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君起孙女回忆奶奶:读书是为了报国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自动播放

陈君起,1885年生,江苏嘉定人。1904年进入上海务本女子学校师范科学习。1907年毕业后来到南京任小学教师。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陈君起,1885年生,江苏嘉定人。1904年进入上海务本女子学校师范科学习。1907年毕业后来到南京任小学教师。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南京市妇女问题研究会负责人。1925年参与发动南京市声援上海五卅惨案三万余人的联合大游行。1926年遭军阀孙传芳逮捕,经党组织营救获释。1927年4月,任中共南京地委妇女委员兼国民党南京市党部妇女部部长。10日深夜,参加中共南京地委紧急扩大会议时被捕,数日后牺牲。

封建礼教勇敢的彻底的反抗者

主持人:在您的记忆当中大概从什么时候听说您奶奶陈君起的名字和她的相关的事情?

曾见成:在我记忆中,大概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概我是十岁吧,大概十岁左右。

主持人:您是听谁(说的)?

曾见成:因为我父亲工作比较忙,每天晚上我差不多都是睡觉了他才回来,早上我还没起来他们那个班车已经送他们走了。只有周末的时候我父母才跟我们在一起,我记得以前我父亲很少跟我谈我奶奶的事情。

曾见成: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一次我记得一帮红卫兵到我们家阳台下面,写了一个标语:向烈士学习,向烈士致敬。我很奇怪,因为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北京比较乱,好多抄家的,我以为红卫兵到我们家来抄家,我就不敢回家躲在马路对面的树后面看,后来他们写完标语就走了,走了一看,怎么是向烈士学习,向烈士致敬。我觉得很奇怪,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去问我奶奶,那个奶奶其实不是我的亲奶奶,是我爷爷后来又娶的,她跟我说你的亲奶奶是个烈士,具体的等你爸爸回来了和你说,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的亲奶奶是烈士。后来我才问,因为我那时候稍稍大了一些了我才问我父亲,我父亲后来才把一些有关我奶奶的事情详细的告诉我,之前都没有告诉我。我父亲很少在外面提我奶奶这些事情,因为对他来说,他的母亲是烈士,那是她,我自己是我自己,我要凭着我自己的本事来工作,他从来不打着我奶奶的旗号,没有打着烈士的旗号去宣扬什么,他对我们教育也是,在外面尽量少提一些,你自己把你自己做好,我们家都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您的父亲一直给你们塑造了一个很好的家风,那从您跟您父亲的这样一个交流当中,在您父亲眼中他印象中的母亲陈君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您觉得呢?他跟您的这个交流过程当中您觉得呢?

曾见成:他觉得他母亲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母亲,他跟我讲他母亲的经历,跟我讲他母亲怎么教育他,然后希望他将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从这些方面我觉得可能现在很多做母亲的都做不到。

主持人:您知道您的奶奶陈君起和她的丈夫曾科进是怎么认识的吗?您能介绍一些关于您爷爷和他们家庭的一些事情吗?

曾见成:他们算是自由恋爱。我奶奶的父亲给他介绍了一个当地的财主家的儿子,我奶奶不喜欢,不喜欢那个男孩子,她就跑出去到上海去学习了,去读书。我奶奶的父亲在当地还是比较有威望的,比较有身份的,已经都谈好了。那个时候都是父母包办婚姻,都跟人家说好了,彩礼也收了,结果女儿跑出去了,不结婚了,他就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他就登报跟我奶奶脱离父女关系,我奶奶上海读书毕业之后,父亲也没有原谅他,她也回不去家乡。她有一个好同学家在南京,好同学就跟她说,那你跟我一起去南京吧。我们家在南京,好歹有个家还可以互相照应照应。我奶奶想想觉得也可以,他们就一起去了南京。去了南京我奶奶就去学校当老师,经常到好朋友的家里去串门,就这样跟好朋友的哥哥,跟家里的人就熟了。那个时候好朋友有个哥哥,她哥哥婚姻上也不是太满意,后来我奶奶经常去,两个人慢慢熟了以后,两个人等于就是自由恋爱,最后也结婚了。

主持人:就是他们两个其实是自由婚姻。

曾见成:对,自由婚姻。自由婚姻在那个时候其实还是很少的,绝大部分都是父母包办。

主持人: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曾见成:对。

主持人:那后来您奶奶和您爷爷又分开了,这其中是因为什么呢?

曾见成:这其中实际上就是我奶奶的思想跟我爷爷的思想不完全一样,虽然他们有共同之处。因为我奶奶是反对父母包办,我爷爷其实他也是父母包办,他那个时候是指腹为婚,就是两家朋友比较好,双方都怀孕了,如果正好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那么这两个孩子长大以后就结为夫妻,他是这样指腹为婚的。结果那个女方长大以后发现是个哑巴,有点痴呆,但是父母很小的时候已经指腹为婚了。我爷爷天性比较懦弱,他虽然不满意这门婚事,跟一个哑巴结婚他不满意,但是家里头已经定了这个,他也没办法,他还是接受了,所以他就对他的这桩婚姻不满意。后来我奶奶去了之后,我奶奶敢反对,她不同意的婚姻她就反对,就坚决不从,但是我爷爷呢,虽然心里不愿意,一千个不愿意,但是他不敢反对,还是忍气吞声,接受了这桩婚姻。所以当遇到我奶奶的时候,而且也知道我奶奶是反抗父母包办自己逃出来了,他就挺佩服我奶奶的,他就觉得,一个女子都有这么大的勇气,一个男子我还不如她。他当时确实比较佩服我奶奶,而且对我奶奶也很有好感。因为我奶奶也知道他有这么一段不幸的婚姻,而且责任不在于他,也比较同情他,可能基于这一点两个人就比较能够谈的拢,所以两个人后来慢慢就好了,最终两个人结婚了。

曾见成:但是毕竟我爷爷跟我奶奶不一样,他没有这种反抗精神,他在家里头比较懦弱,那到最后的结果肯定就是我奶奶的性格跟他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开始双方可能都还可以,时间长了以后,互相了解了以后,才发觉合不到一起,最后就分开了。再一个分开的原因,还是我奶奶她有一个婆婆不好,但是这个婆婆又不是我爷爷亲的母亲,是后母,后面又续的一个后妈,她就在家里比较霸道,而且也不太讲理,有点像我们现在说的泼妇,因为她没有生孩子,她就对我奶奶看不惯。因为当时像我奶奶这样子,一个女人在外面找工作,几乎很少,没有几个女人这样。她就说,你既然结了婚,我们曾家又不是养不起你,你为什么还要到外面去工作。那个时候女人在外面工作是给这个家丢脸,就觉得我们这个家是不是养不起你啊,我们这个家是不是对你不好啊,你才跑到外面去,就觉得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是我奶奶她不这样想,她觉得女人就要自立,不能依赖家里,所以就跟这个婆婆矛盾很大,而且这个婆婆就是方方面面,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比较封建的那种,就是按照以前的那种老的规矩来要求儿媳妇。我奶奶那个性格肯定就不会受她这种约束,不会按照她的要求去做,所以矛盾就越来越大。

曾见成:我奶奶后来有一个女儿,女儿四岁的时候,就正好冬天得了伤寒,得了病。其实也不是说不能治,结果这个婆婆就说,因为她对我奶奶有怨恨,正好看到小孩子生病了,她就借着这个机会把小孩扔到院子里,后来小孩子就冻死了。因为小孩子生病的时候我奶奶就守着她,守了几天人也比较累。因为我爷爷是学中医的,他懂点医,他就弄些中药吃,但是也没有调理好,后来我奶奶看情况不行,就说你到外面请个大夫到家里来看一看吧,我爷爷就出去请大夫去了。我爷爷不在家,我奶奶就守着孩子守了几天,这个时候她的婆婆就找了家里一些其他的亲戚,就把孩子抱到院子里面去,我奶奶也抢不过他们一些人,等我爷爷回来的时候,孩子就冻死了。后来我奶奶着急,她又几天都没睡好觉,也没怎么吃,她的身体弱。把孩子抢走她着急,着急她就晕过去了。等到她醒过来,等到我爷爷回来,到外面去找孩子,孩子就已经冻死了。我奶奶就非常的气愤,就说我连自己的女儿我都保护不了,我还有一个小的。那个时候我父亲正好两岁,她那个女儿比我父亲大两岁,四岁,我奶奶说我连女儿都保护不了,我还有个儿子,因为我还要到外面去教书,哪一天儿子在家里面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保护不了我这个儿子,她就说在这个家里我没有办法待下去,我为了孩子为了我自己。

曾见成:她在这个家里也觉得跟这个家很难融洽,因为她的思想当时是比较先进的,她的一些观点一些看法在当时我们那个大家里还是比较封建的一个家庭,好多人都觉得她那个想法太古怪了,跟老一辈传下来的那些个说道、那些个观念都格格不入,所以我奶奶那个时候也觉得她在这个家里也很受压抑,而且那个时候她那个好同学也结婚了,嫁到北京去了,又不在身边,我奶奶一个人就没有人帮助她。我爷爷在那个家里态度有点模棱两可,一方面是家庭,一方面是自己的妻子,妻子又是那么先进的一个思想,又很激进的一个人,他也是比较保守的,因为在这个家庭里,他受了这种教育,他还是比较保守的这样一个人。他后来也觉得我奶奶有些想法跟他、跟整个大家族的想法都不一致,所以他也就是模棱两可。这个时候我奶奶就觉得她在这个家没办法待下去了,自己待不下去,在这个家里很压抑,而且孩子她也不放心。已经死了一个,如果再有什么事情的话,这个小的可能也保不住,所以我奶奶那个时候就说要离开这个家,要自己单过。

曾见成:在那个时候,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离开大家庭单过,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曾家所有的亲戚都来劝她,都来反对她,甚至街坊邻里都来说她。但是那个时候奶奶非常坚决,我一定要走,这个家我没办法待下去,所以她就毅然决然的走,带着我父亲,还有我爷爷跟另外两个丫鬟生的两个女儿,不是她亲生的,丫鬟生的两个女儿,带着三个孩子,离开曾家了。

为妇女解放奋斗终身的革命者

主持人:她当时是带着三个孩子一起离开了曾家,他们后来为了您父亲上学,离开单去住了,搬到了居安里20号去住了。

曾见成:对,开始的时候他是住在张府园,张府园我查了下南京地图,大概是在南京的南边,居安里靠着后湖那边,就是现在叫玄武湖,在北边。一个是我奶奶比较重视我父亲的教育学习,那个时候东南大学附小在当时南京是最好的学校,她对我父亲从小要求比较严,希望他从小就好好读书,将来长大了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我父亲从小我奶奶就这样教他。所以那个时候我奶奶一个人,靠她教学,当老师教学,养活三个孩子还有她自己,四个人,那个时候是很苦的、很难的。但是她就说,再难也要让孩子好好学习。我父亲就说,那个时候有钱,他就到学校去读书,如果到开学的时候,交不起学费的时候,奶奶就让他在家,我奶奶自己教他们学习,教三个孩子学习。

曾见成:后来我父亲考到东南大学附属小学里面去读书,因为我奶奶比较注重父亲学习,在学校的表现情况,有时候经常到学校去找老师了解一些情况,就跟东南大学一些学生就有些接触。东南大学,还有河海工学院那边都比较近一些。可能因为那个时候跟现在青年学生接触的比较多了,加上本身我奶奶她就对妇女在那个时代,自己家里面包办婚姻不满意,到了婆婆家,又是这样一个家庭情况,她觉得妇女好像受到的压迫特别重,没有自由,没有妇女的人身权利,她就希望要改变这种状况,她说女人不能这么被人家这么瞧不起,这么低下。所以她就接触到了一些学生,那时候学生可能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对一些新的思潮,学生都比较容易接受,她跟那些学生交往之后,她可能就有了自己的更新的一些认识,后来她就参加了共产党。

曾见成:听我父亲说,可能本身东南大学附属小学那边比较偏,离那个后湖不是太远,旁边一大片菜地,后来有可能是党组织考虑,后来我们家就搬到了居安里20号,那个地方一个是离学校近,离大学也近,再一个就是比较偏,人不是太多,一大片菜地,开展活动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后来就把居安里20号作为党的一个秘密联络点。

主持人:平时是您奶奶带着三个孩子一起在这居住,平时也有一些,作为一个革命工作的交流,这里是不是也来过很多著名的革命人士呢?

曾见成:嗯对,我父亲他还记得萧楚女、恽代英,这些同志都来过,那个时候我父亲还小,他管这些同志都叫先生。他就说像恽先生,他还记得,他说人长得比较清秀,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萧先生个子高点,脸上有点麻子,他还记得,他说都挺和蔼的。还有就是,当时叫严少鹏,后来叫严希纯的,还有好些南京市的一些同志经常到家里来,他们对他(父亲)都比较好。他说有一个大胡子叔叔,大胡子先生,他说他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教他语文,严先生每次来就教他数学,他有的时候还跟着他们出去玩。因为那个时候我父亲他说记得他跟奶奶那些同事,有时候他们去开会办事,去下关、去浦镇那边,可能觉得不太方便,如果带着一个孩子去,可能作为走亲戚、串门,如果路上遇到什么人盘问,可以做一个掩护。我父亲就跟着他们去过几次,去下关、去浦镇。

曾见成:然后我奶奶那个时候,我父亲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大了一点,我奶奶就要求他,有什么信,送信,周边除了我们家这个联络点以外,周边还有几个联络点,有时候就让他去送信,让他去传递个什么消息,有什么事情就让他去跑腿去办,同志们到家里来开会,就让他到外面。因为当时我奶奶他们是住在后院,是租人家的房子,住在后院,前面还有一个院子,他们开会就在后面那个院子里,在我奶奶住的房间里开会,我父亲就到前面院子里去看书、去玩,如果有生人进来,就让他喊一声,或者叫一声。因为那个时候人不多,很安静,他大声喊一下,后面院子能够听得到,他们就假装是玩儿或者学习,做一个掩护。我父亲说当时他还去贴标语,去发传单,有的时候就是搞一些什么活动,我奶奶也跟他说了一些情况,就说有些事情能办的就让他去办。

主持人:就是您父亲其实从小就深受这样一个革命工作的(氛围影响),耳濡目染。

曾见成:因为在这样一个家庭,这样一个环境下,他就自然而然的会接受一些我奶奶的这种教育,特别是一些爱国教育,还有这些怎么做人,我奶奶从小就教他。

主持人:您奶奶平时在生活中对您父亲要求严格么?

曾见成:要求严格,可能我奶奶考虑到参加共产党会有一定的危险性,也许哪一天可能就不在了,那么孩子肯定这个时候要自己独立生活,要面对一切困难,从小我奶奶就教他做一些家务,教他做饭。因为我奶奶牺牲的时候,我父亲才14岁,又是个男孩子,我父亲的个子比较矮,瘦小,可能从小的时候,我奶奶怀他的时候可能因为在那个大家庭,对我奶奶好像也不太好,可能先天就不足,后天出来了,因为我奶奶是在我父亲2岁的时候才脱离那个大家庭,那么小时候可能在那个家庭里,可能后天营养方面也不好,所以我父亲从小就比较瘦弱,病也多,人长得也小,瘦瘦小小的,14岁看上去就像十一二岁的孩子。但是那个时候我奶奶就教他做家务,教他做饭,然后教他去买菜买东西,我奶奶就要求他家里头收拾的干干净净,比较整齐。那个时候还没有电灯,都是点蜡烛、煤油灯,我奶奶就要求他在没有灯的时候,晚上的时候,你想拿什么东西,没有灯的情况下,你都伸手就可以把东西拿到,就是说什么东西放在哪里,心里都要记住,有数,所以就是要收拾的整整齐齐,家里干干净净。

曾见成:我奶奶说你家里收拾的干净整齐,是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不要到处都弄得屋子里乱七八糟的,就是表现一个人偷懒。我奶奶还教他去买菜,我父亲就还记得,有一次我奶奶不舒服,想吃点肉,就叫我父亲去买,我父亲他说他也不懂,走到一个肉摊,就买了点肉回来。我奶奶拿回来一看,说你买的错了,买的不对,这是牛肉,我让你买猪肉,你买了一块牛肉回来。我父亲说我也不懂,牛肉什么样?后来我奶奶就教他猪肉什么样,牛肉什么样,然后有时候教他去买菜,什么样的菜好,什么样的菜不好,怎么去挑,还教他做饭。

主持人:您的奶奶对您父亲教育非常的严格,无论是从生活上还是从学习上。您刚刚提到他们一家后来搬到居安里20号,这里是党的一个重要的秘密联络点,这个联络点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呢?

曾见成:1926年之前都还比较平稳,因为我奶奶就是经常有些同事来家里开会,包括像恽代英、萧楚女,他们本身不是南京支部的人,就从外面来南京开会,也会到我们家来开会。

曾见成:后来1926年的时候,秋天的时候,我奶奶就被军阀逮捕了,逮捕了我奶奶就在监狱里面关了三个月。那个时候我奶奶被军阀逮捕了是这样,夏天的时候广东北伐军要去打军阀,南京有一些共产党员到北伐军去当党代表,可能他们就没太注意,给我奶奶家里面就写信,信封里面就印有北伐军某某军办公室这些字样。当时孙传芳军阀盘踞在南京,那个时候我奶奶信件比较多,再加上印有北伐军的这些信,可能就被军阀注意到了,注意到了,是秋天的时候,我奶奶就被捕了。被捕了那等于我们这个点就暴露了,暴露了那其他同志就不到家里来开会了,就没有联系了。原来经常开会,就是出出进进人也多,信也多,我奶奶被捕之后就没有什么信了。然后也没有什么人到家里来了,家里就比较清静了,原来就比较热闹,现在就比较清静了。

曾见成:清静了呢,那个时候家里还好,我父亲就每个星期拿些换洗的衣服给我奶奶送过去。开始的时候我父亲他说,那个时候好像监狱里面说是一个女革命党好像也很少有,那些个看守就觉得抓的都是些男的,怎么现在还有女的革命党,是个三头六臂还是什么的,就觉得很古怪、很奇怪,就去看。而且女革命党还有个儿子,儿子每个星期还给她送些个换洗的衣服,拿些个东西去,就像看稀奇动物一样去看她。开始可能就管得比较严,到后来看看我奶奶、看看我父亲,好像跟一般人一样,也没有什么三头六臂,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时间久了慢慢也就放松了,放松了我父亲就借着这个机会给我奶奶传递一些消息信件。我们这个点已经暴露了,但是其它那几个点都没有暴露,我父亲还知道其它几个点的地点。我奶奶有时候写个纸条,把监狱里的情况让我父亲传给同志们,然后同志们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奶奶的事情,又通过我父亲传到监狱里面去,我父亲就是起到一个像通讯员一样(的作用),就悄悄的传递情报。

曾见成:这个时候家里也还平稳,虽然我奶奶不在家,但是因为有我父亲经常跟同志们联系,家里都还没有什么。后来三个月之后党就营救我奶奶出狱了,出狱之后,因为军阀一直不知道我奶奶是共产党,可能知道是国民党。因为那时候国共合作,共产党都是加入国民党,双重身份,军阀可能知道她是国民党,但是不知道她是共产党。党组织考虑放出来了可能怕不安全,就说你还是到南昌去吧,因为那个时候北伐军已经把南昌打下来了。

曾见成:我奶奶就出狱后,我父亲说大概也就是一两天、两三天,马上就走了。走之前我奶奶跟我父亲说了,她说我要去南昌,我在南京待不住。后来我奶奶走了,走了大概也就是两三天,很短几天,完了又来了一帮军阀,警察就到家来了,就把我父亲抓走了,也不知道那些军阀怎么知道我奶奶去了南昌,把我父亲抓到监狱里去关起来了。然后就问我父亲,你妈妈去南昌了,我父亲说是去南昌了,然后人家问他去南昌干什么,跟什么人来往,我父亲说不知道,这都是大人的事情。问了很多问题,我父亲就都推脱了,我是个小孩,我不懂。大人的事情,我妈妈只跟我说她去南昌,我也不知道她去干什么,就所有问题都推掉。父亲就在监狱里面关了20多天,到年30才把他放出来。

曾见成:后来3月份的时候,北伐军攻克南京的时候,我奶奶就回来了,回到南京了。我奶奶回到南京的当天,因为知道我父亲在钟英中学读书、住校,就连夜赶到学校去看我父亲。

曾见成:因为我奶奶回来很突然,我奶奶走的时候就说,我刚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忙,你星期天早点回来,回到家来,我们好好谈一谈,然后我奶奶就走了。

曾见成:可能那个时候离星期天,我父亲印象中还有个三四天、四五天,大概就是星期一星期二才上学没两天,我奶奶晚上就去找我父亲。他说那几天他天天盼着赶紧到星期天,赶紧回家,因为他说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到母亲了,有很多话想说,他说那几天简直就像度日如年。到了星期天他一早就回到家里去,回到家就看到奶奶在写东西,我奶奶看到他回来,就放下笔,问他学校的情况。后来我奶奶她说,可能我今天晚上有事,可能不一定回来,你下个星期先回来,我们再好好的说说话。然后我父亲第二天,星期一一大早就到学校去了。到了学校大概也就是两天、三天,都没到下个星期天的时间,他就发现他宿舍的桌上就有一封信,他的信。我父亲就去看信,一看信就是我奶奶的笔迹,就是最后一封遗信,就说了几点。后来我父亲他就知道我奶奶又被捕了,而且从此以后就再也没见面了。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您父亲在学校的时候接到了您奶奶陈君起的最后一封信,后来他拿着信,他有去找过您奶奶吗?知道您奶奶被捕的时候。

曾见成:有,那封信上我奶奶就提到,有可能的话,因为同时被捕的还有张应春,跟我奶奶一起被捕的,她在信上就说,有可能的话,送几件衣服来,张应春也要。可能我奶奶那个时候就是说,如果有可能的话,在监狱里见一见,可能有些事情会当面跟我父亲说。毕竟有些东西是不能写到信里面去的,就是希望能够见一面。所以我父亲接到信后,就是拿了几件衣服还是到监狱里面去了。到监狱里去了,监狱里那个门卫就没有放我父亲进去,我父亲是和曾丽两个人一起去的,就没有让他们进去,就没有见到。

曾见成:本来还以为可能会见到,见到我奶奶一面,但是监狱就没放他进去,说里面没有陈君起这个人,很凶,就赶他们走。那一刹那,我父亲就说他原来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见不到,他那一刹那就觉得,可能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妈妈了。他就大声的喊,他说妈妈,我是阿宝,因为我父亲在家里我奶奶都喊他阿宝。他说我是阿宝,你在哪里,我是阿宝,我来看你,他就希望奶奶在里面能够听到他的声音,但是他就喊了很久,就没有办法进去,他说门卫非常凶,就拿枪打他们、赶他们走,把他们两个赶走了。我父亲说后来他是流着泪走的,他说那一刻他知道可能永远见不到妈妈了。

爱国主义的践行者和传递者

主持人:您奶奶陈君起牺牲之后,您父亲到了北京,然后我们知道,经过他自己努力也成为了一名科研工作者,在这个过程中,您觉得您奶奶陈君起对他整个人生有什么影响?指引激励作用。

曾见成:这个影响应当说是很大的,因为从小的话我奶奶其实对他就是一个爱国主义的教育。我父亲说我奶奶当时在务本学校读书的时候,是她的一个地理教员,当时可能也是一个同盟会员,他就在上课的时候跟学生讲一些中国的地理,在讲地理的时候,就讲中国那个时候怎么样受人家外国人的欺负,中国怎么样割地赔款,希望他们这些学生将来能够为自己的国家做一些努力,改变中国这种受人欺负、受人欺压的现状,可能这方面对我奶奶的触动很大。所以后来我父亲他说他小的时候,我奶奶就跟他讲中国,就跟他讲地理,讲中国有长江、有黄河、有高原、有草原,所以我父亲从小他就知道中国是个地大物博的国家,中国有很多个民族,有非常美丽的各种地貌,所以后来我父亲他为什么去学地质,跟我奶奶对他的这种爱国主义教育是有关系的。我父亲上小学了,我奶奶也是跟他强调,说现在有机会读书,好好读书,读了书你就会明白很多道理,你可以学到很多知识,你可以用你的知识来报效我们的国家,所以这一点我父亲他就,对他来说,他记忆非常深刻。

主持人:您觉得您奶奶的事迹和精神对您的家人和您的工作有没有什么影响?

曾见成:应当说还是有的。因为我奶奶我觉得还是这种爱国的思想传给他,我奶奶把这种思想传给我父亲,我觉得我父亲也把这种思想传给了我,虽然我父亲那时候工作很忙,我小的时候可能很少能跟他见面,但是后来大了以后,我是看我父亲的行动,因为他那时候工作确实没日没夜的。

曾见成:他就是认为,奶奶教育他要爱这个国家,他是作为这个国家的主人,就像我们这个家,家里面搞卫生、搞什么东西,在自己家里面那都是一心一意的,都是全心全意的把这个家搞好,如果你没有把它当做这个家的话,可能会三心二意,或吊儿郎当的干活。我父亲他说,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这个国家就是我的家,现在工作我不是给哪一个人工作,不是给我自己,也不是说给哪个单位,我在给国家工作,那这个国家就是我的家,我要全心全意、一心一意的为这个家工作。所以他不去考虑别人说什么,别人对我什么态度,他不考虑,我就是要报效我这个国家。为什么要报效,他说他妈妈叫他做个有用的人,为这个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他就这样想的,所以他是以他的行动来影响我们的。

曾见成:在我后来工作中,因为我后来也是在石油部门,因为我后来是搞路探,搞路探,我就是处理资料,有的时候是在计算机上处理资料,经常数据上可能会出现一些错误,我的要求就比较严格,因为我后来就是做一个项目经理,就是一批资料来处理要成一个项目,项目经理的话,我就要求我们这一批资料,如果发现有做错的地方,那么一定要返工,我就跟我的这些组员说,从我们手里出来的东西一定要正确,不能有次品,不能有二更品,因为我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我要对我的国家负责,我拿一份国家的工资,我就要对国家负责。

曾见成:因为很多人觉得,出了错,我就糊弄一下就过了,没有必要那么认真,因为现在社会上很多假冒伪劣产品,好多人对工作也是吊儿郎当,错也罢、对也罢,反正我混过去就行了,我每个月照样拿工资。但是我说在我这个组里不行,如果我发现有错误的话,必须要改正,必须要返工,那一返工的话可能要耽误时间,要重工作,有些人他明明知道有错误,他不返工,他想办法给你糊弄过去,很快的完成任务。但是在我们这个组可能经常是比较晚才能完成任务,但是我说我可以保质保量,从我手里出来的东西都是正确的。除非我没有发现错误,混过去了,因为有些东西熟了以后,他会有些个投机取巧的东西,我说我管理可能有些地方不是面面俱到,有些我没有注意到的,有些可能我没有发现,但凡我发现的东西我绝对不会让他通过,从我手里出来的东西必须是正确的。所以我那个组里面很多人对我有看法,别的组人家一样有错误,人家就过了,到了你这儿你就要返工。因为一返工有些人就要加班,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好多人不愿意,就跟我提意见,我说在我手下就要这样干活,如果你觉得不愿意,你可以走,无所谓,但是我必须要求。

曾见成:因为我说我不是给别人干活,因为我非常理解我父亲这一点,我说我不是给我自己干,也不是给某一个人干,不是给什么单位干,我是在给国家干活,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我就要对这个国家负责,从我手里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正品。如果要是说大家都是这种观念,我们现在社会上没有假冒伪劣产品,都是正品,现在假冒伪劣产品太多了,就是好多人不拿自己当国家主人,他不是说为国家干,他是想着他自己,能混就混,能骗就骗,但是我说不行,我不肯,因为我觉得我是国家的主人,我爱这个国家,我拿着国家的工资,我就要对得起这份工资,对得起国家,我觉得这一点可能就是我父亲给我的,以他的行动告诉我要爱国。

主持人:您就是跟您父亲一样,其实也是从您奶奶那儿

曾见成:对,也是从我奶奶那儿,我觉得这种爱国可能就是从我奶奶那个地理教师,从那里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主持人:代代相传。

[责任编辑:王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陈君起孙女回忆奶奶:读书是为了报国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1103/11/wemedia/9410755504bc64c93628eec7357c351e18a0c4d5_size377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