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张友宪

纵使内心充满对古代艺术的向往和尊敬,
但仍然要用自己的实践,
让民族瑰宝在当下放出应有的光芒。
凤凰江苏 > 人文 > 对话·名家风骨
艺术人生 张友宪 文字实录
人物、山水、花鸟,从不偏废
因为多画人物,所以就能少接触山水花鸟?我不是这样,人物、山水、花鸟、包括练习书法,我一直都喜欢,都没有偏废过。【详细】
画家不能被市场绑架
画家对于市场,他的态度应该是什么呢?应该是画,首先是画,然后才是商品。千万不要倒过来,商品,然后画。【详细】
儿子与我是朋友加兄弟
像这次的展览,他与我儿媳专程从国外飞回参加。第一次,我很感动。所以在开幕式上,我也特意感谢了他们。【详细】

作品展示

  • 枫丹白露写生 45cm×38cm
    枫丹白露写生 45cm×38cm
  • 罗马斗兽场内即景 45cm×38cm
    罗马斗兽场内即景 45cm×38cm
  • 莎翁笔下的朱丽叶小院 45cm×38cm
    莎翁笔下的朱丽叶小院 45cm×38cm
  • 威尼斯所见 45cm×38cm
    威尼斯所见 45cm×38cm
  • 五月地中海 45cm×38cm
    五月地中海 45cm×38cm
  • 芭蕉因我枯也荣600x300cm
    芭蕉因我枯也荣 600x300cm
  • 竹石图 79x59cm
    竹石图 79x59cm
  • 满目纵横 96x180cm
    满目纵横 96x180cm
  • 夏之葳蕤 180x96cm
    夏之葳蕤 180x96cm

印象张友宪

巨幅芭蕉撼人心魄

张友宪现为南京艺术学院教授、美术学院院长。他山水、人物、花卉无不精到,焦墨、淡墨、彩墨山水人物、行、隶、篆、草,亦无不精。很特别的是,友宪对画蕉情有独钟,30年前便以芭蕉名世,前辈画家程十发先生也曾经对张友宪的芭蕉大加称道,赞“友宪画蕉,六法精粹”。

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张友宪说这批作品是“吃洋奶”长大的这一代画家回归中国文化的一个尝试,中国人千百年来以蕉入画、以蕉入诗,为芭蕉注入了丰富多彩的象征意味。张友宪的这批作品,对芭蕉的形象不是从细节上进行表现,而主要从整体上进行了观照。【详细】

观张友宪画十八罗汉

朋友老贾想办一个画展,名曰“与佛有关”,商之于张友宪老师,张老师答应画一张画。朋友问:多大呢?张老师说,要画干脆画张大的。

张老师是善画大画的。而每画巨幅,地板、路边、林间。看似随意地洋洋洒洒摊开,独自挥墨,其实早已进入自己的无物境界。此次创作丈六巨幅《十八罗汉坐太和》是在办公室门口的过道中,我赶到时,过道中楼梯上已经围满了人。我悄然挤进去,只见张老师坐在宣纸的右边,手中握住毛笔,凝神注目。身下已经勾勒出一组罗汉墨稿。【详细】

张友宪:我还没开始画画

“我这个人在学习时是比较认死理的,换句话说就是笨,老师讲什么我就做什么。比如上工笔课,最用功的时候一天要画16个小时,到食堂吃饭筷子都拿不住,手都是僵的。有点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

当被问及接下来,他会怎样继续前行时?张友宪笑言,“我还没开始画画呢,现在还在积累阶段。接下来怎么走,对我还是个未知数。这不是故作高深,是先天不足。也可能有人会觉得我这种想法很迂,那我不管,就这样迂下去吧。【详细】

《红了芭蕉》拍出1024万 平常心面对

1024万的成绩不免引来猜测:背后是否有金主推动“做”了这样的成绩?是否有炒作嫌疑?面对这些,张友宪坦白:我实话实说,我们从头说起。

张友宪说,其实他从来没有送过一张画到拍卖场,都是别人送拍。另外,《红了芭蕉》有140余平尺,平均价格在7万多每平尺,从单价看并不高,“前年拍过一张红色题材《过雪山》,一平尺8万多”。所以,对于现在的成绩,他也保持平常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