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吴为山雕塑解读:写意精神与中国气韵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作为全国乃至国际知名的雕塑家吴为山,二十多年来,他一直以挖掘和精研中国传统文化、弘扬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为人生命题。他长期致力于中国文化精神在中国雕塑创作中的融渗和表现,创作了大量的历史人物雕塑,遍布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推动了当代中国艺术在世界的传播,为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

【编者按】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

继著名画家高云、著名作家毕飞宇、著名设计师速泰熙、著名唐宋文学研究学者莫砺锋教授、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柯军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开讲之后,钟山文艺大讲坛将邀请国际著名雕塑家、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教授于10月底继续开讲,为市民们带来关于雕塑的艺术普及讲座,敬请期待!

吴为山教授

作为全国乃至国际知名的雕塑家吴为山,二十多年来,他一直以挖掘和精研中国传统文化、弘扬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为人生命题。他长期致力于中国文化精神在中国雕塑创作中的融渗和表现,创作了大量的历史人物雕塑,遍布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推动了当代中国艺术在世界的传播,为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

吴为山教授首创中国现代写意雕塑之风,并提出“写意雕塑的理论”和“中国雕塑八大风格论”,出版了多部理论著作。这是对中国雕塑优秀传统的全面总结,对中国雕塑当下创作的发展方向起到极大的引领作用。吴为山的雕塑作品从文化学意义与美学精神上看属于典型的“写意雕塑”。关于“写意雕塑”,他在《写意雕塑的文化意义》等有关文章中进行了精彩的解析,并第一次对这一学术概念予以了系统而全面的论述。

写意雕塑,首先是建立在中国的写意文化与写意哲学的基础上。古代中国哲学观念是写意雕塑的文化之源。中国古代哲学的核心是天人合一的哲学,人与自然合为一体,是道家的主要思想,是老庄思想的精髓。这种哲学观影响了写意艺术的发展,甚至影响整个中国艺术的思维方式。

在全国第八届雕塑论坛上,吴为山首先提出了“写意雕塑”这一概念。他提出写意雕塑的缘由是要把中国的写意精神、写意文化融到雕塑创作里来。“写意雕塑”这一概念在雕塑界引起极大反响,写意雕塑就是将中国文人写意画的写意精神和写意手法移入到雕塑作品的创造之中,使雕塑更加注重神采与风骨、气韵和神韵,所谓写意性就是对“意趣”、“抒情性”的强调。

中国可以说是一个写意艺术王国,从文学史上的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到文人写意画,再到书法、园林、建筑、音乐、舞蹈、戏曲甚至武术,都被深深地打上“写意”的烙印,这是中国艺术独一无二的美学本质。“写意雕塑”的提出,就是为了消解“西方艺术中心论”,强化中国雕塑艺术的独特性(即它是以气韵、诗性之美取胜),突显中国本土特征和东方艺术体系。

吴为山作品《似与不似之魂——齐白石》

吴为山不但最早提出了“写意雕塑”的概念,而且在雕塑创作上也身体力行,他的雕塑作品深刻地打上了“写意”特征。《似与不似之魂——齐白石》(2004)用写意的雕塑语言,刻画出了齐白石“不似则欺世,太似则媚俗,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堂奥思想与大智若愚的大家风范,实现了“神似为上,形似次之”的美学理想。

吴为山作品《弘一法师像》

《弘一法师像》(2006)以写意手法刻画弘一法师的深邃、祥和与端严,飘逸的衣纹凸显出弘一法师的仙风道骨和灵动之气;《李可染像》(2009)仍以粗放的形式语言展现李可染先生的学者之风以及“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艺术追求,艺术家并不执着于细部的所谓全面、精湛,而是大胆取舍,着力打造艺术家的精神气质,抓住最能感染观者的瞬间,力求以少胜多;《举杯邀明月——诗人李白》(2012)、《空谷有音——老子出关》(2012)在雕塑风格上又有新的变化,那就是在坚持“写意性”的同时,更加重视雕塑形式感与视觉冲击力,善于删繁就简,以一当十。

吴为山作品《举杯邀明月--诗人李白》

吴为山作品《空谷有音——老子出关》

《空谷有音——老子出关》在雕塑语言上借鉴了贾科梅蒂的“扁长”语符,以夸张、变形的语言,对老子及所乘之牛予以简化、概括,以凸现老子上善若水、绝圣弃智、希言自然的哲人风骨;《举杯邀明月--诗人李白》以飘动的衣襟来展示诗仙李白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艺术品格,整个雕塑充满动势与旋律,给人以无限的遐思。

吴为山作品《超越时空的对话》

《超越时空的对话》仍以写意的语言,将齐白石与达芬奇两位不同时代的东西方艺术大师并置于同一时空,表明了雕塑家中西合璧、古今一体的艺术理念。

吴为山作品《孔子问道老子》

《孔子问道老子》在雕塑语言上又有了新的突破,这时的写意手法应该属于“大写意”,那就是把写意手法推向极致,向抽象化、符号化挺进,这种类似几何化的抽象语言,更增添了两位哲学巨匠的高度与深度,把两位大师的深邃思想与理性意象隐藏于“物化”层面,凸现“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精神层面。

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组雕则以文人写意手法和意象造型形式来塑造主题性群雕作品,对传统写实雕塑观念予以了大胆的颠覆,以此强化悲怆的平民形象、唤起民族精神的崛起、期望永久和平,这不仅在视觉形式上,而且在心灵层面上都给人强烈的震撼。整个群雕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一个日本侵略者形象,这也是作者一个匠心独运之处,那就是人民始终是世界的主体,始终是正能量的代表,也只有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这一雕塑作品始终是在为人民大众立碑树撰,不愧为大众史诗、平民丰碑。

从吴为山的雕塑题材我们可以看出,他在主题上十分钟爱中国传统的哲学理念与艺术精神,在形式上则努力走出雕塑艺术的“形似”误区,向“神似”与写意层面倾力跃进,凸显出写意精神与中国气韵,而这正接近了艺术的本质与核心。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