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江苏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清代的皇帝给人一种一丝不苟、严谨端正的感觉,对于宗教内心充满虔诚,即使贵为天子也不敢稍有怠慢。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宫廷佛、道、儒各殿礼拜磕头,像一位普通的香客,游走于宫禁之中,拈香、礼拜,参加重要的法事活动。

借助档案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真实的皇帝——他们如何在天子的光环下平凡地生活,他们走过了哪些地方,拜了哪些神佛,借以一窥他们的信仰和喜怒哀乐。(摘自《紫禁城》2021年第8期,罗文华《清帝宗教生活纪实》)

2022年4月9日上午9点,南京艺术学院人文学院艺术史论专业学术讲座准时开讲。本期讲座特别邀请了故宫博物院藏传佛教文物研究所罗文华所长来到腾讯会议直播间,与大家交流了他对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的成果。

罗文华,故宫博物院宫廷部研究员,故宫博物院藏传佛教文物研究所所长。1989年从北京大学考古系毕业后,一直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从事研究工作至今。曾先后在中央民族大学进修藏文,藏学研究中心进修梵藏文佛教经典对读,北京语言大学进修英语,在上海同济大学进修德语,后赴奥地利维也纳大学作为访问学者一年。主要研究方向包括清朝宫廷藏传佛教文化考察,藏传佛教寺庙建筑、壁画、寺藏文物的调查、鉴定与研究。发表论文106篇,出版著作6部。

罗文华所长从“乾隆帝的家国情怀”这个别样角度,为我们揭示了乾隆皇帝通过藏传佛教来实现国家统一与民族融合的治国手段。南京艺术学院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陈勇军主持了本次活动。罗文华所长的讲座吸引了校内外及社会各方关注,线上观众一度达到678人次听讲。演讲部分内容也出自他2005年出版的《皇权与袈裟》书中的资料。

本次演讲内容以紫禁城的佛堂为主,由此可以窥探皇帝个人的宗教情怀,并且解读两个问题:

一、在礼法的厚重外衣下,如何来认定清代皇帝,尤其是乾隆个人的信仰?

二、如何找到他的信仰中多元文化的存在。

乾隆时期(1736-1796)以藏传佛教为主体的佛堂主要分布在皇家园林和京城内外,有:紫禁城及西边的家园林“三海”(北海、中海、南海),北京的三山五园(万寿山、香山、玉泉山、颐和园、静宜园、静明园、畅春园、圆明园)、承德避暑山庄以及所属的行官,北京城内的家寺庙:雍和官、黄寺、弘仁寺(已毁)等。重要的佛堂寺庙建设多数都与他以及生母孝圣皇太后的万寿节有关。

紫禁城的后宫禁苑之内是皇帝日常生活的起居之所。除了有满足日常生活需求的设施外,还要有满足精神需求的场所。现查明,整个紫禁城内共有46处佛堂分布,这其中还不包括一些殿堂内的小供桌,其中多数都是藏传佛教佛堂,尤其以汉、蒙、满、藏元素融合为主要特征,反映出清代宫廷中多元一体的皇家文化特色。在佛堂建设当中,有一个独特的系列建筑,就是六品佛楼。“六品”,是按照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的思想,对显宗和密宗五个修行层次的统称。在乾隆二十二年至四十七年(1757-1782),这个25年当中,乾隆在他的皇家宫殿和园林区前后修建了八座六品佛楼。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其一,六品佛楼梵华楼是乾隆皇帝根据他的上师章嘉国师的指导,把藏传佛教由显入密、显密兼修的过程,以及藏传佛教修行的思想用一个立体化的建筑和里面立体化的文物,做了一个直观的诠释。六品佛楼每一个房间都是一个完整的藏传佛教的经堂,有佛像、有经典,有佛塔,有唐卡,另外他在楼上还放了佛衣、供品等法物。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其二,雨花阁是紫禁城的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佛堂,是六品佛楼的浓缩版。雨花阁从外表上看是典型的宫廷楼阁,实际上它是一个完整的藏传佛教的佛堂。是把密宗四部(事部、行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的思想通过一个小的楼阁式建筑体现出来。雨花阁的结构、陈设以及他改造雨花阁的目的是受到了六品佛楼思想的影响,也就是密宗四部思想的影响。通过六品佛楼的建设,乾隆皇帝对于藏传佛教的显密修行的思想体系,以及尊像的差别,认知上有了比较大的提高。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其三,养心殿西暖阁内佛堂。养心殿是乾隆的卧室所在地;乾隆的办公室,处理军国大事的地方;是他的书房,三希堂所在地,同样也是他精神寄托的所在地。养心殿佛堂的研究,是我们窥探乾隆皇帝个人精神世界的窗户。这个佛堂我们可以定义为乾隆的私人佛堂,是他个人的一个精神的空间。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养心殿西暖阁(后部)于雍正时期设过斗坛,是雍正帝私人宗教场,与祈寿有关。乾隆初年开始大规模改造西暖阁的仙楼,最晚至乾隆十五——十六年(1750-1751)改造为佛堂。西暖阁仙楼佛堂位于养心殿西暖阁勤政亲贤殿的正北方,二楼(仙楼)小隔间内分别供奉了大量的唐卡、造像、法器,天井正中供奉了一座完整的紫檀木无量寿佛塔,共同组合一个系统完整的藏传佛教密教佛堂。一楼设立两处小供桌,供奉佛教法物。此处陈设具有起居室与佛堂混合的特色;这里的陈设基本保持了清宫陈设较为原始状态。

养心殿西暖阁内佛堂的特点:

第一、此藏传佛教佛堂具有乾隆帝个人色彩。

第二、整个佛堂的陈设,尤其是唐卡的陈设思想与六品佛楼的系统相比有个人色彩。这座藏传佛教佛堂,以五方佛、八大菩萨、四大天王为主题,在西藏和内地都不常见。

另外,无上瑜伽部的尊神布局除了父续和母续分别之处,放在四角,显然并不突出。是否说明乾隆帝当时还没有对六品思想有非常清晰的认识呢?

第三、此佛堂的位置非常独特,它相当于家居之前,办公室之后,背南面北。这明显与宫廷面南背北的布局传统不同,也与汉文化中儒家传统礼制相悖,却符合满族起居室的分布。如紫禁城内的坤宁宫内部结构是清朝按照满族传统修改过的,它将卧室(东暖阁)和萨满祭祀、供神场所(西侧)同时设于一室,神位通常供于西部偏北位置。因此,此佛堂设于养心殿西暖阁内北部显然遵循的正是满族文化传统。

从六品佛楼到雨花阁,是乾隆帝对于藏传佛教教理的探索。由此可得出结论:

首先,清朝宫廷的祭祖与礼佛具有强烈的生活化特点。东佛堂对于祖与父辈皇帝神牌的礼拜,虽有礼仪的需要,更是日常生活起居所必须,同时还有死后灵魂归祖的渴望。这就是乾隆帝亲拟的在祖宗神牌前的祝辞所云:“愿(往?)逍遥极乐之乡,永享无为之乐”;乾隆帝所拟的佛龛前的祝辞所云:“一身康泰,天下万民俱祈康泰;一家安乐,天下俱祈安乐”,西暖阁内佛堂将供奉与祈寿同时并存的做法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其次,在清宫中,佛堂是人性的,也是神性的。它的人性表现在,通过祈祷和礼拜能够为个人的康泰和安乐提供庇护,也能为家庭提供护佑。它的神性表现在超越时空、覆盖整个天下众生的宏大能量。这是养心殿东佛堂将佛与祖并列并位居一堂的原因。如果我们把养心殿一区的佛堂看作是纯粹的佛教信仰或者政治作秀都是错误的,同样,我们也不能将祖先崇拜与汉文化中传统的孝道完全对等起来。应当看到清代宫廷中,祖先崇拜中有更多古老的游牧民族的传统和神性化的一面。

最后,养心殿佛堂区体现出更多满、藏、汉民族多元文化融合的特点,正如天花板上供奉的神牌一样,汉藏传佛教、道教等多重信仰交织的现象在养心殿一区得到清晰的体现。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本次演讲小结:

1.乾隆帝对于藏传佛教是有相当程度的认知,不是完全不懂,他努力在试图了解藏传佛教密教系统。他有强烈的求知欲。

2.他的佛堂中有满、蒙古、藏、汉多元的文化传统。清代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建立和稳定与这种宗教、文化的高度融合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3.乾隆帝日常起居周围的藏传佛教的佛堂寄托了他内在信仰的要求,家庭情感的渴望,从中我们感受到乾隆帝脱下龙袍,不再作为一名皇帝,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同时,作为皇帝,又有强烈的家国情怀,希望皇图永固,天下安和。只有将两者结合起来考察,才能真正认识乾隆帝精神世界的全貌。

乾隆时期是多元文化的体现时期,在当时统一多民族国家之下体现出对家族安定的渴望,也是对于整个国家的统一、稳定、安全的一种渴望。从这些个案当中,我们能够隐约的看到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体的人。同时,乾隆帝在他的非常厚重的礼服之下,是他个性的一种表达和内在的一种诉求,甚至可以看出他带有一种焦虑;但是,作为一个君主,作为一个皇帝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他应该是从来没有放下来过。因此,只有将这两者之间结合起来,才是我们应该认知到的乾隆皇帝的内在和外在的一个形象的一个统一体。(以上文字是以罗文华所长演讲文稿和发言内容整理)

南京艺术学院人文学院艺术史论系特邀故宫博物院藏传佛教文物研究所罗文华所长,以公开的形式开展网络讲座《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受到了考古界、文物界、艺术界师友的广泛关注和观看。讲座互动环节,观众热情高涨,积极提问,学术氛围浓厚。罗文华所长通过他多年来的深入研究,讲述了许多关于紫禁城佛堂的一些秘而不宣、不为人知的细节。他首先详细介绍了紫禁城里的佛堂的建筑形制和空间布局,其次通过对梵华楼、雨花阁,以及养心殿佛堂的宗教功能和内部设施进行了解读。由此可以看出乾隆帝的私人信仰和心理的微妙变化,使我们近距离感受到乾隆帝“家国情怀”的君王思想形成。

为了更好地共享此次精彩演讲,我们将本次讲座录屏上传至腾讯课堂,欢迎大家回顾观赏。

温馨提示:手机观看方法请点击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 打开App点参与讨论、举手、答题和签到→ 下载腾讯课堂APP→打开APP→点我的→点罗文华《乾隆帝的家国情怀》→点开始上课→点历史回放1.紫禁城藏传佛教遗存考察

当然,也可以在电脑上通过腾讯课堂来回看讲座,更为方便快捷哦!

罗文华《紫禁城的藏传佛教遗存考察:乾隆帝的家国情怀》

来源:南京艺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