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走遍港城:秦阙汉庙 石语碑言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南宋以前,位于中原发达地区正东方的连云港,有着得天独厚的战略与区位优势,在周边西安、洛阳、开封、青州、徐州、扬州、淮安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辐射带动下,经济社会文化亦曾高度繁荣。

海州城朐阳门民俗踩街表演

海州城朐阳门民俗踩街表演

历史上的连云港虽偏处海隅,但随着中央政权对海洋的关注、海运与对外贸易的兴盛,以及依托山海渔盐之利,曾有过数度繁华。南宋以前,位于中原发达地区正东方的连云港,有着得天独厚的战略与区位优势,在周边西安、洛阳、开封、青州、徐州、扬州、淮安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辐射带动下,经济社会文化亦曾高度繁荣。

藤花落

藤花落

有专家曾言,“地上看苏州,地下看海州”。连云港地区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分布广泛,春秋、战国及秦汉古城密集分布。海州城、锦屏山、云台山周边汉墓鳞次栉比,宋墓也常有发现,考古发掘文物之丰富,虽与王侯将相墓存在差距,但也极具特色。在这些历史文化遗存中,秦东门和东海庙至今让港城人魂牵梦绕。

黄玉猪

黄玉猪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统六国,号令天下,推行“车同轨,书同文”,北筑长城驱匈奴,南开灵渠平百越,称为“千古一帝”。这位始皇帝在天下广设郡县,在连云港地区曾设置朐县、赣榆县,分属郯郡(汉为东海郡,郡治郯城)、琅琊郡(郡治琅琊)。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秦始后第一次东巡,在琅琊山筑高台刻石以彰其功,齐琅琊郡赣榆人、方士徐福上书称东海蓬莱、方丈、瀛洲三仙山为仙人居所,有长生不老之仙药,秦始皇大为心动。

孔望山

孔望山

幻想长生不老的秦始皇,两次令徐福率官兵百工和童男童女赴东海仙山“求仙问药”。公元前212年秦始皇令人在东临沧海的朐山立石为秦东门阙。121年后即汉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司马迁完成《史记》创作,他在《秦始皇本纪》中记载:“三十五年……于是立石东海上朐界中,以为秦东门”。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淮水》中也指出,“秦始皇三十五年,于朐县立石海上,以为秦之东门。”如今秦始皇早已千古,秦东门石阙也遗迹全无,只留下徐福东渡、秦山神路等众多传说。

南望孔望

南望孔望

春来孔望

春来孔望

秦东门石阙立于何处?什么形制?何时坍塌?是否有遗迹?这些问题久久萦绕在人们心头。

云天孔望

云天孔望

东汉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崔季珪(即崔琰)求学于山东北海人、经学家郑玄,黄巾起义爆发后,崔季珪为避黄巾军买舟沿海岸南下,登临东海之中郁洲(云台山),并泛舟朐山外海。他在《述初赋》中写到,“倚高舻以周眄兮,观秦门之将将”,站在高高的船头向四周眺望,看见秦东门雄伟壮观的模样。后来崔季珪官至尚书,因反对曹操称王而死于狱中。

海天孔望

海天孔望

朐山东北近海有一独立山体,高123米,唐宋称龙兴山,宋元因筑抗金城称巡望山、古城山,明代始称孔望山。此山与凤凰山之间为东南向开口的喇叭状坡地,秦东门石阙屹立于此,不远处为朐山口,朐山港即位于附近。此处海运与贸易繁忙,为重要的商贸集市,帆樯林立,船舶云集。

孔望山与青龙山间

孔望山与青龙山间

据《后汉书卷七•孝桓帝纪第七》记载,桓帝永兴二年(公元154年)春“京师地震”,夏“东海朐山崩”。东汉时期华东地区地震频发,朐山因此崩塌,而朐山下立石为阙366年的秦东门自然难逃劫难,遭到损毁。桓帝永寿元年(公元155年),东海国相“南阳桓君”在东海孝王刘臻的支持下,在秦东门石阙附近兴建东海庙,祭祀东海神。东汉初,光武帝刘秀将东海郡分封给东海王刘庄(阴丽华之子,后为汉明帝,将佛教引入中国),始称东海国。东海国设相,负责东海国政务,秩两千石。

东海庙复原图

东海庙复原图

公元154年夏“东海朐山崩”,第二年桓君兴建东海庙。36年后崔季珪南下途中还能“观秦门之将将”,可见崔季珪所观望的秦东门应是朐山崩塌后残存的秦东门,或者说是桓君在修建东海庙同时修葺过的秦东门。

东海庙遗址周边附属物

东海庙遗址周边附属物

古代大海航行九生一死,沿海地区官员、商人、船夫、渔民对海神极其敬畏,顶礼膜拜。战国方士所著《山海经·大荒东经》云:“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名曰:禺虢。黄帝生禺虢,禺虢生禺京,禺京处北海,禺虢处东海,是为海神。”看来,东海庙祭祀的东海神当为禺虢,后世逐渐演化,最终化身为《西游记》中的东海龙王敖广。

东汉象石

东汉象石

东汉蛤蟆石

东汉蛤蟆石

灵帝熹平元年(公元172年),东海国相“满君”担心“勋绩不著,后世无闻”,于是立东海庙碑记载“南阳桓君”建庙事迹。熹平二年(公元173年),东海国相任恭完成东海庙修缮后,在东海庙碑碑阴镌刻隶书大字,“阙者,秦始皇所立,名之秦东门阙,事在《史记》”。后人习惯称呼东海庙为植石庙,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记载:“植石庙在朐山县(东)北四里,始皇立石朐界中,以为秦东门,今门石犹存,倾倒为数段,在庙北百许步,今尚可识其文,曰:‘汉桓帝永寿元年……,东海相任恭修理此庙。’”乐史所称“门石”即为秦东门残石,已“倾倒为数段”。

孔望山摩崖造像

孔望山摩崖造像

东汉承露盘

东汉承露盘

孔望山南麓坡地上,不仅曾经矗立着秦帝国的东大门,还建有东海庙。今天我们依然可见的孔望山摩崖造像、象石、蛤蟆石、石碑座(俗称馒头石)、杯盘刻石、承露盘等,皆是东海庙的附属物。山东莱州也建有东海神庙,《唐会要》记载:“(唐)天宝十载……祭东海广德王于莱州界”,北宋以后该庙香火鼎盛,与泰山、天坛等齐名。在隋唐以前,东海国之朐山东海庙应是祭祀东海神的重要场所,其影响力不可小觑。

东汉杯盘刻石

东汉杯盘刻石

杯盘刻石

杯盘刻石

三任东海国相修造东海庙,必然会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利用秦东门倒塌的部分残石垒筑庙基,并用巨石雕刻石象、石蛤蟆。东海庙碑当年极有可能就竖立在馒头石上,如今石碑座顶部凹槽尚存,而立于其上的庙碑却不知所踪。南宋洪适在《隶释》中提到,“予官京口日,将士往来朐山者云:‘海庙一椽不存,自今非四十年前,旧物不复见此刻矣’。”宋金之间为争夺淮海地区曾发生数次大的战役,海州城多次沦陷、数度被毁,孔望山与凤凰山之间建有抗金城,秦东门残石很可能被加工分解后运往山脊建筑石墙,这也是孔望山除了象石、蛤蟆石、馒头石外,不见大块残石的主要原因。洪适在京口(今镇江)为官时,东海庙已经片瓦不存,东海庙碑也“不复见”。幸有保存在金石典籍中的碑刻拓片,尚可让后人一睹真容。

东海庙碑

东海庙碑

东海庙碑碑阴

东海庙碑碑阴

石碑座

石碑座

东汉中后期,地震高发,瘟疫与蝗灾频繁出现,加之豪强当道,民生疾苦,黄老之学与谶纬之说融合演变,为道教的繁荣兴盛奠定基础。传说琅琊人、道士于吉在东海国曲阳泉上得到《太平清领书》,其徒宫崇将书献于汉顺帝,这部道家经典后被斗米道和太平道尊称为《太平经》。东汉时期,佛教面对诸多排斥,需要借助道教进行传播,甚至一度称作“浮屠道”,广为流传的“老子化胡”之说,亦为佛道教早期共生并存提供土壤。而道教也吸收了佛教的有益内容,为我所用。

孔望山摩崖造像

孔望山摩崖造像

孔望山摩崖造像

孔望山摩崖造像

如今,孔望山摩崖造像作为国家级重点文保单位,百余尊大小不一的石刻造像被专家学者解读为佛道教并存,有一定道理。综合考量淮海地区为道教的发源地,结合东海庙及供奉的东海神,作为东海庙附属的摩崖造像,其主体颂扬的应是老子等道家神仙,佛教内容造像的出现,反映出东汉时期佛道教兼容并存、互相借鉴的社会现象。1982年、2000年国家历史博物馆曾两次牵头开展对孔望山的考古调查,发现孔望山南麓地层中遗留有汉墓、东汉剪轮铜钱以及汉魏、隋唐砖瓦碎片,且有多层叠压的庙基遗址,从而为我们提供了东海庙的确切位置,也间接指明了秦东门的大体方位。

南北朝时期佛教造像

南北朝时期佛教造像

孔望山南麓地层中残存着大量残砖碎瓦

孔望山南麓地层中残存着大量残砖碎瓦

孔望山有龙洞庵,因西侧龙洞及众多石刻而得名,原为龙兴寺,香火鼎盛千年,庵中1200余年的古柏和800余年的糯米花树即为明证。龙洞庵与东海庙是何关系?龙洞庵可能与始建于东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多次重建的东海庙、龙兴寺一脉相承,后来迁至现址。300年后孔望山旁大海东移60余里,并更名为黄海,曾经繁盛的朐山港早已被新港替代,当年的海峡也湮没为肥沃田地,今日渐变为城市新区。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不禁让人感叹世事变迁。

龙洞庵山门及百年朴树

龙洞庵山门及百年朴树

龙洞庵内1200余年柏树及800余年糯米花树

龙洞庵内1200余年柏树及800余年糯米花树

龙洞庵掩映于绿树春花间

龙洞庵掩映于绿树春花间

秦阙汉庙,摩崖为证,象石为凭,刻石为据。千古遗存,历经风雨,留待后人,研究考证!(梁东)

孔望山南麓桃花树下

孔望山南麓桃花树下

孔望山东望

孔望山东望

孔望山东望云台山

孔望山东望云台山

[责任编辑:刘丽]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