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何日君再来”我与连环画的情缘


来源:凤凰网江苏

连环画是一种曾经伴随整个国家几代人一起成长的特殊画种,我衷心希望它能再创辉煌。据我所知,目前多地都在组织连环画的创作和出版,去年国家艺术基本项目还设立了“青年连环画创作人才培养”由鲁迅美术学院承办,我亦为此去讲了几天课。如今在一些城市,优秀的连环画也已进入学校成为学生的课外读物,成为推进核心价值观教育的重要载体。

1978年到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

这是黄金般四十年,亦是史诗般四十年。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家到个体,这方土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因此熠熠生辉;这个国家的光荣和梦想,无不因此信心倍增。

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南京的40年变化,正是改革开放成就的具体展示。这座古城的繁荣兴盛,市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等等,都在用事实诠释着改革的内涵,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品格和精神。

来,说出你的故事——从即日起至9月底,南京市委宣传部联合多家单位组织开展“南京40年•百姓心声”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广大市民,通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普通人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和心声,记录下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变化与幸福瞬间,充分展示我市经济社会、城乡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讴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南京40年来的沧桑巨变,激励人们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书摊上的连环画,稍厚就会分订成四册,按册算钱。(作者供图)

连环画正文前面会加几页废旧报纸(作者供图)

连环画又称小人书。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小书摊。

那年代普遍文化水平不高,大众传媒也没有现在那样丰富多彩,人们对连环画的喜爱犹如当今人离不开电视一样。文革期间,这些都被作为“封资修”而逐步消失,当时连环画出版仅有样板戏一类的内容,其他内容的连环画,如历史故事等都不再现。文革后随着出版社恢复正常,连环画出版又开始兴盛起来。

近期再版的胡博综早期的连环画作品(作者供图)

我因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一组连环画入选当时的全国美展(那次美展中仅入选四套)而备受关注,1972年被调到出版社工作。当年常去基层收集素材,去农村画大量速写,条件虽艰苦,但是对我来讲却是最快乐的事。

我很有幸曾跟大书画家林散之住在同一个院子,林老对我女儿像孙女般宠爱,同院子邻居也都很关照我们,我大量的作品都是在那个条件虽艰苦,但暖暖的环境中产生的,全书达三百页,因多次再版已达几个版本的《家》便是其中之一。

林散之与胡博综女儿(作者供图) 

图中字是林散之为胡博综女儿所写(作者供图)

胡博综的连环画作品(作者供图)

那时的连环画有些还不署作者名,仅署某某创作组,也没有稿酬,但创作过程中的愉悦对我来讲是一种享受。大概在1978年改革开放初,才开始恢复了稿酬制度,开始并不高,但相对当时的工资来讲已是很可观的收入。

之后,我以连环画圈内人的身份,陪伴连环画走过改革开放40年的岁月。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几年,是连环画艺术水准最高的时期。由于绘画市场尚未形成,各画种的人物画家都画过连环画,包括当前著名的国画家、油画家及其他画种画家,如范曾、刘大为、冯远、艾轩、罗中立等等。最辉煌的是在第六届全国美展中,连环画曾获得四个金奖(占全部金奖图文的五分之一还多),亦是画种获奖比例最高的。

当时连环画的发行量之大也是前所未有的,有的一种书几版印刷下来,累计就印数百万册。据当时统计,1982年全国出版的连环画达2000多种,发行量8.6亿册。那时我所在的江苏美术社出版的连环画有《古代文学家》《古代科学家》等套书,销量最大的是武打小书,我记得印量最大的一本是《神力王》,印了大概有200多万册。江苏的连环画在历届几次连环画评奖中都名列前茅,在多届全国美展中,江苏连环画作品也屡获金、银奖牌。

那段时间,也正值我精力充沛的年岁,我每年都会出版几本连环画,如《江姐》《二月》《古窟之春》《东进》《家》《倪焕之》《要是我当县长》等都是那时期的作品。

胡博综的连环画作品(作者供图)

该是因为喜爱并从中得到很多乐趣,虽工作量巨大,但也不觉得累,那是一段令人激动的时光。

到八十年代末,受到电影、电视等媒体的影响,曾经哺育过几代人的连环画则渐渐退出,连环画已经不再如从前那般辉煌。

而后随着怀旧收藏热的兴起,又让连环画重新找到了它的另一处位置。

新旧交替,悲喜交加,无论如何,在这个国度里,总有一群“铁杆粉丝”在数年如一日守护着连环画,守护着传统,并致力于它的传承和开拓。很多地方上将景点名胜传说出成连环画,为旅游纪念产品,也给它开辟新的市场,也有纪念馆出版相关故事,成纪念品出售。

八九年前,担任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主任的沈尧伊提出了“架上连环画”的概念,他觉得连环画应该成为既能讲故事,又适合在展厅里展示艺术魅力的艺术表现形式,随后2010年举办了首届架上连环画展。为了使展览更有影响力,还邀请了早已不画连环画的著名画家参与,展出后反响很好,从此便一发不可收,二届、三届……还配合重大的历史纪念活动举办专题性的展览,更令人欣慰的是作者群越来越年轻化。本次第五届更有大量年轻的院校教师和学生参与创作,竟收到近900件作品,由于受展品的数量所限,有些水平高的作品也无缘参展。虽然将故事浓缩在数幅之内,其实每套作品所花的精力不亚于一件大作品。

前些年“凤凰网江苏”做了个节目,高云和我到贺友直先生家,贺老侃侃而谈了两小时,谈到了连环画的发展经历及当前的现状,他沉默良久,最后留下一句老歌名“何日君再来”。

还原了历史典故场景的邮票

到2010年,我70岁,这般年龄已不能再从事这繁重的工作,便开始转画国画。今年六月末,邮电部发行了我画的一套《清正廉洁》的特种邮票,这些邮票需在短时间内完成,我能完成都得益于我的连环画经历。虽是画邮票,但亦是讲故事,讲好中国故事更是时代的使命。

近日,我粗粗统计了一下,在这40年里,我画的连环画加上儿童读物插图等等,所有作品共有一万几千幅之数。

连环画是一种曾经伴随整个国家几代人一起成长的特殊画种,我衷心地希望它能再创辉煌。据我所知,目前多地都在组织连环画的创作和出版,去年国家艺术基本项目还设立了“青年连环画创作人才培养”计划,由鲁迅美术学院承办,我亦为此去讲了几天课。如今在一些城市,优秀的连环画也已进入学校成为学生的课外读物,成为推进核心价值观教育的重要载体。(胡博综)

胡博综简介

1941年出生,江苏无锡人。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委员。原江苏美术出版社副总编、编审、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美协理事。并被省文联授予江苏省艺术贡献奖。

早年从事连环画创作,后又从事国画创作。作品参加六、七、八、十、十一、十二届全国美展及国外的展览,其中中国画《故土情》获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连环画《十二品正官》、《倪焕之》先后获得全国二、四届连环画评奖二等奖,《要是我当县长》获得全国三届连环画评奖最高奖。《秦淮世家》和《海迪姐姐的故事》获第十、十一届全国美展银奖。 先后有四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