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老行当|雨花台区最后的弹棉花老店


来源:金陵微雨花原创

自动播放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弹棉花曾经是个红火的行业,不仅工具特别,而且每当工匠开始工作,附近都可以听到“嘭、嘭、嘭”的弦声。弹棉花,这个曾经在百姓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的传统活儿,随着城市工业化和现代化而淡出人们的视线,弹棉花的声音也就开始渐渐远离城市的喧嚣,成了老一辈人的记忆。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春风化雨,翻天覆地。

在南京城日新月异之际,许多曾经遍布街头巷尾的老行当,正在随岁月远去,渐渐地淡出我们的视线。

城市的角落里,有这样一群执着的老手艺人,在坚守着自己精湛的技艺,坚守着放不下的生活习惯和那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

小巷子里传出“叮当”打铁声、“沙沙”锯木声,那是即将消失的城市风景,正在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位于板桥老街华兴路与雄风路交叉口东50米的这家“阿季老店加工新旧棉花胎”店,在这里已经扎根快20年了。老板季成浪是温州人,19岁就跟随师傅学习弹棉花。如今60岁的他,带着儿子继续在这里从事棉花胎被加工。

与传统的棉花店不同,在这里没有看到满天飞舞的棉花,也没有看到老板把棉花弓背在身上,用木槌不停地敲击着那根“弦”,将贴在一起的棉花弹得蓬松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自动化的轧花机,季师傅和儿子分别站两头,他只要把死板板的棉花往机器“口”中一放,另一端就会吐出蓬松松的棉花来,如此反复个几次,棉花瞬间松软蓬松。季师傅介绍,弹花机的出现让弹棉花实现了半自动化生产,弯弓、磨盘、弹花锤等弹棉花器械开始淡出弹花匠的视线。

弹一床棉被要经过吹、拉、磨、缝等工序。刚刚弹的松软的棉花在父子两的配合下,放上了另外一台磨盘机上。根据顾客需求的尺寸,在这里进行再加工。

在传统工艺里,棉花弹好后就得立刻布线网,用横竖线组成的小网格固定棉絮,线网织好后,压平被褥也很重要。如今有了磨盘机自动压平,从弹棉花到包棉胎,再压平整上个新被面,前前后后半小时左右就搞定了。季师傅说,以前弹一床棉被要八九个小时,一天只能弹一床,如今半小时就能弹一床。

虽然手工弹棉花的老手艺渐渐被机械化操作所代替,但在季师傅看来,弹了40多年的棉花,已经有很深的感情,如今技术进步了、工艺革新了,作为曾经的一道风景,就算如今再没有市场,也不会让这个老行当消失。毕竟,这是一段带不走的历史和记忆。(金陵微雨花原创)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南京40年·老行当|弹棉花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806/9/wemedia/64f3c81db7357dd8f3cb48c0a8e4c679fe2cbbcc_size349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