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博物馆:记载着彭城6000年日月光华
江苏

徐州博物馆:记载着彭城6000年日月光华

徐州博物馆:记载着彭城6000年日月光华

一部《尚书》使她位列九州,一曲《大风歌》使她响彻四方。她,就是徐州。

作为江苏省境内最早出现的城邑,徐州有超过6000年的文化史和2600年的建城史。上古时期,先民们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大墩子、花厅等遗址绽放着新石器文化的光彩。帝尧时建大彭氏国,因此徐州又有了彭城的别称。古徐国历经夏、商、周三代,享国1600余年。徐州春秋入宋、战国归楚,秦末楚汉相争,西楚霸王项羽定都于此。

徐州人刘邦从此走出,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大汉王朝。从此汉族、汉字、汉服等成为中华民族的标志,奠定了中华文明的根基,也为徐州赢得了“两汉文化看徐州”的美誉。

文化是精神文明的璀璨,博物馆是璀璨的沉淀。徐州博物馆,便是徐州6000年历史文脉延续和文化内涵彰显的集中展示区。

徐州博物馆:记载着彭城6000年日月光华

以两汉文化为核心,记录城市记忆

作为汉代楚国的国都,徐州见证了汉初最强盛的一段时期,也见证了王莽篡汉以及东汉政权的日薄西山。

徐州博物馆以两汉文化为核心,为我们记录了那段风云变幻的城市记忆。

徐州博物馆始建于1959年4月,1960年8月在乾隆行宫正式开馆,其前身是成立于1951年的徐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和1956年江苏徐州汉画像石保管组,2020年12月被中国博协评定为一级博物馆。

徐州博物馆主楼基本陈列包括“古彭千秋”、“大汉气象”、“天工汉玉”、“汉家烟火”、“俑秀凝华”、“金戈铁马”、“邓永清收藏书画展”七大单元,展出各类文物珍品5000余件,全面地展示了徐州丰富璀璨的历史文化。

大开眼界!徐州的国家级“宝贝”!

徐州博物馆馆藏文物丰富,藏品体系完整,凸显徐州独特的历史文化底蕴,不仅代表本地区的艺术水准,更有不少还代表国内的最高水平。

徐州博物馆现拥有国家一级文物59件。徐州博物馆没有评定过“镇馆之宝”,但国家一级文物中的S型玉龙、金缕玉衣等,都是弥足珍贵的文物,徐州的瑰宝!

楚王金缕玉衣

来源:徐州狮子山楚王墓

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的金缕玉衣上过CCTV3“镇馆之宝”栏目,当时全国入选了10件,可谓是国字号的“镇馆之宝”。这件玉衣有“最美玉衣”之誉,玉片总数为4248片,被文博专家公认是“目前国内出土年代最早、玉片数量最多、玉质最好、制作工艺最精的玉衣”。

玉衣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尸用具,汉代玉衣有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和丝缕玉衣等,身份地位不同,玉衣所用缕属也不一样。这件楚王玉衣出土时已严重散乱,盗墓者抽走金丝,不少玉片在抽金丝时被损坏。2001年徐州博物馆对玉衣进行了修复。

刘和银缕玉衣

来源:徐州火山刘和墓

这件玉衣是我国目前出土完整玉衣中最早的一件,也是西汉时期唯一完整的银缕玉衣。

修复后的刘和银缕玉衣先后在意大利、奥地利、日本等国展出,引起巨大轰动,被西方人称为“东方木乃伊”。

修复后的刘和玉衣长181厘米,共用2216片和田青玉片、1000克银缕穿缀而成。由头套、双臂、双手、胸背、双腿以及双足等部分组成。各部分间以丝织物包边,丝线缝合。

龙形玉佩

来源:徐州狮子山楚王墓

玉龙出土于徐州狮子山楚王墓西侧第5室,以新疆和田白玉雕琢而成,莹润有玻璃般光泽,半透明,局部有沁斑。造型为单体龙,身体卷曲,呈“S”形,又称“S形龙”。

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这件“S”形玉龙并非单件,同墓葬还出土了数件S形龙,放在一起找不同,最大的差别在尾巴的卷曲度。卷了270度的那件是徐州兵马俑博物馆的馆标,也就是本文介绍的这件一级文物,多卷了半圈的那件是徐州博物馆的馆标。

涡纹玉卮

来源:徐州狮子山楚王墓

陈列在徐州博物馆“天工汉玉”展厅的汉代玉卮,出土于徐州西汉狮子山楚王墓,它由半透明的和田玉琢制,卮盖和卮身有子母口相扣合。通体设计新颖巧妙,造型端庄大方,纹饰清新华美。

玉卮,是汉代皇室贵族最喜欢使用的玉酒器,在博物馆展厅的聚光灯下的玉卮温润光亮。这是一件可以盛半斤酒的容器,更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绕襟舞俑

来源:徐州驮篮山楚王墓

汉代是我国古代陪葬俑最流行、数量最多的年代。汉俑比秦俑小,相当于真人的三分之一。徐州汉墓出土的陶俑有6000余件,从数量上仅次于西安地区。

彩绘俑

来源:徐州北洞山楚王墓

发现北洞山楚王墓224件彩俑是一个偶然。1986年,北洞山汉墓的考古工地上,辛苦了两个月、因出土文物不多而懊恼的考古人员一拳打在墓道壁上,听到了空洞的声音。随着墓道壁上7个石龛的封门一一打开,色彩鲜艳的彩俑惊艳了所有人。

汉代盛行厚葬,以致历史上盗墓不绝。由于长期暴露在空气中,加上与土壤相接触,我们看到的大多数汉俑是没有颜色的“裸俑”。而北洞山楚王墓的石龛遮挡,躲过了盗贼的侵扰,存放在里面的陶俑保持了原始状态。

赵姬沐盘

来源:徐州东洞山楚王墓

赵姬沐盘敞口平沿,直腹,圜底,器壁较薄,通体鎏金,腹部阴刻“赵姬沐盘”四字,表明该盘曾经是王后赵姬的用器。

“商周时期的甲骨文和金文中都有‘沐浴’的记载。‘沐’的字形象双手掬盆水沐发状,是洗发之义;‘浴’的字形像人置身于器皿之中,并在人的两边加水,是洗澡的意思。而古文字中的‘洗澡’也不是现在的洗澡,‘洗’是洗足,‘澡’则是洗手。”所以,赵姬沐盘可不是用来泡澡的大澡盆。

楚王金带扣

来源:徐州狮子山楚王墓

狮子山楚王墓出土了两条形式相同的金扣嵌贝腰带,腰带出土于武器堆中,腰带两端为纯金铸成的带扣,正面纹饰为浅浮雕,主体为猛兽咬斗场面。

金扣腰带为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常用的胡式带具,由于其华贵、精美,为汉代贵族所推崇。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的这件金带扣,是斯基泰文化、匈奴文化与传统文化相互结合的产物和见证。

豹形石镇

来源:徐州狮子山楚王墓

“玉,石之美者”,古人认为美石即玉。石豹镇以青灰色大理石雕成,豹和台座连为一体,侧卧于台座之上。豹体肥硕,长尾从两后腿间反卷曲于背上,四足巧妙地分布在同一侧,少了野性,但显得雄健而又温驯。

豹是西汉墓葬随葬品中的常见形象,同墓还出土2件造型颇为类似的铜豹镇。这些豹镇均为镇席用具,即古人席地而坐时,为避免起身和落座时折卷席角而用来压平边角的重物,席镇多以匍匐的动物为造型。

“五十炼”剑

来源:徐州曹山汉墓

“五十炼”剑,全长109厘米,最薄处3毫米。这是一把有品名、产地名、规格、工艺、日期、生产者、防伪标识和报价的剑。从剑身、护手的隶书错金铭文可知,这把剑生产于公元77年,由一位叫王愔的成都工匠锻造,生产中锻打了50遍,售价1500个五铢钱。贵不贵呢?有专家根据当时的米价推算,相当于现在的4500元人民币。

此剑能够成为国家一级文物,离不开剑身的说明文字——这是有确切纪年的使用百炼钢技术的最早的钢剑。

朱耷梅花图册

来源:邓永清先生捐赠

在徐州博物馆59件一级文物中,仅有7件是非汉代文物,而在这7件文物中,有5件是清代的书画,它们的捐赠人,即铜山籍新四军老战士,原国家六机部副部长邓永清(1920—1998年)。

朱耷为明宁王朱权后裔,清初四大画僧之一。邓永清捐赠的朱耷梅花图册画于康熙丁巳(1677),用笔生峭,落墨简练,别具神韵,是研究八大山人生平和早期书画的珍贵资料。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里有一处

2020年4月13日,历经40年发掘的徐州土山二号墓考古发掘荣获202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土山汉墓位于云龙山北麓徐州博物馆内北部,“土山”是汉墓的俗称,是一座人工筑成像山一样的封土堆。

土山是徐州城南的制高点之一,北魏拓跋焘曾于土山建高冢戍。明代嘉靖年间户部主事岳东升表其墓,立碑题名“楚亚父范增墓”。

1977年,徐州博物馆在一号墓南侧发现二号墓,二号墓位于封土中心,规模更大,为土山主墓。

土山二号墓规模宏大,结构复杂。二号墓共出土各类遗物4800余件,其中包括发现于封土内的封泥4500余件,墓室内出土文物350余件,主要有陶器、玉石器、铜铁器等。2002年,土山北部偏西发现了三号墓,三号墓是在山岩上凿出深坑,再用巨石和大砖砌成。2013年,土山汉墓展区对外开放。

从1969年发现起,发掘工作断断续续已逾50年。是跨越2个世纪,历经三代考古人的发掘工作;先后由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徐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力进行的调查与发掘项目。

如今,土山汉墓将转入墓室本体、封土和出土文物保护的新阶段,随着土山汉墓陈列馆的改造建设,将成为我国保护和展示东汉诸侯王陵墓的重要场所。

徐州博物馆副馆长刘照建:“两汉文化看徐州”,究竟“看”什么?

▴狮子山兵马俑指挥军阵

“两汉文化看徐州”,看的是“两汉文化之源”。

两汉文化源远流长,其源头则在徐州。中国第一个强盛而统一的封建帝国——大汉王朝就是从这里出发,登上了历史舞台,搬演出一部光耀四海、流芳百世的话剧。

我们书写的是汉字,交谈的是汉语,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主体是汉族,都与汉朝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一个“汉”字,早已融化在亿万炎黄子孙的血脉里,成为一个民族最为醒目的图腾。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一个徐州老乡——汉高祖刘邦,这个曾经的泗水亭长,率丰沛乡党逐鹿中原,“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才有了两汉文化四百年的繁荣发达。

▴汉代大风歌碑

“两汉文化看徐州”,看的是“发生在徐州的两汉历史”。

一曲传诵千年的《大风歌》,是刘邦在徐州沛县吟唱,走近歌风碑,“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犹在耳边回响,让你仿佛看到,举杯高歌的一代开国帝王,内心深处的惆怅;在徐州城南户部山上,有一座号称 “徐州第一胜迹”的戏马台,登上戏马台,感受一下“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项羽,在此“秋风戏马”的得意洋洋;在徐州城北九里山下,曾经是楚汉相争的古战场,至今尚有“牧童拾得旧刀枪”;两汉历史上太多的精彩故事,都发生在徐州这块土地上。

“两汉文化看徐州”,看的是“汉代遗存的精美文物”。

一座座楚王陵墓,本身就是世界级的文物;千余块汉画像石,是一部汉代绣像的历史;4000余个汉兵马俑,展现了2000年前威武雄壮的西汉楚兵;最值得一看的是徐州博物馆,汉代文物精品荟萃,玉器、金器、铜器、陶器,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有人将徐州汉文化为称之为“汉代三绝”,其实,徐州汉文化岂止“三绝”呢,留存在古彭大地上文物古迹,多的实在是数不清,您只有亲自来徐州,才能细细品味两汉文化的博大精深。

日月光华,星河浩渺,徐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发生过太多太多的故事,文物带着时光的烙印,见证着前人的历史,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串起了徐州6000年的历史文脉。