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博物馆:“诗化了的艺术殿堂”如何出圈?
江苏

镇江博物馆:“诗化了的艺术殿堂”如何出圈?

图片

丹阳北固是吴关,画出楼台云水间。千岩烽火连沧海,两岸旌旗绕碧山。经历三千年风雨,吴风楚韵与江南烟雨滋养了素有 “天下第一江山”美誉的镇江。“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这是千古以来人们对镇江最为深刻的印象。

“一座拥有三千年历史的城市,一定是有点风骨的。”,镇江博物馆便是这三千年文明长河中的闪光点。

诗化了的艺术殿堂”

镇江博物馆创建于1958年,馆舍位于镇江云台山麓,紧邻西津渡古街,原为镇江英国领事馆旧址,素有“诗化了的艺术殿堂”之称。

镇江博物馆:“诗化了的艺术殿堂”如何出圈?

图片来源:镇江博物馆

云台山下,西津渡旁,新馆老馆浑然一体,馆舍园林完美结合,中西文化兼容并包,一座花园式博物馆呈现在世人面前,在这里,可以感受古与今、中与西、人文与自然完美的融合;在这里,可以了解历史的变迁,感受文化的魅力,品味城市的变迁。

镇江博物馆主馆区分为镇江英国领事馆旧址、古代史展厅、近代史展厅三个主要部分。游人驻足,放眼望去,东印度式的建筑风格在国家一级博物馆中是独一份的。博物馆旁,那几栋欧式建筑,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其间是欧洲古典风格的花园,灌木丛、喷泉、老树,异国风情扑面而来。

镇博的分馆区分为梦溪园沈括纪念馆、赛珍珠故居、陆小波故居、绍宗国学藏书楼四馆,散布镇江各地。科学巨著《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把中文称为“第一语言”的赛珍珠,一生实业救国、兴学育才的陆小波,都给镇江的人文历史谱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镂刻进镇江人的深刻记忆。

梦溪园位于镇江市区梦溪园巷,一方小园,几座假山,一泓溪水,古井翠竹石径花墙,"溪水入梦"四字更是令人心生向往。这里是北宋名家沈括的故居。沈括在这里居住8年,撰成科学巨著《梦溪笔谈》。这里是沈括的梦中之地,也是中国科学笔记的滥觞之地。

如今,梦溪园沈括故居展出《梦溪园沈括纪念展》,采用人物生平与科技专题相结合的方式,借助文字、图片、模型、多媒体等多种形式,展现了科学巨人沈括一生的光辉业绩和伟大成就。梦溪园也成为镇江市宋代文人园林的代表和一处重要的人文景观。

图片

图片来源:镇江博物馆

镇江城西登云山上,坐落着一座印度别墅式建筑,二层砖木结构,瓦楞铁皮屋面,这便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赛珍珠的故居。故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默默守候着赛珍珠对“故乡”的眷恋,也是赛珍珠中国情结的寄托。墙身两层以青砖叠砌,建筑出檐甚多,四周竹绿环绕,环境优美,赛珍珠亲切地把镇江称作她的“中国故乡”。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陆小波故居,一幢规整的四进江南民居,掩映在周边的林立高楼中。故居保留着清末民初的江南民居风格,历经百年风霜,屹立不朽,一如陆小波先生本人。他一生创办了百余家企业、数十所学校,为镇江近代工商业的兴起与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镇江这座三千多年悠久历史的古城,孕育着光彩夺目的地方文化。时至今日,在镇江仍可寻找到关于这些名人的踪迹。那些不见踪迹的地方呢?找不到的,那就交给书籍。

绍宗国学藏书楼历经战火得以保存至今,楼中曾藏有《四部丛刊》、《四库全书珍本》、《万有文库》等巨著。历史的长河在流淌,无数文人的形貌因藏书楼交叠在一起,这是一种对书籍、对文化的虔诚。

馆藏的“前世今生”

除了镇江英国领事馆旧址,镇博的主馆区还分为古代史展厅和近代史展厅。在这座诗化了的艺术殿堂里,珍藏有从新石器时代至明清时期的30000余件(套)文物,其中一级文物103件(套)。

不论是西周、春秋时期的吴国青铜器、还是六朝的青瓷器、唐宋元的金银器、宋代的丝绸服饰,抑或是明清的书画、清代的宫廷瓷器,每一件藏品的展出,是无数传承者、文物修复师用“时间”的呵护,是一次与古人的对话,与历史的邂逅。“一眼千年”的时空联结中,即便是沧海一粟,汇点点星光,也成灿烂星河。

古代史展厅基本陈列《镇江出土吴文化青铜器精品展》、《馆藏历代陶瓷器精品展》、《馆藏古代金银器精品展》、《馆藏古代工艺精品展》、《馆藏古代佛教文物精品展》等五个展览,以艺术专题的形式集中展示了镇江文物精华。

图片

图片来源:镇江博物馆

出土于镇江丹阳司徒公社西周窖藏的青铜凤纹尊,是镇博的镇馆之宝。纵观,通体纹饰精美华丽。口沿下有四组瓣形饰,每个瓣形饰中各有一对相向的长卷尾鸟,颈部以两道弦纹作栏,弦纹之间以两乳钉、两牺首为界,分成四个片区,每片区内饰两两相背的四只分尾小鸟。腹部主纹饰区,以一道“S”形纹饰带为栏,下饰两对大型凤鸟纹,每对凤鸟相向、顾首、展翅挺立,眼睛作圆形凸起,使目光更加炯炯有神。两鸟之间各有一只雌雄相异的蛙纹。

商周青铜器作为中国艺术的瑰宝,具有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地处江南水乡的吴国青铜器,以器体轻巧薄小、纹饰朴素简洁的清新风格瞩目于世。江南吴国青铜器,具有浓厚的地域风格。它在形制、纹饰及合金成份、铸造工艺上,既受到了中原地区青铜文化的影响,又融合地域文化的特色,形成了吴国青铜器的独特风格。

从“瓷器之王”——青花云龙罐中,我们可以感受瓷器的苍翠与浓艳;从金银器展厅展出的龟负论语玉烛酒筹筒,我们可以窥得大唐盛世的一隅;从工艺品展展出的八仙上寿手枕,我们赞叹于匠人精神;从佛教文物展厅的青瓷飞鸟百戏堆塑罐,我们感受到所谓“仙佛模式”的多元。

走过千年沉浮,走进近代史展厅,《奔流——镇江近代历史陈列》着眼于近代镇江,以城市史为脉络,以革命史为重点,镇江人民从1840至1949年,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做出的努力与牺牲皆展现其中。

近代时期,镇江曾是江苏省会,全展共分为七个篇章,包括“鸦片战争 血战镇江”“镇江开埠 城市转型”“辛亥革命 镇江光复”“江苏省会 政治中枢”“星火燎原 血染北固”“镇江沦陷 团结御侮”“留守坚持 城市新生”。

迎合“博物馆热”背后的出圈尝试

在镇江市第八次党代会上,“风骨”一词被提起。报告中提到,在未来五年,镇江要全面增强城市软实力,展现独具魅力的城市风骨,在建设“充满温度、文化兴盛、风骨独特”的现代化新镇江上取得明显进展。

“地入秦淮千嶂出,天分南北一江流。”镇江·京口首届吴文化旅游节的举办也为吴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再添一把火。镇江正是在一次次探索文化与旅游融合中,叫响了镇江城市魅力的新名片。

镇江博物馆:“诗化了的艺术殿堂”如何出圈?

图片来源:镇江博物馆

随着“博物馆热”的持续升温,2018年,故宫博物院正式在互联网上推出了北京故宫博物院VR全景,让更多无法亲临的人,通过互联网身临其境,欣赏故宫博物院的壮观景象和深厚的历史底蕴。各大博物馆纷纷破圈,镇江博物馆也以VR全景导览的方式,让观众足不出户“走”进博物馆。

故宫博物院文创系列产品走红网络,各大博物馆破圈、出圈有妙招。文创创作者们将传统文化,以易于理解的方式呈现出来,使之在现代生活中延续、传承。

那么,镇江博物馆的“出圈”之路又在何方?

近年来,全国各大博物馆都在探索数字化,数字藏品进入中国市场后,博物馆们开始涉猎新兴事物。今年年初,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了四羊青铜方尊等4件国宝级文物的数字藏品,上线即售罄;湖北省博物馆上线的首个数字藏品“越王勾践剑”,限量1万把,参与抢购的人数高达60万。数字藏品的概念下,玩法很多,镇博也开始逐步涉足数字藏品领域,在打造优质文创IP上多花心思。

在文创、文旅发展之路上,镇江博物馆的出圈正在进行时。相信包容的吴文化,与之形成紧密联动,中西文化兼容并包,文脉薪传,镇博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