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市长蓝绍敏:社会治理要像绣花一样尽心精细


来源:凤凰网江苏

“社会治理,既有大概念又有小切口,包容万象纷繁复杂,要做得像‘绣花’一样尽心、精细。”话语简单,背后却饱含着南京市市长蓝绍敏的深思。议政会上,蓝绍敏在发

“社会治理,既有大概念又有小切口,包容万象纷繁复杂,要做得像‘绣花’一样尽心、精细。”

话语简单,背后却饱含着南京市市长蓝绍敏的深思。议政会上,蓝绍敏在发言伊始,就表示这个选题是自己选的:“是对社会治理的关注重视,在日常工作中,我对社会治理领域关注还是有差距。希望向大家学习讨教,多得到一些信息。”蓝绍敏对南京社会治理非常重视,抛出了应道如何进行社会治理的议题。

凤凰网江苏梳理发现,此次议政会上,委员们都非常关注创新网格化社会治理机制工作,同时,面对一年来社会上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增多的事实,政协委员们将目光集中聚焦在青少年心理建设上。

网格化社会治理机制要扎实推进

当前“社会治理”已上升到国家战略位置。

网格化治理,顾名思义,就是将城市管理辖区按照一定的标准划分成为单元网格。通过加强对单元网格的部件和事件巡查,建立一种监督和处置互相分离的形式。

凤凰网江苏了解到,南京作为全省网格化社会治理工作试点城市,近年取得了一批在全省乃至全国有影响力的制度成果,网格学院和社会治理大数据实验室也分别在南京成立和落地。

南京市副市长孙建友在议政会的通报中介绍,南京全市共划分网格12990个,其中综合网格10484个、专属网格2506个,覆盖城乡、条块结合。

南京市政协委员查志伟针对网格化社会治理表示:“必须加强网格员队伍的专业化建设。人的因素才是网格化社会治理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他建议按照网格化社会治理“一格一员”的标准,配备专职网格员,并设立网格工作培训基地,构建网格人员培训体系,为网格化社会治理提供人才支持。”

数据显示,目前南京全市配备网格员30025名,其中专职网格员10983名,并制定网格员职责清单和“三档十八级”薪酬待遇体系。

社会网格化管理正在走向常态,2018年,全市社会公众安全感达到97.77%,创历史新高。

青少年心理健康亟待关注

2012年3月,微博名为“走饭”的南京女大学生在寝室因抑郁症自杀,第二天,她发布的定时微博引发各界关注与热议。

2018年9月,21岁的南京微博网友“风不喧嚣”也发生了同样悲剧,被江北新区公安机关证实。

政协委员冯晓婷动情地表示,“7年间,这样的悲剧并非孤例,抑郁症更多是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自己的知识和积淀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而来自外界支持如果也不完善,这会让更多的青少年越发迷茫。

如今,在“走饭”的微博下已经有150多万条留言,不少有类似状况的网友在这里倾述心声。南京的走饭,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抑郁人群在互联网上的代表。

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重视程度和经济社会发展不相匹配,相反,以抑郁为例,相关报告显示,当个人可能出现抑郁情绪时,只有5%的受访者表示会寻求专业机构或个人的帮助,而其他95%则选择隐忍或者跟亲友倾述。

“学校的心理危机干预应急系统要及时、有效地与专业系统合作,对相关人群提供科学有效的心理援助与心理辅导。”

“加强在网络上增设心理救济渠道。例如在学校的官网上、在“走饭”的微博留言处设立24小时的心理救济渠道,让专业人士提供心理救济服务,建立预警机制、联动机制,让那些严重抑郁并有自杀渴望的青少年,在决定放弃生命的最后时刻,找到记挂点与各界的帮助。”

委员的发言掷地有声,也让人深思。

让人惊喜的是,目前,南京“陶老师”工作站在心理干预上发挥着巨大作用。

“陶老师”工作站,即南京市中小学生心理援助中心是在1992年创建的“陶老师”热线的基础上发展而来。据了解“陶老师”工作站非常重视“治未病”的工作理念,现已集热线、面询、流动服务、危机干预、督导、培训和科学研究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立足南京辐射全国的未成年人心理健康公益服务机构。

目前,“陶老师”工作站的服务内容包括热线、面询、QQ咨询、微博和微博服务、流动服务和危机干预等,不同的服务内容就有不同的服务模式和专业要求。96111短号码服务平台全天候开放,目前已服务14万人次。

加强外卖行业规范治理

近几年,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外卖送餐和快递服务行业发展迅速,然而与此同时外卖送餐行业也存在着许多不规范的问题,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据凤凰网江苏了解,2017上半年,南京市共发生涉快递和外卖送餐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3242起,导致3人死亡、2473人受伤,其中,外卖送餐员存在不同程度交通违法情形的占94%。其中滴滴、美团、饿了么三家外卖行业共有外卖骑手26700余人次,每天骑行电动自行车超过8小时。

快递外卖从业人员受商业利益驱动,片面追求时间效益,加之准入门槛低、骑手交通安全意识淡薄,路面闯红灯、逆行、走快道等交通违法突出,交通事故多发频发。

对此,南京政协委员刘春俊提出关于加强外卖送餐和快递非机动车驾驶人员管理的建议。

刘春俊分析,目前存在的外卖行业不规范的情况主要由于人民群众的需求旺盛,对效率要求高;现有《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处罚力度和手段欠缺;对外卖从业者的源头管控不到等。

刘春俊说:“为实现长效管理从而引导整个行业发展,要加强行政管理水平,充分利用现有互联网技术。”

凤凰网江苏观察到,针对外卖小哥的建议一提出,委员们纷纷点头赞同,毕竟,外卖小哥的管理问题是目前城市治理的痛点。

在议政会中,南京市公安局对此进行了回应,将严格上路前监管、上路后管控、违法后惩戒等环节,力争规范快递和外卖行业道路交通秩序,推动外卖行业良性发展。(陈楚楚 姜雪儿/文 乔凡/摄)

[责任编辑:陈楚楚]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