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走遍港城:群星璀璨 山海书香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翻开海州历史,曾有许多名人大家驻足于山海间,或耕读,或为官,或游历,或赋诗,或著作,或题刻,留下了光照后人的人文篇章。让我们一起穿越,近距离感受先贤风采。

前言:翻开海州历史,曾有许多名人大家驻足于山海间,或耕读,或为官,或游历,或赋诗,或著作,或题刻,留下了光照后人的人文篇章。让我们一起穿越,近距离感受先贤风采。

“塔影团圆”为云台胜境,建于北宋年间的海清寺阿育王塔,旁边原有团圆宫

邴原(?~公元213年左右),字根矩,山东临朐人,东汉末年名士。少时孤贫,有“邴原泣学”“邴原戒酒”之典故。邴原与华歆、管宁并称“辽东三杰”,历任丞相征事、五官将长史,随曹操征吴途中病逝。黄巾起义后,邴原将家眷安置于北海城,避入郁洲(今云台山)讲学、授徒,“往归原居者数百家,游学之士,教授之声,不绝”( 陈寿《三国志》)。曹操称其“名高德大,清规邈世,魁然而峙”,崔琰赞之“龙翰凤翼,国之重宝”。

东磊又名钟鼎、中顶,明代重建的延福观为皇室敕建,为道家修真圣地

崔琰(公元163~216年),字季珪,河北故城人,东汉末年名士,时为曹操谋士,曾任东西曹掾属征事、尚书、中尉,后因反对曹操称王被杀。崔琰姿容俊美,有“床头捉刀”之典故。公元192年崔琰在北海学于经学家郑玄门下,后因黄巾起义买舟南下,登临郁州(今云台山)遇石室道人。他在船上远眺朐山(今孔望山),并在《述初赋》中描述“倚高舻以周盻兮,观秦东门之将将”。公元154年“朐山崩”,至少三任东海相曾修建东海庙,崔琰所见应为残存的秦东门石阙和东海庙。

孔望山顶承露盘,山下曾为沧海,崔琰泊舟处已成陆久矣

明僧绍(?~公元483年),字承烈,山东德州人,南朝隐士,著名经学家。公元477年,明庆符任侨置于郁州(今云台山)的青州刺史,明僧绍随弟来到郁州并隐居于弇榆山(栖云山),建“栖云精舍”。齐高帝、齐武帝先后以记室参军、正员郎、国子博士等高官厚禄让其出山,不为所动。明僧绍兄明僧胤曾任冀州刺史,弟明庆暠曾任青州刺史,明氏四兄弟皆在云台山留下宦游足迹。三年后明僧绍南归金陵在摄山筑“栖霞精舍”,为名寺栖霞寺前身。

山海云台,蔚为壮观,明僧绍流留于此,不足怪也

李邕(公元678~747年),字泰和,人称李北海、李括州,唐代扬州江都人,书法家,历任左拾遗、户部员外郎、海州刺史、括州刺史、北海太守。李邕个性鲜明,后世评价其诗词、文章、书瀚、辞辩、正直、义烈“六绝”,为权臣李林甫杖杀,李白疾呼:“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李邕率先用行书书写碑刻,笔法遒劲,宋苏东坡、米芾,元赵孟頫皆汲取其书法特点。公元721年至723年李邕任海州刺史,手书《娑罗树碑记》《海州大云寺禅院碑记》《孔子颜回赞碑》。曾任唐岳州刺史的牛肃著志怪小说集《纪闻》,记载李邕任海州刺史期间,命人沉掉日本遣唐使10艘大船,侵吞贡物,并指使下属将使团500人沉入海中,传闻存疑有待考证。

唐代海州为沿海大港,可泊10余艘大船

李邕手书《娑罗树碑记》

元瞹(生卒年不详),字徽明,唐代河南人,海州东海县令。其时东海县为海中大岛,元瞹修建长39里的东捍海堤,“外捍海潮,内贮山水,大获灌溉”,造福百姓。元瞹在狮子岩下、郁林观旁修整泉石,修建亭台,引得历代官宦名流在此留下众多题刻,其中唐隶宋篆最为珍贵。刻于公元719年的《东海县郁林观东岩壁纪》,记载了海州司马崔惟怦及其子崔逸在元瞹等陪同下游览郁林观之事,北宋末年金石家赵明诚、著名词人李清照夫妇南下途中专程登岛,将石刻收录于《金石录》。

唐隶《东海县郁林观东岩壁纪》,崔逸撰文

祖无择(公元1011~1084),字择之,北宋崇州上蔡人,历任大理评事、黄州知州、海州知州、太常博士、袁州知州、户部判官、兵部员外郎、杭州知州、信阳军知州等。任知制诰期间,因事开罪于同僚王安石。公元1041年至1048年,祖无择知海州,倡建学宫,为国内最早的学宫之一,并在郁林观留下“三绝碑”。石碑由祖无择撰文、苏唐卿书篆、王君章镌刻,堪称宋篆精品,祖无择在三言诗勒中挥毫写下:“千百年,苍藓没,后有人,为吾拂。”

宋篆:祖无择三言诗勒

“千百年,苍藓没,后有人,为吾拂”,何等气魄

孙洙(公元1031~1079),字巨源,北宋扬州人,历任秀州法曹、集贤校理、知太常礼院、史馆检讨、同知谏院、海州知州、翰林学士。孙洙曾向朝廷进策五十篇,韩琦称赞为“今之贾谊”,备受欧阳修、包拯等名臣推崇,著有《孙贤良集》。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孙洙主动要求外放,公元1071年任海州知州,其间“旱蝗为害,致祷于朐山,澈奠,大雨,蝗赴海死”,并为民请命上书朝廷拒绝不合理的劳役、钱赋负担。孙洙离任后,苏东坡两次游历海州,写下《永遇乐•景疏楼》《更漏子•送孙巨源》等词作寄送好友。

锦屏山下鼓楼,原为海州城西门,后来东、西两城相连成为城中楼阁

张耒(公元1054~1114年) ,字文潜,号柯山,人称宛丘先生、张右史,北宋淮安楚州人,苏门四学士之一,历任临淮主簿、著作郎、史馆检讨、润州知州、太常少卿。张耒追随老师苏东坡足迹多次来海州,并写下多篇诗作吟诵海州风光。张耒在《登海州城楼》中写道:“疏傅里闾询故老,秦皇车甲想东游。客心不待伤千里,槛外风烟尽是愁。”在《秋日登海州乘槎亭》中描绘海州优美的山海景观,“海上西风八月凉,乘槎亭外水茫茫。人家日暖樵渔乐,山路秋晴松柏香。”

锦屏山,古称朐山,有崖阴积雪、马耳晴岚等胜境

杨讷(?~约公元1420年),字景贤、景言,号汝斋,元末明初浙江杭州人,蒙古族杂剧作家,善弹琵琶,为明成祖御前侍从,颇受宠遇。杨讷创作二十四出《西游记杂剧》,借观世音之口指出唐僧“托化于中国海州弘农县陈光蕊家为子”,首次将海州地区长期流传的陈光蕊传说、三元传说与西游故事联系起来,从而为吴承恩创作百回本《西游记》奠定基础。

杨讷将唐僧家乡移至海州,吴承恩将大圣故里写作东海云台山,异曲同工之妙

林廷玉(公元1454~1532年),字粹夫,号南涧,明代福建候官人,历任吏科给事中、工科都给事中、茶陵知州、江西按察使司佥事、广东提学副使、右通政、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南京都察院都御史。公元1499年至1502年,林廷玉因言程敏政、唐伯虎“鬻题”案被明孝宗贬为海州判官。他在孔望山留下题刻《看龙洞偶成》,并在崖壁留下“明弘治十二年,余以工科给事中言事谪判海州”,成为著名的“抹字碑”。林廷玉概括“朐阳八景”传世,分别为崖阴积雪、石室春风、马耳晴岚、虎峰夕照、旸谷朝霞、疏楼夜月、苍梧晚渡、蒙羽秋成。

孔望山龙洞抹字碑:林廷玉《看龙洞偶成》

王同(公元1503~1564年左右),字一之,号中泉,明代河南郏县人,历任海州知州、南京都督府经历、随州知州。嘉靖年间,海州民生疾苦,民众大多逃亡,1544年王同知海州,他在《并里奏稿》指出,“原额一百一十六里,节年灾累,仅存三十余里。原额人户一万二千七百余户,节年逃亡,仅存三千五百余户。”王同在任六年,人称“河南王父母”,“减税粮,轻马价、并里甲、疏河赈济、茸学育才、兴废举坠,种种实政”(《隆庆海州志》)。王同在云台山留下众多书刻碑刻,如水帘洞“高山流水”、孔望山龙洞六言诗刻、鼓楼的《镇远楼记》、孝妇祠《重建英烈祠碑铭》等。

孔望山龙洞石刻,明海州知州王同手书“归云飞鸟”

张峰(约公元1510~1581年),字维直,号养斋,明代福建惠安人,历任江西吉安府推官、户部主事、四川按察司佥事、海州同知、绍兴府通判。1564年,张峰由四川按察司佥事谪任海州同知,权知海州期间,编著《隆庆海州志》。嘉靖年间,海州民生凋敝,张峰在任仅两年,但忧国忧民,在海州志中提出田赋、马政、盐政、水利等众多独到见解,影响深远,后任称其“多方爱民”。

南城,又名东海城、凤凰城,东凤凰山有玉皇阁,建于隋代

陈文烛(公元1525~1609年),字玉叔,号五岳山人,湖北沔阳人,明代名臣,1570年任淮安知府,历任四川提学副使、漕储参政、山东左参政、四川左参政、福建按察使、南京大理寺卿。陈文烛与吴承恩为好友,曾为《射阳先生存稿》作序,任大理寺卿时委派金陵世德堂等刻印百回本《西游记》。陈文烛从吴承恩处获得唐代海州刺史李邕《娑罗树碑记》墨拓,命沭阳吴从道立碑于淮安府衙。陈文烛游历海州山水,为《隆庆海州志》作序,并写下《孔望山铭》等作品。

淮安知府陈文烛为金陵世德堂百回本《西游记》和《隆庆海州志》作序

顾乾(生卒年不详),1586年岁贡,明海州(今连云港)人,自号“苍梧野史”,历任安徽繁昌县训导、山东乐陵王府教授。顾乾早年在南云台半山园读书,晚年辞官回乡著作,有《云台山志》、《东海志》等,提炼云台山三十六景传于后世。公元1585年,谪任海州判官的“理学名卿”唐伯元在海州士人的陪同下,游历云台山水并作《游青峰记》,后来顾乾赴京向唐伯元索取游记刻于花果山“天然碑”。

南云台有前顶、后顶,前顶有三元宫、水帘洞,后顶有玉女峰、金牛顶,顾乾曾在南云台半山园耕读

丁耀亢(公元1599年~1669年),字西生,号野鹤,明末清初山东诸城人,自称紫阳道人、木鸡道人,小说家。丁耀亢之父丁惟宁疑为《金瓶梅》作者,其始祖丁推曾追随明太祖朱元璋,封为“淮安海州卫百户”,后迁居山东。明末丁耀亢曾三入海岛避乱,耕读于云台山,作诗30余首集成《海游》诗集,把海州和云台山人文景物写入小说《续金瓶梅》。

明末清初,丁耀亢三入东海云台山,耕读其间,游历山水

[责任编辑:刘丽]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