讨,已经十几年。(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9日,南京一家医院门口,这位64岁的男子坐在墙根举着光秃秃的手臂向行人讨钱。他说自己是安徽岳池县人,二十多年前在家自制鞭炮时,因一次爆炸事故失去双手,妻子丧生。他有一个儿子四十多岁,因为与儿媳妇关系不和,所以男子带着八十多岁的母亲来南京乞讨,已经十几年。(彭铭/摄 孙子玉/文)
  • 老人今年84岁,12月9日,她坐在某地铁站附近,举着纸杯向过往行人要钱。她是前一张图片中男子的母亲,两人在南京街头分开乞讨,但不会离开太远,因为要给儿子喂饭。(彭铭/摄 孙子玉/文)
    老人今年84岁,12月9日,她坐在某地铁站附近,举着纸杯向过往行人要钱。她是前一张图片中男子的母亲,两人在南京街头分开乞讨,但不会离开太远,因为要给儿子喂饭。(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9日,南京人流汹涌的新街口地铁站,这位80岁的老人坐在台阶上抽烟斗。他说他来南京乞讨已有两年,一天能要二三十块钱。他说儿子出车祸去世,儿媳改嫁,留下四个孩子,最大的18岁在打工,其余三个在上学,现在安徽老家,由老伴照顾。他说:“农忙时我回家帮忙,闲的时候就出来乞讨。”(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9日,南京人流汹涌的新街口地铁站,这位80岁的老人坐在台阶上抽烟斗。他说他来南京乞讨已有两年,一天能要二三十块钱。他说儿子出车祸去世,儿媳改嫁,留下四个孩子,最大的18岁在打工,其余三个在上学,现在安徽老家,由老伴照顾。他说:“农忙时我回家帮忙,闲的时候就出来乞讨。”(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7日,这位70多岁的老人拄着拐杖在南京火车站广场乞讨。她称自己4年前不小心摔断了腿,老伴已经去世,儿子儿媳外出打工,不愿照顾她。一年多前,远方侄媳妇带她来到南京,之后再没回过安徽泗县老家。(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7日,这位70多岁的老人拄着拐杖在南京火车站广场乞讨。她称自己4年前不小心摔断了腿,老伴已经去世,儿子儿媳外出打工,不愿照顾她。一年多前,远方侄媳妇带她来到南京,之后再没回过安徽泗县老家。(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9日,南京新街口,63岁的老人拄拐走在街头。他称自己以前在西藏批发水果,5年前腿受伤,就医时又发生医疗事故,两年没能起床,出来乞讨已三年,去过东北、上海、南京等好多地方。他老婆去世6年,女儿现在山西上大学,儿子在西藏上高中,两个孩子都靠自己要饭供着。(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9日,南京新街口,63岁的老人拄拐走在街头。他称自己以前在西藏批发水果,5年前腿受伤,就医时又发生医疗事故,两年没能起床,出来乞讨已三年,去过东北、上海、南京等好多地方。他老婆去世6年,女儿现在山西上大学,儿子在西藏上高中,两个孩子都靠自己要饭供着。(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6日,南京闹市一条拥挤的马路上,一位来自甘肃的妇女抱着小孩向等红灯的司机讨钱。很多车主不耐烦地摆手让她走开。(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6日,南京闹市一条拥挤的马路上,一位来自甘肃的妇女抱着小孩向等红灯的司机讨钱。很多车主不耐烦地摆手让她走开。(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7日,南京某医院门口的人行道,一位30多岁来自甘肃的妇女抱着孩子坐在路边。她称丈夫残疾,去年家乡地震,尽管政府补助3万块钱,但他们还是修不起受损的房屋,只能出来乞讨。她家里还有一个7岁的孩子,由奶奶照顾。她自称刚来南京,之前在成都呆过两三个月。(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7日,南京某医院门口的人行道,一位30多岁来自甘肃的妇女抱着孩子坐在路边。她称丈夫残疾,去年家乡地震,尽管政府补助3万块钱,但他们还是修不起受损的房屋,只能出来乞讨。她家里还有一个7岁的孩子,由奶奶照顾。她自称刚来南京,之前在成都呆过两三个月。(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7日,南京某医院门口的人行道,来自甘肃的祖孙俩静静坐在路边。这位59岁的妇女亦称出来乞讨是因为家乡地震,没钱修房。(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7日,南京某医院门口的人行道,来自甘肃的祖孙俩静静坐在路边。这位59岁的妇女亦称出来乞讨是因为家乡地震,没钱修房。(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7日,南京儿童医院门口,一位40多岁来自安徽的妇女帮孩子学站立。妇女称孩子出生时确诊脑瘫,一年多前丈夫与自己离婚,她带着孩子来南京治病,十多万的医疗费用当地政府无法报销,只能带着孩子在街头乞讨。(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7日,南京儿童医院门口,一位40多岁来自安徽的妇女帮孩子学站立。妇女称孩子出生时确诊脑瘫,一年多前丈夫与自己离婚,她带着孩子来南京治病,十多万的医疗费用当地政府无法报销,只能带着孩子在街头乞讨。(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7日,南京某大学校门口,一位穿着校服的女子拉着音响举着麦克风唱歌。她面前的白纸上写着:妈妈因家庭经济困难而不得继续住院治疗疾病,并受病魔的折磨,面对为己求学还是为母亲治病的选择,我断然申请休学为治愈天底下伟大的母亲的疾病,奈何流落街头卖艺,在你垫底爱心帮助我母亲的病将会得到彻底的治愈,同时我能重返校园,我深深地渴望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帮助。(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7日,南京某大学校门口,一位穿着校服的女子拉着音响举着麦克风唱歌。她面前的白纸上写着:妈妈因家庭经济困难而不得继续住院治疗疾病,并受病魔的折磨,面对为己求学还是为母亲治病的选择,我断然申请休学为治愈天底下伟大的母亲的疾病,奈何流落街头卖艺,在你垫底爱心帮助我母亲的病将会得到彻底的治愈,同时我能重返校园,我深深地渴望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帮助。(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2日,南京紫峰大厦对面的一条马路边,一位来自山东年过六旬的男子吹笛卖艺。(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2日,南京紫峰大厦对面的一条马路边,一位来自山东年过六旬的男子吹笛卖艺。(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9日南京夫子庙,每当行人经过,这位70多岁的老人都会迎上前说着“谢谢”讨钱。他说自己来自安徽,其他信息不愿透露更多。(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9日南京夫子庙,每当行人经过,这位70多岁的老人都会迎上前说着“谢谢”讨钱。他说自己来自安徽,其他信息不愿透露更多。(彭铭/摄 孙子玉/文)
  • 12月17日,这位来自河南太康的65岁老人在演奏间隙放下胡琴休息。他说自己两三岁时患上白内障,18岁做手术失败,从此失明。他13岁开始学艺,15岁跟着豫剧团下乡当伴奏,七八年前因为年事已高被豫剧团丢弃。他一生未婚,由弟弟带来南京乞讨过活,已有两三个月。(彭铭/摄 孙子玉/文)
    12月17日,这位来自河南太康的65岁老人在演奏间隙放下胡琴休息。他说自己两三岁时患上白内障,18岁做手术失败,从此失明。他13岁开始学艺,15岁跟着豫剧团下乡当伴奏,七八年前因为年事已高被豫剧团丢弃。他一生未婚,由弟弟带来南京乞讨过活,已有两三个月。(彭铭/摄 孙子玉/文)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