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潜州岛,位于长江南京段江心洲北边。岛长约3500米,最宽处约500米,呈狭长型枣核状。岛上人烟荒芜,目前仅有两户居民,被称为“南京市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王剑/摄)
    潜州岛,位于长江南京段江心洲北边。岛长约3500米,最宽处约500米,呈狭长型枣核状。岛上人烟荒芜,目前仅有两户居民,被称为“南京市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王剑/摄)
  • 63岁的徐开林是岛上仅有的两户居民之一,他和妻子在这座不通自来水、不通电的荒岛上已经生活了13年。由于尚未修路架桥,一艘柴油机驱动的小木船便成了连接徐开林与岛外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王剑/摄)
    63岁的徐开林是岛上仅有的两户居民之一,他和妻子在这座不通自来水、不通电的荒岛上已经生活了13年。由于尚未修路架桥,一艘柴油机驱动的小木船便成了连接徐开林与岛外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王剑/摄)
  • 徐开林老家在连云港灌云县,70年代初随同乡来南京当兵,一当10年。十三年前,受一位在土地局工作的战友的嘱托,徐开林登上潜州岛,接替战友种树护林守岛。五六年前,战友因病去世,徐开林则带着战友的嘱托,在岛上生活工作至今。(王剑/摄)
    徐开林老家在连云港灌云县,70年代初随同乡来南京当兵,一当10年。十三年前,受一位在土地局工作的战友的嘱托,徐开林登上潜州岛,接替战友种树护林守岛。五六年前,战友因病去世,徐开林则带着战友的嘱托,在岛上生活工作至今。(王剑/摄)
  • 徐开林和妻子住在岛边一排低矮破旧的水泥房里。老徐说,房子前的那面五星红旗他已挂了多年,水泥房墙上“钓鱼岛是中国的”大字标语是他儿子今年上半年写下的。因为踏实刻苦,徐开林入伍第二年就入了党,如今已有40多年党龄,老徐回忆这些时满脸自豪。(王剑/摄)
    徐开林和妻子住在岛边一排低矮破旧的水泥房里。老徐说,房子前的那面五星红旗他已挂了多年,水泥房墙上“钓鱼岛是中国的”大字标语是他儿子今年上半年写下的。因为踏实刻苦,徐开林入伍第二年就入了党,如今已有40多年党龄,老徐回忆这些时满脸自豪。(王剑/摄)
  • 徐开林和妻子育有一儿二女,均已成家。大女儿和儿子都在南京打工,小女儿留在连云港。儿子有空会上岛看望父母,大女儿也会在周末做一桌好菜叫父母过去吃。除了儿女接济,岛上生活必须的日用品都要去小岛对面的市场购买。12月13日,徐开林驾船买完食物回岛。他身后在建的楼盘,售价已超过2万一平。(王剑/摄)
    徐开林和妻子育有一儿二女,均已成家。大女儿和儿子都在南京打工,小女儿留在连云港。儿子有空会上岛看望父母,大女儿也会在周末做一桌好菜叫父母过去吃。除了儿女接济,岛上生活必须的日用品都要去小岛对面的市场购买。12月13日,徐开林驾船买完食物回岛。他身后在建的楼盘,售价已超过2万一平。(王剑/摄)
  • 徐开林介绍说,夏天时,因为岛上没电不能用电冰箱,所以得每天去对面买食物,冬天食物可多放几天,则可以隔些天买一次。12月13日,老徐和妻子拎着买来的东西回家。因为岛上生活艰苦,老徐妻子腿脚长期受风寒湿气侵袭,如今常常感到疼痛,行动不太方便,拎着东西走起路来很吃力。(王剑/摄)
    徐开林介绍说,夏天时,因为岛上没电不能用电冰箱,所以得每天去对面买食物,冬天食物可多放几天,则可以隔些天买一次。12月13日,老徐和妻子拎着买来的东西回家。因为岛上生活艰苦,老徐妻子腿脚长期受风寒湿气侵袭,如今常常感到疼痛,行动不太方便,拎着东西走起路来很吃力。(王剑/摄)
  • 由于不通电,徐开林和妻子夜晚照明用的是一盏煤油灯。尽管是白天,老两口居住的水泥房里光线昏暗。岛上的生活娱乐很贫乏,睡前徐开林会打开收音机听听新闻和音乐,常常听到深夜十一二点。(王剑/摄)
    由于不通电,徐开林和妻子夜晚照明用的是一盏煤油灯。尽管是白天,老两口居住的水泥房里光线昏暗。岛上的生活娱乐很贫乏,睡前徐开林会打开收音机听听新闻和音乐,常常听到深夜十一二点。(王剑/摄)
  • 徐开林和妻子的厨房用的是烧柴火的土灶,柴火是岛上随处可见的枯叶断枝。(王剑/摄)
    徐开林和妻子的厨房用的是烧柴火的土灶,柴火是岛上随处可见的枯叶断枝。(王剑/摄)
  • 岛上没通自来水,徐开林夫妇就把长江水倒进一口大缸,放进明矾澄清后用。徐开林曾尝试打了几口井,但均以失败告终。他们还曾养过猪和羊以改善生活,但由于担心猪粪羊粪流到江中污染江水,被有关部门制止。(王剑/摄)
    岛上没通自来水,徐开林夫妇就把长江水倒进一口大缸,放进明矾澄清后用。徐开林曾尝试打了几口井,但均以失败告终。他们还曾养过猪和羊以改善生活,但由于担心猪粪羊粪流到江中污染江水,被有关部门制止。(王剑/摄)
  • 在岛上,徐开林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种树护林。目前岛上12000多棵成品树木,有一半多是老徐和妻子种下的。这份工作,徐开林完全是义务的,政府只有少量的费用补贴。为此,老两口还欠下了外债。儿女曾对两人抱怨:“你们对树比对我们还好,你们就在岛上和树去过一辈子吧!”对于这些成品树木,徐开林说:“我们只有权种树,没权砍树卖树。”(王剑/摄)
    在岛上,徐开林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种树护林。目前岛上12000多棵成品树木,有一半多是老徐和妻子种下的。这份工作,徐开林完全是义务的,政府只有少量的费用补贴。为此,老两口还欠下了外债。儿女曾对两人抱怨:“你们对树比对我们还好,你们就在岛上和树去过一辈子吧!”对于这些成品树木,徐开林说:“我们只有权种树,没权砍树卖树。”(王剑/摄)
  • 每天天刚蒙蒙亮,徐开林就起床绕岛巡视树林,大多时候步行,有时也会开着他的小木船。春天上岛野炊游玩的人很多,老徐得经常提醒这些人用火安全。“有的人脾气不好,反问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冬天上岛的人少,老徐的工作也轻松不少。(王剑/摄)
    每天天刚蒙蒙亮,徐开林就起床绕岛巡视树林,大多时候步行,有时也会开着他的小木船。春天上岛野炊游玩的人很多,老徐得经常提醒这些人用火安全。“有的人脾气不好,反问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冬天上岛的人少,老徐的工作也轻松不少。(王剑/摄)
  •   徐开林在岛上开辟出了200多亩的荒地种植小麦,这也成了老两口目前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两人年事已高,耕种收割主要依靠儿子帮忙。但由于岛上土壤半沙半土不够肥沃,夏天汛期江水常常淹没麦田,所以收成不是很好。12月13日,徐开林巡视麦田。(王剑/摄)
    徐开林在岛上开辟出了200多亩的荒地种植小麦,这也成了老两口目前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两人年事已高,耕种收割主要依靠儿子帮忙。但由于岛上土壤半沙半土不够肥沃,夏天汛期江水常常淹没麦田,所以收成不是很好。12月13日,徐开林巡视麦田。(王剑/摄)
  •   徐开林拨开泥土查看麦子发芽情况。(王剑/摄)
    徐开林拨开泥土查看麦子发芽情况。(王剑/摄)
  • 潜州岛尚未开发的原始生态成为众多鸟兽的天堂,这也吸引了一些不法份子上岛张网捕鸟。12月13日,徐开林在麦地边发现一张网,上面困了3只野鸟,性格温和的徐开林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老徐将野鸟从网上解下后放飞。(王剑/摄)
    潜州岛尚未开发的原始生态成为众多鸟兽的天堂,这也吸引了一些不法份子上岛张网捕鸟。12月13日,徐开林在麦地边发现一张网,上面困了3只野鸟,性格温和的徐开林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老徐将野鸟从网上解下后放飞。(王剑/摄)
  • 网上被困住的野鸟。(王剑/摄)
    网上被困住的野鸟。(王剑/摄)
  •  救下三只鸟后,徐开林拨通了执法部门的电话,报告了他发现的捕鸟网。徐开林的妻子很担心这会遭到捕鸟者的报复。她说有一次家里的一口铁锅突然不见了,她怀疑是被捕鸟者偷走的。(王剑/摄)
    救下三只鸟后,徐开林拨通了执法部门的电话,报告了他发现的捕鸟网。徐开林的妻子很担心这会遭到捕鸟者的报复。她说有一次家里的一口铁锅突然不见了,她怀疑是被捕鸟者偷走的。(王剑/摄)
  • 12月13日中午,徐开林收到一位老友的邀请,开船去小岛对面一起吃午饭。在朋友的口中,老徐被称为“岛主”。(王剑/摄)
    12月13日中午,徐开林收到一位老友的邀请,开船去小岛对面一起吃午饭。在朋友的口中,老徐被称为“岛主”。(王剑/摄)
  • 开船前,徐开林抬头又望了一眼小岛。他的妻子很担心老徐的身体:“他已经63了,我的腿脚也不好,真不知我们还能在岛上坚持多久,但我们又放不下这些树。”她表达了离开潜州岛的愿望,也希望能有人接替他们的工作。(王剑/摄)
    开船前,徐开林抬头又望了一眼小岛。他的妻子很担心老徐的身体:“他已经63了,我的腿脚也不好,真不知我们还能在岛上坚持多久,但我们又放不下这些树。”她表达了离开潜州岛的愿望,也希望能有人接替他们的工作。(王剑/摄)
  • 凤凰网江苏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凤凰网江苏频道。
凤凰网江苏站
官方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