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档案见证改革开放】一纸家书 一世情长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父亲离我们而去已有整整十个年头。他生前留下的除了日常用物,便是写给我的一纸家书。虽然时隔三十多年,信笺已泛黄,笔墨已褪色,我却珍藏至今,视为最重要的档案之一。每每翻看,总有见字如晤的感触,禁不住情切切而泪潸潸,仿佛父亲温暖的教诲又在耳畔响起。

父亲离我们而去已有整整十个年头。他生前留下的除了日常用物,便是写给我的一纸家书。虽然时隔三十多年,信笺已泛黄,笔墨已褪色,我却珍藏至今,视为最重要的档案之一。每每翻看,总有见字如晤的感触,禁不住情切切而泪潸潸,仿佛父亲温暖的教诲又在耳畔响起。

父亲的信

“丽萍女:我离家又好几天了,想必家中一定很好吧?实在思念!未知舅妈出院否?身体怎样?外婆外公一切都好吧?妈妈在家家务忙得过来吗?请你多做些家务,特别要带好亚萍(注:亚萍是我妹妹,小我5岁),别使妈妈恼怒,为你妈分担忧愁……时已临近开学,亚萍报名之事不能错过……请你多加注意……”

这封书信写于1986年8月27日,当时祖母病危,父亲回浒墅关老家侍奉照料。那一年,我12岁,妹妹亚萍正值报名上学的年龄。在那个信息不发达、交通不方便的年代,家书蕴含着无尽思念,无限温情,沉甸甸的着实堪抵万金。久未联系的父亲寄来的家信,只字片语,却饱含着他作为一个儿子、一位家长、一名手足的“孝悌”之心。他尽孝担责,悉心照料弥留之际的老母亲,陪老人家度过人间的温暖时光;他不善言辞,身体力行,教育子女要为家庭尽责分忧;他离家在外,身心俱疲,却还挂念家中的大小事务。我们祖上未有家训流传,然而父亲言传身教的良好家教家风,陪伴着我们一路成长。

2017年9月7日上午送儿子上大学,在苏州火车站先生发的短信

如今,我已身为人母。母子从未远离,便从未给儿子写过书信。去年,送儿子上大学。在车站,平日寡言少语的先生,目送着儿子渐渐远去的背影,默默发去短信:“此去千里,自己保重!和善待人,多交良友!学业为重,少留遗憾!人生旅途,一路顺风!”虽仅三言两语,却是最朴实而真挚的父爱,是送给儿子最珍贵的礼物,更是良好家教家风的传承。是啊,在这个鸿雁传书、鱼传尺素的传统渐行渐远的年代,一则用真而简、含情蕴理的短信,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小儿饱满富足的心灵。这个短信,令我仿佛又体会到读父亲书信的温暖。

爷爷奶奶与大伯(右一),二伯(中),大姑母(左一)合影

小儿在外求学,一年半载才回家一次。母子虽相隔千里,彼此交流往来,倒并没有父辈那样麻烦。网上不时发张生活照,煲通电话粥,视频聊个天,甚至于买张动车票或机票,随时都能去探望,就像苏州人“白相”观前街那样简单。然而,父亲所处的那个时代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从浒墅关至木渎约莫十六公里,寄回来的书信没有三四天时间断难收到。邮局虽能发电报,如非急事,普通百姓也是舍不得发这种按字数计费的电报的。在沟通手段匮乏的当时,家书,显得那样珍贵和郑重。

八老会谈于木渎古镇

以前,去浒墅关走亲戚,我记得是到木渎镇长途车站坐车,往通安方向开,走的都是碎石路,一路颠簸。从前的日子慢,走亲戚更是一件耗时费神的大事情。不像现在,路修好了,公共交通也完善了,驾车走中环快速十五分钟即达。因了便捷的交通,现在父亲的兄弟姐妹和母亲定期会从苏州各个城乡,奔赴苏州园林景区喝茶聚会,我们称之为“八老会谈”。近期,东园旧貌换新颜向市民免费开放,“八老们”闻讯前往畅游,荡秋千,跷跷板,俨然一群老顽童。用长辈们的话说“如今‘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早已不是奢望,社会发展如此之快,自己晚年有幸生活在蜜糖里……”我在心底默默祝福长辈们在美好的新时代,在美丽的姑苏城尽享天伦,福寿安康。

二姑妈(右)和小婶婶(左)在新东园玩跷跷板

面对社会的进步,城市的巨变,我想,这其中唯一不变的,便是家书家信等家庭档案映现出的优良家教家风,包括短信微信中的只字片语。一纸家书,一份档案,将家教家风渗到每一个人的血脉中,成为家族成员间的精神纽带,成为社会的道德基石。

原载于2018年7月21日的《苏州日报》B01版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