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我与夫子庙的40年


来源:凤凰网江苏

我叫叶菊华,是一名从事建筑设计的建筑师。我想讲讲,我与夫子庙的40年。那是1982年,我在南京园林设计院里工作,任规划设计室主任。有一天正上着班,一个人跑到院里来找我,说是秦淮区的区长派他来,要找我帮忙恢复夫子庙广场上的亭子。

1978年到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

这是黄金般四十年,亦是史诗般四十年。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家到个体,这方土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因此熠熠生辉;这个国家的光荣和梦想,无不因此信心倍增。

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南京的40年变化,正是改革开放成就的具体展示。这座古城的繁荣兴盛,市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等等,都在用事实诠释着改革的内涵,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品格和精神。

来,说出你的故事——从即日起至9月底,南京市委宣传部联合多家单位组织开展“南京40年•百姓心声”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广大市民,通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普通人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和心声,记录下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变化与幸福瞬间,充分展示我市经济社会、城乡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讴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南京40年来的沧桑巨变,激励人们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2018年的夫子庙 胡潇/摄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南京最引人瞩目的重要文化工程当数秦淮风光带夫子庙景区的建设。这组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自建立以来便历经沧桑,几番兴废:东晋元帝咸康三年(337)建学宫,经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扩建而成夫子庙,是我国四大文庙之一。清咸丰年间毁于兵火,同治八年重建,抗日战争时大部分又为日寇焚毁,至“文革”再遭浩劫,早已面目全非,重建前的夫子庙只留有泮池和大照壁。

叶菊华——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毕业于南京工学院(即今日之东南大学),师从著名建筑学家刘敦桢。1984年,由潘谷西、钟训正等先生主持的夫子庙重建工程启动,叶菊华担任了聚星亭、魁光阁、东市、西市等孔庙建筑群,以及瞻园二、三期的恢复规划设计。从1982年,叶菊华就一直守在秦淮河畔,至今已有35个年头。

19世纪90年代的夫子庙 丁鹏/翻拍

我叫叶菊华,是一名从事建筑设计的建筑师。我想讲讲,我与夫子庙的40年。

那是1982年,我在南京园林设计院里工作,任规划设计室主任。有一天正上着班,一个人跑到院里来找我,说是秦淮区的区长派他来,要找我帮忙恢复夫子庙广场上的亭子。

那个亭子我知道,叫聚星亭。我是个老城南,打小就住在陶家巷,小时候常与弟弟到夫子庙去玩耍。后来是由于父亲工作的缘故,我们在城里陆续搬了几次家,才离那儿远了。对聚星亭,我印象很深,记得它曾经是外面一圈柱子,里面一圈柱子,顶升到二层又重复一个顶,也叫六角重檐亭。

抗日战争的时候夫子庙被日寇焚毁过,本来就破得一塌糊涂,到文革又遭了劫,所以那时的夫子庙除了泮池和一面大照壁,什么都没了。

听说要让我画复建设计图,我真是犯了难:亭子的样子我虽记得,但具体的大小、尺寸却都不知道,而且也没有任何资料,这可叫我怎么恢复呢?

1888年夫子庙泮宫前广场

来的人也有些着急了,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说只有这张照片了。我接过来看,是张方形的老照片,2寸大小,上边儿是一排人站在聚星亭前。他跟我介绍:“这些人是当时我们区政府下放的干部,在这里留影。照片是1968年拍的,拍完之后马上就把亭子拆掉了,木头都打成了水桶,给他们一人一对带到农村去了。”我听了心里十分痛惜,想着怎么能就把它打成水桶了。

既然有照片,那就试一试吧。没有具体的数据,好在亭子上用的瓦片尺寸我是大概知道的,所以我按照排列的瓦片一路一路数过来,通过瓦片的尺寸和路数,推算出了亭子的大体尺寸,然后画了设计图。不过亭子的复建工程我没能参加。

1983年叶菊华为夫子庙聚星亭手绘设计图 丁鹏/翻拍

1983年叶菊华为夫子庙聚星亭手绘设计图2  丁鹏/翻拍

(1982年12月,中共十二大召开,把干部队伍“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四化标准写进了党章。八三年,中央也下发了6六号文件,市里落实了一大批有能力、肯作为的年轻“四化干部”,叶菊华被任命为南京市园林局第一任局长,同年4月23日即走马上任。)

两年后,我调到市园林局,匆匆忙忙之中把已经完成的设计图和大概方案交了上去。后来,幸好他们找到了苏州园林局的老施工队伍,也就是当年搞过瞻园(一期)的那批人,他们都很有经验,接收了这个任务。复建的时候,工人们找到亭子原址,把地面柏油全部搞掉,居然一下子露出底下的基础来了。再一量这个基础尺寸,和我推测的一模一样。

让我做园林局局长,我很不愿意。学了这么多年的专业,丢掉了实在可惜,我是做技术工作的,就喜欢“爬图版”,行政工作不适合。

(1984年国庆前夕,叶菊华的请辞行政领导职务报告得到批准。1985年3月,她调任南京市建设委员会总工程师,5月,南京市政府指派她到夫子庙坐镇,负责秦淮风光带规划设计审查把关,加速夫子庙景区的保护,更新和建设。)

1985年3月18号,我调到建委工作,5月就被市政府指派到夫子庙坐镇去了,现在的这些建筑,我真是一个一个看着它们建起来的。我们组建了一个“五人小组”,专门统筹夫子庙的规划、设计、建设和管理。(“五人小组”:由叶菊华和市规划局分管副局长、秦淮区区长、市规划设计院院长、南京工学院建筑系主任组成;1989年“五人小组”改为“三人小组”,由叶菊华和秦淮区区长、市规划局分管副局长组成。)每年的元月八号,在夫子庙现场召开市长办公会,报送新一年的建设项目。那一天,无论多少个项目,得先把设计图全画好,拿过来。市财政局、计委、房产局和建委的领导们都会在,如果碰到什么困难,当场提出,当场解决。为了夫子庙的建设,市里是开了很多绿灯的。当时,夫子庙每盖一个平方的房子,就多给补贴五十块钱的风格差,因为传统风格嘛,盖起来是要多花一点钱的,建委还发文,将商业税、人防费,都免掉了,这样才能扶持它建起来。

 

2018年正月十五夫子庙灯会 胡潇/摄

1985年年底,夫子庙的重建已初显规模。江苏省旅游局的张铭功局长表示,要将夫子庙打造成国际产品,上报给国家旅游总局,要求做个“夫子庙秦淮风光带旅游发展规划”。我们日夜赶工,忙了好些天。准备材料,写规划,画秦淮河沿岸改造的长卷图,还要配上广播电台的解说词。终于在1986年的春节前,张铭功带着秦淮区区长井安富,还有我,一起到北京向国家旅游总局韩克华局长汇报《南京市秦淮风光带旅游发展规划》。

当时,是我做的汇报,汇报完还把正在施工的照片给他们看了,韩局长当场就表了态,说这个项目太好了,符合国家要求,完全可以列为国家旅游发展基本建设项目。就这样,不仅给了夫子庙计划,还给了钱,享受国家计委和财政部的拨改贷资金支持。上半年我们就接到了批复,国家计委列上计划,财政部拨款,逐年给补贴。第一年就拨了900万!我们听了都吓一跳,900万啊,那时候可是个天大的数目!

也正是在这一年,我向市政府提出了将国家旅游局批的这900万元人民币款项,划拨出250万用于瞻园东扩(二期工程)的建设,竟得到了市政府的批准和支持,我内心真是欣喜,激动得不知怎样。

瞻园是夫子庙景区重要的一部分,是国保单位。从1959年,我于南工毕业后就和同学一起进了105室(中国建筑研究室),跟随刘敦桢先生做瞻园(一期工程)的修复工作,断断续续修了五年多。为瞻园,刘敦桢先生付出了他全部的心力。

1965年12月29日刘敦桢先生(左四)与叶菊华(右一)等人于瞻园北假山 丁鹏/翻拍

我是跟在刘敦桢先生身边最久的一个,因此与瞻园的缘分也更深。其实瞻园东扩的计划早在1965年就决定了,那年我随同刘敦桢先生在瞻园向彭冲书记汇报整修工程的总平面设计图,彭书记非常满意。在交谈中,得知刘敦桢先生已年近七旬,当即要求他将瞻园东扩的工程设计图提前完成,以便留下设计储备,待今后条件具备时付诸实施。刘敦桢先生指指站在旁边的我:“她是我的学生,跟着我5年多了,已经能独立设计了,就让她来吧。”于是我在他的指导下完成了规划设计图。1966年5月,瞻园被迫停工,这批设计图纸也自此封锁了起来。

一得到市政府批准了瞻园东扩的消息,我立刻联系潘谷西先生取出图纸。想到二十多年前的那天,彭冲书记讲:刘先生,我现在没有经费,但有这个想法,你替我做一份设计图的储备吧,你都已经六十九岁了。我从1965年一直画到1966年,画完就锁在了那里,整整二十一年。

1987年,夫子庙文庙景区基本完成,韩克华过来视察,非常满意,还风趣地跟大家说,应该在这儿给我留一个名字呢。由于夫子庙项目做得很好,后来国家还豁免了南京的贷款利息。说来,我到底是跟这里有缘,搬走了那么些年,最后还是绕回了秦淮河边儿。

叶菊华展示手绘苏州拙政园剖面视图 丁鹏/摄

1987年,东西市场、瞻园二期建成,夫子庙景区闻名全国,全国大批游客涌入南京。

1991年,夫子庙景区被评为“全国旅游胜地四十佳”,成了享誉海内外的旅游胜地、文化长廊、美食中心、购物乐园。

2014年,为纪念中法建交50周年,中国邮政专门发行了1套两枚的纪念邮票,分别选取南京秦淮河夫子庙与巴黎塞纳河的标志性景观,呈现两国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

2018年,春节假日期间,夫子庙接待游客179万人次,赏灯游客,人山人海。

从“破得一塌糊涂”,到如今成为享誉世界的国家文化符号、旅游目的地,夫子庙景区近40年的变迁,也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历史的一个小小碎片。(口述人:叶菊华)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